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夏默陆文琛 > 第18章 我要跟她葬在一起

我的书架

第18章 我要跟她葬在一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记忆回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陆文琛和夏礼是合作伙伴,陆文琛谈完合作出来,在电梯外跟夏默撞个正着,夏默抬头的那一瞬间,笑容仿佛能融化冰雪。

“抱歉啊,不小心撞到你了。”夏默机灵的抿了抿嘴,手指将粘在他胸口的雪糕抹掉。

陆文琛紧锁的眉头渐渐松开,就那样怔住。

夏默越过他,欢快的朝前走去,突然她回头喊住他,“喂,我叫夏默,你叫什么?”

陆文琛永远不会忘记那一眼,她站在阳光里,将他一点点拉出黑暗。

如今想想,他甚至不知道当时是因为她的这张脸,还是因为她阳光一样的笑容,对于她后来的投怀送抱,陆文琛没有拒绝。

那天晚上下着大雨,她淋得像个落汤鸡一样站在别墅外,可怜巴巴的对他说:“陆文琛,我要做你的女人,就是现在!”

年轻的女孩热情似火,甘之若饴的向他飞奔而来,不考虑后果也不考虑将来,那晚他没有把持住,任由她像只花蛇一样缠在他身上。

夏默寻着他的唇,不停的要求:“吻我,陆文琛你吻我!”

她像是要斩断自己所有的退路,此生只想跟他共度。

陆文琛没有拒绝,低头喊住她的唇,一把托起她的臀部,抱着她上了楼,踢开房间的门,将她压在那张大床上。

他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对这样年轻的肉体自然是有欲望,他也熟知女人所有的敏感,想拿下她,手到擒来。

女孩是第一次,疼得满头暖汗,却紧紧抱住他不撒手。

陆文琛小心的占有,轻声问她疼不疼,她逞强的摇头,狠狠的摇头,眼泪一颗一颗滑进枕头里。

他停下来,皱眉问她,“你哭什么?”

“太开心了。”她看向窗外,但抽泣却止也止不住。

他将她抱在怀里,温柔的哄着引导着,夏默才抽噎着说出实话,“我爸说不准我跟你谈恋爱,要我不准再见你,我不要,陆文琛,我这辈子就要赖着你,现在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谁也不能分开我们!”

那时候夏礼对陆文琛的欣赏,仅限于工作上,谁也不想要一个手段阴狠的女婿,特别是一个真心疼爱女儿的父亲。

后来,夏礼给了夏默一巴掌,从小到大,他第一次动手打了女儿。

夏默哭着,死也不肯跟陆文琛分手,后来干脆就搬去跟陆文琛同居,没过多久,她有了第一个孩子。

陆文琛说她还小,以后还有很多机会,那一次,夏默哭了好久。

后来夏默也回去看过父亲几次,但彼此的犟脾气却让彼此越来越疏远,后来,夏默很久才会回去一次,每次都只是偷偷看父亲一眼,就又回去了。

越是觉得自己错了,却越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或许就是夏默后来的状态。

陆文琛永远记得,她会甜甜的叫他“文琛”,只是,那种幸福开心的表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黯淡无光呢?

她该是绝望透顶了吧,所以才会选择离开他,离开这个世界……

不,她没死!

陆文琛俯身,将她打横抱起来,迈腿就朝外走去,有人拦住他,“傅先生……”

他冷眼扫过去,廖言急忙上前处理。

陆文琛带着她回家,那个他们生活了五年的地方,走进客厅,他看着家里的家具和摆设,觉得那么的刺眼。

他终于能体会她当初看到这变化时的感受,该是痛苦极了吧。

可为什么他到此时此刻,才发现这个家,还是原来的模样更好呢?

“文琛!”梁笑从楼上跑下来,在看到夏默的尸体时,吓得连退了好几步,恶心得趴在扶手上干呕。

陆文琛拧眉,抱着夏默从她身边冷冰冰的走过。

梁笑急喊:“文琛,你要做什么?你要把这个死人抱哪儿去?”

陆文琛脚步一顿,冷冷说:“她不是死人,她没死,她还好好的活着。”

话毕,抱着夏默的尸体上楼,梁笑惊悚的睁大了眼睛,陆文琛这是疯了吗?

