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夏默陆文琛 > 第19章 真的不是夏默吗?

我的书架

第19章 真的不是夏默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文琛回了傅宅,傅叙对他近段时间的状态很不满意,“你还准备这样到什么时候?一个女人死了,你要抗婚五年,现在又一个女人死了,你又准备颓废到什么时候?”

傅叙也看出他跟之前的不同,当初梁笑不慎落海,宣布连尸体都没找回来的时候,他也颓废了。

但那次,更多的是对他们的不满,和抗争。

可这次,他是在折磨自己,放弃自己。

“您让我管理公司,我就管理公司,让我回来吃饭我就回来吃饭,怎么,您还不满意?”陆文琛讥讽的笑着。

温兰急忙上前安抚,“你爸不是这意思,文琛,你总这样下去不行的,人死不能复生,你这日子还要过下去……”

酝酿了番,她才说出他们的意思,“我跟你爸是希望你能早点生个孩子,现在你跟梁笑也结婚了,生孩子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生孩子?”陆文琛仰头笑了声,脸色瞬间凝固起来,“生孩子干什么?也像我一样,作为一个机器承担起家族的重担?也让他像个机器人一样没有喜怒哀乐,每天日复一日像个行尸走肉一样的活下去?”

“逆子!”傅叙气得咳血,“你敢这样跟我说话!”

陆文琛不以为然的冷笑,“爸,身体不好就看医生,被我这种逆子气死可不值得,不是每一次你这一招都管用的。”

哪还有心情吃饭,他直接上楼去,在这里睡一晚,明早离开,又完成了一件任务。

梁笑跟进来,反手将门关上,抽了抽鼻涕问他:“你就那么讨厌我吗?难道等我五年都是假的吗?文琛,你的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

陆文琛没有回头,“梁笑,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的,对你的亏欠,我一直很高兴能弥补,但我现在却无比的后悔。”

后悔?

梁笑紧张的看着他,“难道你真的要跟我结束吗?”

陆文琛抽出一根烟,点燃,啪嗒合上打火机,或许他从一开始就错了,想留给她一笔财产作为弥补是错,想用跟她的婚礼逼走夏默,更是错。

他想两全其美,最后却一败涂地。

可能他低估了自己对夏默的感情,他以为不过就是一段过往,却原来,是刻骨铭心。

“结束吧。”

“不……”梁笑彻底慌了,她绝没料到会是这样,她慌乱的稳了稳思绪,从他的决绝中看出,一切已无法挽回。

“好,我答应。”她深吸一口气,“但我有一个条件。”

陆文琛侧眸,眯紧了视线。

“我要一千万。”

听到梁笑的开口,陆文琛如释重负,却又隐隐自嘲,他还以为她对自己有多深情,时别五年还是选择回到他身边,却原来只是为了钱。

……

日子在按部就班的过,陆文琛表面上看着跟以往没有任何的不同,每天上班,回家。

只是去的地方又多了一个,医院。

医生说他的病情还算稳定,还可以活两年之久,陆文琛没有感到欢喜,却十分失落。

两年,太久了。

他怕夏默已经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他真怕再也找不到她。

这种想法一天天吞噬着他,他的精神严重衰弱,有好几次都出现了幻觉。

这天在医院,他遇到了宋启宁。

“宋启宁。”陆文琛拦住了他的去路,宋启宁冷眼看着他。

“傅总有何贵干?”

陆文琛一愣,他也不清楚为何会突然有次举动,其实以他跟宋启宁的关系,应该是视而不见的那一种。

只是,他来过医院很多次,这是第一次碰到宋启宁?

强烈的第六感告诉他,这里面怪怪的。

鬼使神差的,从医院离开后,他让廖言查了查宋启宁这一年多的行踪,得到的结果竟然是,他出国一年多,刚回来。

出国一年多,干什么?

散心?

陆文琛没有再继续查下去,他是着了什么道,居然会查这么无聊的事情。

他跟往常一样吃完晚餐,上楼,家里空荡荡的,佣人早就被他辞退了,这个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但他却突然停住。

他的视线掠过玄关那双拖鞋,他紧了紧眉,如果没记错,那双鞋的方向不对。

几乎警惕的环视了客厅,他鼻尖触了触,陡然怔住,这是……奶香味。

虽然很细微,但依稀可以闻见。

陆文琛迅速的在客厅里寻找,没有人,他看向楼上,三两个楼梯一并跨上去!

推开房间的门,书房的门,浴室的门,一间一间的推开!

到处都是她的味道,是夏默!

