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默匆匆赶到,母亲许芳吓得不轻,满是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瑶瑶,我没有杀人,你跟他们说呀!”

母亲到这个年纪,什么时候经历过这个,杀人两个字对她来说,是碰也不敢碰的。

她又不懂法律,怕是以为杀人就一定要偿命的,况且就算只是蹲监狱,她也肯定是害怕的。

夏默怎么会不懂自己的母亲,她起身,“警官,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我妈不会杀人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看见陆文琛一身深色西装走进来,微有凌乱,胸口的白衬衫上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夏默狠狠一震,她回头看向母亲,难道她去找陆文琛了?

“傅先生。”警员上前去详细说明情况。

那些声音在夏默耳边进进出出,她总算大致明白了始末,原来受伤的那个人……是梁笑。

夏默一时有些无措,陆文琛就站在自己面前,却没有看她一眼,他周身都染着阴沉的怒气,薄唇紧阖没有说只言片语,但夏默已经感受到了,此刻的陆文琛就在爆发的边缘。

夏默回神时,陆文琛已经离开了,她心下一慌,疾步追了出去。

“陆文琛!”

男人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夏默伸手拽住他的衣角,声音还在颤,“这一定是误会,我妈是什么性子,你是知道的,她不可能会杀人……”

“夏默。”陆文琛出声,很冷,他侧身,视线瞥在她脸上。

他将胸口的血迹落在她的视线里,喉结轻滚着,“这些血迹骗不了人,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梁笑可能就没命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夏默摇头,她的瞳孔放大,“一定是梁笑,是她陷害我妈,一定是她陷害我妈!”

“夏默!”陆文琛失望的缩了眸,“错了就是错了,不能因为她是你妈,你就诬陷梁笑!”

夏默的指尖突然失了力气,她又复而攥紧,拼命解释着:“肯定是梁笑,她根本不是你看到的那么温柔善良,包括上次在别墅里,也是她故意摔倒的……”

她的话戛然而止,因为陆文琛将她的手抹掉,颀长的身躯站在她面前,像座高山一样压迫得她喘不过气来。

“夏默,如果是你,你会用自己这张脸去陷害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长辈吗?”

夏默微愕,没明白他的意思。

陆文琛的喉结滚了滚,片刻才冷声说:“梁笑的脸毁了。”

脸毁了?

夏默怔在原地,直到听见陆文琛离开的脚步声,她才恍然反应过来,她不管不顾的拽住他的手臂,失声哀求着:“你放过我妈吧,她年纪大了,她不能坐牢,我爸离开已经很打击她了,她不能坐牢……”

“夏默。”陆文琛温热的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双眸很深,看不到底。

“做错事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的游戏规则你懂。”

是啊,他陆文琛在商场上的名声就是手段狠辣赏罚分明,可是夏默却寒心的只想笑。

不管是她父亲,还是她母亲,对他来说,跟那些商场的合作伙伴一样,没有任何的不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