首页 > 非主流邪修 > 第28章 不能娶大孝妈(更四)

我的书架

第28章 不能娶大孝妈(更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黄毛,黄毛看到了没?一分钟,至少一分钟了,还没散,快快教我这么觉醒。”受到刺激之后的于丘水,居然只花了两天的时间达到千文在虚空中停留一分钟的标准,灵源境也显得更加稳定。

  宇文高歌已经不想就这件事深入探讨下去,就算这小子说自己一个月就能达到自己的水平也不想去反驳了,这万年一出的神血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自己也不太清楚?

  “觉醒什么?五灵力是世界的本源之力,本身都存在,都是相辅相成的,这灵源境已经举报五灵力了,只是没成形而已,现在只要将五灵力化现出来就能释放灵术了。”

  “说重点黄毛,怎么化现出来才是重点。”

  “哼,就你这样猴急猴急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化现出来,基础的原理你不需要了解一下吗?”宇文高歌也是气得不行,如果不是自己离不开宿主,才不理回。

  “行了,行了,你说吧!我认真听着。”

  “这还差不多。在灵源境中已经化现出来的就是土和木,其实只要教你运用方法,就能释放木和土的一品灵术,按照你的灵源来说,随便释放不用停。”

  “这么厉害,不过土和木实在是不喜欢,先告诉我如何把火灵化现出来。”土注重防御,木为治疗,这两灵对丘水来说就是废灵。

  “不管你喜不喜欢,土和木是最基本的砥柱,有土木才能盖房子,要想有火必须先有木,先了解一下五灵相生。火从木生,木从水生,水从金生,金从土生,土从火生。在灵源境中生起一团火就能释放火灵力,你先去伐木然后取火。”

  “随便哪棵树都行吗?”

  “嗯,都可以,只要砍倒一棵树拿到山神庙前就行。”

  “那些数树木都是真的吗?”

  “在这里不用管真假,只要能看到就是真的。”

  “好,给我一把斧头我就去砍。”

  “这是你的灵源境,不管要什么都自己想办法,能出现都是你的本事,我帮不了你。”

  “咦,不对啊!你不是从山神庙里掏出一条项链给我了吗?”

  “这灵源境只有这山神庙是我的自带空间,不好意思现在你还没资格使用里边的东西。”

  “什么?没资格?什么意思啊黄毛,房租算了吗?都没经过同意就进我身体,还这么多事,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别费小心思了,算房租的话那条隐魂珠你可以拿去卖掉。”宇文高歌无动于衷地说。

  “那条项链很值钱吗?”

  “还行,按照这个世界的物价计算,你爹不吃不喝干上几百年也不一定够。”

  这么一说于丘水就有概念了,按照我爹的年收入是过百万的,那么几百年是多少?感觉很多的样子,不过还是算了没了这项链被人抓起来饲养就惨了。

  “嗯,行了,行了,以后不说房租的事情了,我去砍树。”

  于丘水忍不住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心中一阵激动,这么不起眼的一条项链还真是宝贝。“奇怪,其他东西都带不进来,也带不出去,这项链居然可随身携带,果然是好东西。”

  一边想着一边来到一颗小树前,试着拔了一下,不用劲还好,一用劲就散掉,等一离开又凝聚成小树,忍不住的大声问道:“黄毛,这,这怎么弄断啊?”

  坐在山神庙上闭目养神的宇文高歌冷冷地说:“那是你的事,别问我。”

  于丘水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潜意识中觉得这话没毛病,这是自己的灵源境,自己的主宰不了,问谁也没用。想到这里也不再多凝神静气的思考起来,首先这灵源境和现实还是有很大不同,这片空间应该属于自己的意识形态。

  丘水问过大昆的灵源境知道和自己的不一样,但他不知道的就是大昆那样已经非常大了,正常一品灵师的灵源境,也就成人脑袋一般大小,颜色也是单一的。像他这样没入品就出现真实幻境的灵源境,不说现在就算上古时期也不可能有。

  宇文高歌当年入品开启的灵源境也不过一个二十平方空间大小,开始的时候还灰蒙蒙一片,等到自己五灵全开这才分明起来,但到稳定自己能在里边写字的时候,是到四品,真正能停留千文的时候已经是五品灵君了。像丘水这种还没开局就给一个真实幻象五灵俱全的灵源境,还能将自己的空间以山神庙的形态显现出来,自己都被震惊到了,如果不是于丘水太臭屁,还会解释一下。现在就让这小子以为是我的能力才会如此好了,省的更加无法无天,还要向老子收房租。如果对自己客气点,早就指点他开启五灵力了,这样也好让他多沉淀一下。

  过了许久,于丘水一点头绪也没有,感觉到本体承受已经到了极限,于是就退出灵源境。一睁开眼就看到父亲就在房间里,静静的看着自己。

  “爸,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于丘水好奇的问。正常情况下只要有人进入房间,自己肯定就会觉察到的。

  “不用问了,是我关闭了你的外五识,让你专心修炼。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就不会示警。”脑中宇文高歌的声音响了起来。

  “哦,原来如此。”

  “丘水,自言自语的做什么?我是看你这么久没出来进来看看,是不是觉醒了?”

  于丘水现在最烦人家问他关于觉醒的问题,直接转移话题道:“到底多久了,肚子好饿,爸有什么好吃的?”

  “当然饿了,中午饭也没吃,现在都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我这就给你热饭去。”

  “爸,这么多年一个人是不是很辛苦?”

  于山河一愣,怎么儿子今天还体贴起人了,心中暗喜,但还是一脸严肃地说:“知道爸爸辛苦,就少惹点事。”

  “嗯,最近不是没惹事吗?辛苦归辛苦,但是说好了,不能娶大孝妈,我可不想和大孝成为兄弟。”

  于山河一听这话,差点撞上门框,忍不住的大声呵斥:“你这小子,整天都想些什么?就你这样,还有谁敢踏入我家门的?”

  “老于,这锅我不背,自己没本事,还怪我!”

  “滚,饭菜在厨房,要吃就吃,不吃拉倒,睡觉去了,看见你就烦。”于山河气呼呼的摔门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