她回来了!

陆文琛欣喜若狂的露出笑容来,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在寂静的空间里格外剧烈!

“夏默!是你吗,夏默?”他一路走过来,试图感受她的气息。

但一直寻了好几圈,都没看到人。

陆文琛失落的坐在客厅里,难道是错觉吗?

这一年多,所有的一切都在说着她的离开,所有人都不敢提起关于夏默的点点滴滴。

可他却始终觉得,她还会回来。

陆文琛捂住脸,呵,他明明也知道,这怎么可能。

……

夏默的忌日,陆文琛早早去了墓园。

离很远,就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他的视线渐渐情绪,心跳却渐渐凝固,那身影……

他快步向前,却蓦地停住了步伐。

就在眼前的身影,纤弱单薄,长发及腰,一袭黑色风衣。

“夏默……”陆文琛喃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狂喜,害怕。

这是梦境吗?

女人闻声看过来,眼眸里看不出任何的异样来,秀眉只轻轻的蹙了蹙,“你叫我吗?”

是夏默!

这眉这眼这唇,体态和音调都跟夏默一模一样!

“先生,我叫乔薇。”女孩笑着。

跟他第一次见到夏默时一模一样,笑容仿佛向日葵一样,可她说她叫乔薇……

乔薇?

不是夏默吗?

陆文琛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可是不对,她为何会站在夏默的墓碑前?

“哦。”乔薇像是明白他的疑惑,微笑道,“你应该是傅先生吧?”

她认识他?

“我是来看夏默的。”乔薇笑起来很好看,“很多人都说我跟她很像,我也很惊讶,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相像的人。”

“你是?”

“哦,是这样的,夏默临死前,将心脏捐给我了。”乔薇摸了摸心口的位置,十分感激的笑了笑,“我现在这颗心脏,是夏默给我的,我也是刚康复没多久,想着一定要回国来看看她。”

陆文琛难以置信,可是一切又好像都是说得通的。

死在自己怀里的人,怎么可能复活呢?

而且这女孩,好像跟夏默的确是不同的,确切的说,她更像是十八岁那年的夏默,笑起来能融化冰雪。

但真的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陆文琛载着她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他目送着她进了酒店,却看见了宋启宁,他怎么会在这儿?

陆文琛第一时间调查了相关的信息,最后得出的结果实在惊人。

原来宋启宁在国外这段时间,就是跟这个乔薇在一起,只是,乔薇的身份很简单,从小在国外长大,十八岁那年回国,之后就一直在住院,一年前接受了心脏移植,也就是夏默去世的时候。

没过多久去国外休养,近段时间才回来。

没有什么说不通的,但……为什么宋启宁会跟她在一起?

因为她的心脏是夏默的?因为她跟夏默恰巧又长得几乎一样?

合理,又不合理。L.``Z.小.说.群.独.家.整.理,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宋启宁进酒店的时候,被陆文琛堵了下来。

“怎么回事?”陆文琛开门见山的问。

宋启宁似乎不懂,“你什么意思?”

“少他妈废话,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陆文琛是真的动怒了,这一年多,几乎没有过。

宋启宁整了整衬衫,只淡淡回:“你说乔薇吧,你也看到了,她跟夏默的模样一样,我当初知道夏默的心脏移植给她,所以就一直陪在她身边,我想这不碍你的事吧?”

“谁允许你把夏默的心脏送给别人?”陆文琛双眸猩红。

“夏默的后事都是交给我全权负责的,我想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

宋启宁不想多说废话,越过他要离开,却被陆文琛扔了回来,两人之间的战火一触即发,可宋启宁还是生生的忍了下来。

“我再问你一次,乔薇……”陆文琛哽咽了下,“真的不是夏默吗?”

宋启宁哼笑,“傅总在说笑吗?当初夏默的尸体你可是看到的。”

是,而且他还带回去了,他跟夏默的尸体待了几个小时,他可以确定,那是夏默。

“还需要我多说吗?”宋启宁冷了一眼,离开。

陆文琛知道,什么都不用说了,可正是因为这样,所有的希望在一瞬间变为绝望的时候,才更让人绝望。

他原以为,他跟夏默不会再有交集,跟乔薇也是一样。

可没想到那天,他居然会在医院遇到乔薇。

“傅先生。”乔薇很热情的打招呼。

陆文琛看着她,“来检查?”

“对啊。”乔薇四周看了看,盛情邀请,“既然这么巧遇到,不如附近喝杯咖啡?”

陆文琛没想到她会主动邀请,微微皱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