陆文琛可能真的是疯了,他将夏默放在床上,替她盖上被子,自己在她身边躺下,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还冷吗?”他问着,微微的笑了笑。

忽而记得,夏默说他不爱笑,总是冷冰冰的,他该多笑笑的,这样她或许会觉得温暖呢。

“陆文琛,你为什么不爱笑呢?”夏默那时候总是笑嘻嘻的,“不过没关系,这样的话,你偶尔笑一下,我就觉得好开心呢。”

他从来没说过,他自小便不知道要怎么笑,因为自小,他就接触了太多的人情世故,从未真正开心过。

或许他感觉开心的,就是完成了一个项目,或者是完成了一个任务。

但跟她在一起的五年,其实他是最轻松最快乐的。

他没说啊,是的,他从来没说过。

怀里的人好冷,这是陆文琛的第一感受,夏默很冷,她说过她最怕冷。

陆文琛第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的绝望感,他吻着她的脸颊,“瑶瑶,醒醒。”

可是,她却睡得那么熟。

没过多久,房间的门被推开,突如其来的光亮刺痛了陆文琛的眼,傅叙冲进来,怒不可遏,“你这是发什么神经?”

说着话,吩咐人将夏默的尸体抱开,陆文琛神经反射的去抢夺,温兰哭着拦住他,“儿子,你别吓妈妈啊,你别吓妈妈……”

陆文琛眼睁睁的看着夏默被带走,他无力的站在那里,这个世界不只是黑白,而是一片黑暗。

他也终于能体会,她失去所有的时候,是否也是这样的感觉呢?

陆文琛此生没有流过泪,第一次,是第一次,他落了泪。

“梁笑,你好好看着他,别再让他发神经!”傅叙冷声吩咐,转身就走了。

梁笑总算是将情况把控住,小心翼翼的走到陆文琛面前,“文琛,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是人死不能复生……”

“是你让他们把夏默带走的。”陆文琛褐红着眼。

梁笑胆怯的挪了小步,她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陆文琛,“她已经死了……”

“她没死!”

……

夏默的葬礼那天,陆文琛从早忙到晚,一直忙到深夜,回到家里,他看见夏默在等他。

他心下一喜,快步走过去,一把将她抱紧怀里,“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梁笑皱眉,她意识到,陆文琛把她当成了夏默。

本想戳破这个现实,但心下一转,她伸手环住了他的窄腰,温柔的说:“文琛,我一直都在啊。”

陆文琛陡然拧眉,这才闻出她满身的香水味,迅速的将她推开,他脸色骤沉,“以后不要擦这么浓的香水,我闻着恶习!”

他头也不回的上楼去,梁笑被打击得全身发抖,他说她恶心!

为什么这个夏默死了,还要阴魂不散的阻碍着他们?

梁笑洗了澡,裹着睡袍进了房间,陆文琛正在看电脑,全神贯注的没注意到她。

梁笑爬上床,趴在他胸口,“文琛,我们已经结婚这么久,也应该要个孩子了。”

有了孩子,她这个傅太太的身份就彻底坐实。

而陆文琛却身体一僵,孩子。

这两个字敏感至极。

夏默最后……知道自己再也不会有孩子,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陆文琛将她掀开,下床,他的背影很冷漠,“梁笑,你搬出去吧,我们还没领证,我们之间的婚礼就当没有发生过。”

梁笑这许久的隐忍,终于爆发,“你什么意思?陆文琛,你要悔婚?你要抛弃我?”

“呵。”梁笑禁不住冷笑出声,“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傅太太,你想抛弃我是不是有点不现实?爸会同意吗?他不会让傅家出现离婚这种丑闻,你好不容易才结婚,他也是不会同意你离婚的,婚姻对你们傅家来说有多严肃你比我清楚,否则他就不会一直不同意你跟夏默结婚!”

没错。

夏默第二次怀孕的时候,陆文琛想过要娶她,但那时候夏家败落,名声一败涂地。

傅叙不同意这门婚姻。

而那时,夏默肚子里的孩子意外流产,他也没心情再周旋结婚的事,每天陪在她身边。

经过那一次,他就想好了,父亲安排的所有亲事,他都拒绝,哪怕一辈子不婚,也无所谓。

“陆文琛,夏默死了,你才来跟我玩深情?”梁笑讽刺的笑,“是不是你只对死人深情?”

陆文琛余光阴冷的扫过她,那阴寒让梁笑闭了嘴。

“梁笑,很多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如果不是看在曾经对你有所亏欠,现在的你死一万次都不足以平息我的怒火。”

陆文琛冷冷说完,摔门而去。

……

墓园。

陆文琛已经站了很久。

下起了小雨。

“傅总。”廖言不得已出声,替他撑了把伞。

陆文琛敛了敛眸,低声说:“在这旁边买块墓地,我要跟她葬在一起。”

“傅总,您的身体还没到那种地步……”

“早或者晚,都是一样的。”陆文琛挽唇,对着墓碑轻轻笑,“不知到了阴曹地府,她还认不认得我。”

或许,是不想认得他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