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怎会爱他,心碎成渣温时顾寒 > 第二十九章 这是你欠我的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这是你欠我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时起身就往外走,少年发狂地样子的确有些可怖,但他不相信顾寒雇了个音乐老师二十四小时跟着少年,一旦少年发狂就马上弹琴。

这是什么见鬼的毛病?

走到门边,手刚搭在门把手上,顾寒冰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温时,这是你欠我的!”

一句话成功定住温时的步子,浑身的血液都在因为怒火升温沸腾,唯有脑子清醒得可怕。

顾寒说这是他欠他的,温时想不明白,顾寒是哪儿来的勇气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欠他的,这就是顾寒对三年前那些事的定义?

身体好像要被万丈怒火焚烧成灰,温时转身走到那架钢琴前,少年的嘶吼和其他声音都在钢琴盖子打开的那一瞬间消失不见。

指尖久违的触碰到温凉莹润的琴键,轻灵的声音溢出,指尖随着记忆在琴键上快速的飞舞,熟悉的旋律飘出。

可是很快,第一个杂音出现,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右手无力,甚至没办法很好的操纵,一首歌被他弹得支离破碎,比初学的幼童还要难听。

可温时没停,他不停地弹奏着,一首接一首,那些存储在脑子里的谱子滔滔不绝的奔涌而出,捎带着与之相关的记忆也涌现出来,好像有人在脑袋上开了个洞,要将这些记忆都抽离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诤终于安静下来,顾寒把他抱到楼上卧室,一沾到床,顾诤立刻裹紧被子,躲在里面。

顾寒扯开被子,把他的脑袋解救出来,给他喂了两颗药:“好好睡一觉,没事了。”

“是他吗?”

顾诤小声问,声音还在发抖,顾寒的脸绷得紧紧的,握着杯子的手用力到指节发白。

没听到回答,顾诤又执拗的问了一句:“三年前就是因为他,才会害死爸妈对吗?哥?”

这是顾诤三年来第一次叫他哥。

杯子陡然被捏碎炸裂开来,顾寒掌心被玻璃渣扎得涌出血来,顾诤瞳孔缩了缩,蜷缩成一团,抖得更厉害,脸也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我只是问问,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生气。”

“我没有生气,别怕。”

顾诤温声安慰,淡定的拔掉手上的玻璃渣,用床头柜上的方巾缠住伤口。

楼下的音乐声还没有停,只是漏洞百出,曲不成调。

药效发作,顾诤开始昏昏欲睡,不满的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又骗我,他弹得好差劲……”

话没说完,人已经睡了过去,怕他会热,顾诤把空调温度调低了些,出门下楼,温时跟入魔了一样还在弹琴。

“够了!”

顾寒喊了一声,温时没停,顾寒走过去按住他的肩膀,他还是没停。

“温时,我说够了!你还要跟我闹到什么时候?”

刚刚和顾诤的对话并不愉悦,对温时的时候,顾寒就没什么耐心。

温时终于停下来,两只手按在琴键上,发出刺耳的嗡鸣,顾寒皱眉,温时扭头冷冷的看着他:“顾寒,你他妈哪儿来的脸跟我说我欠了你的?”

“……这个问题以后再说。”

顾寒不想在这个时候回答这个问题,可温时等不到其他时候了。

他一拳砸在琴上,上好的钢琴琴盖出现裂痕,他一脚踹了凳子,跟街头挑衅要干架的混混一样叫嚣:“现在就说!给老子掰碎了一件一件说清楚!老子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演苦情戏!”

知道今天不能含糊过去,顾寒揉着眉心看着温时:“那好,从哪一件开始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