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病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年很快洗了手坐上饭桌,温时今天做的都是比较家常的菜,少年似乎很少吃这些菜,眼底满是新奇,尝了一筷子西湖醋鱼以后,便对这道菜爱不释手。

看出他喜欢,顾寒把没有刺的嫩肉都夹进少年碗里,剩下的则放在自己碗里一根一根挑刺。

老实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温时绝对不会相信顾寒会照顾一个人到这种地步。

在他的印象中,顾寒是冷漠不善言辞的,也是霸道不容拒绝的,即便是偶尔的温情,也挟裹着强势。

而现在,坐在他眼前的顾寒,专注,平和,甚至还有一丝小心翼翼。

与和他相处时的那个人截然不同。

温时靠在厨房门边看着,心里空落落的,莫名想到那天晚上顾寒扔掉手机卡时的潇洒决绝。

当时发布会刚结束,他回家被父亲胖揍了一顿,晚上母亲来给他抹损伤的药,抹着眼泪劝他做人洒脱些,不要什么人什么事都往心里搁,不然这辈子过得太累了。

那时他不以为意,却不想顾寒这个名字,竟在他心里盘桓多年而不褪色。

吃完一条鱼,新做的饭也好了,温时重新盛了两碗端过去,吃得满嘴是油的少年忽的抬起头来,看着顾寒认真的说:“我不喜欢他,换个人行不行?”

“为什么?”

顾寒问着,抽了张纸帮少年擦嘴,少年皱眉,绯红的唇角下垂:“他做的饭不好,菜也不怎么样,而且,刚刚他一直在看你,我不喜欢他。”

少年说得很直白,这场景倒有点像古代后宫妃嫔争宠一般,这少年是那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宠妃,温时就是那被打入冷宫苟延残喘的过气妃子,生死都是别人的一句话的事。

“可是他会弹吉他,弹钢琴,还会拉小提琴,你也不要吗?”

顾寒给出条件,少年迷茫的睁大眼睛,看看温时,又看看新摆在客厅的乐器,一脸纠结。

在少年摇摆不定的时候,顾寒给温时递了个眼色,温时垂眸,全当做没看见。

这种时候拿乔,顾寒被拂了面子,脸沉下来,半提醒半威胁的开口:“师哥,下午你自己说过的话,现在不会已经忘了吧?”

不用他提醒,温时也没有忘记,他说了,欠顾寒一个人情,怎么还都可以。

他不介意像跳梁小丑一样给别人表演,但那些东西,他的确不会再碰,就算现在出去被赵诚捅上几刀,他也不会再碰。

“别的都可以,唯有这一条,我不会再碰乐器。”

温时冷静地说,态度很诚恳了,不是要和顾寒讨价还价,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顾寒掀眸看着温时,眸底一片森寒,两人目光胶着对峙着,像两只野兽互相撕咬着对方。

“师哥?”

少年软糯清润,夹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温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顾寒已经一个扑身把少年压在地上。

“啊啊啊!!”

少年突然发狂的大叫起来,手脚奋力的挣扎,顾寒脸上很快挨了两巴掌。

“他怎么回事?有没有药?我去拿药还是直接打电话叫救护车?”

温时跑过去问,顾寒紧紧地抱着少年,偏头,两眼猩红如血,带着仇恨,无比凉薄的说了一个字:“滚!”

“……”

温时没动,定定的看着顾寒:“现在老子没心情跟你闹脾气,他到底是什么情况?狂犬病还是羊癫疯?还是只要你这么抱着他就会恢复正常?”

“去弹钢琴,随便弹什么都好,他喜欢听!”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