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真可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才打架他没吃亏,可裤子在地上摩擦一番,破了几个洞,加上他一身的灰,拿个碗估计都能蹲天桥底下要钱。

老实说,离开顾寒这三年温时过得很不顺,生活早已把他打磨得没了脾气和骨气,若是现在有人拿着合约说要包养他,他绝对不会像当初对顾寒那样,撕了合同装清高还把碎片呼金主爸爸脸上。

作为三十岁的老男人,若是还有人看得上他这身臭皮囊,他怎么也得腆着老脸想办法讨好金主。

顾寒回来得突然,温时承认自己那晚因为前仇旧恨脑子没转过弯,表现得矫情了些,可顾寒都把他做到输液了,也爽了不是?

爽完不给钱也就算了,如今为了新欢,连一身衣服都要从他身上扒回去,这种操作温时也算是活久见。

没什么好说的,在顾寒面前站定,温时伸手解开皮带一抽,宽松的西装裤就滑落在地。

他刚刚说过的,打完架连那条裤衩都要还给顾寒。

他向来说到做到,现在就是来践行自己诺言德尔时候。

看见他的动作,顾寒的脸顿时沉了下去,刮起风暴,额头的青筋鼓起,眼刀子唰唰唰的往温时身上扎,温时却恍若未觉,抬手还要继续。

“够了!”

顾寒低吼一声,胸腔攒着怒火,眼底攒着欲火,三年不见,这人惹他生气的本事还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你说够了就够了?

温时眼睛一弯,手指一勾,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扯下裤头,完全不顾忌这还是在大街上。

他动作极快,顾寒抱着一个人,根本来不及阻止,烧红了顾寒的眼。

“温时!你是不是找死?”

顾寒问,声音森寒,透着咬牙切齿的狠劲,好像随时都会扑上来把温时从里到外服服帖帖的收拾一顿!

“是啊,想被你neng……死!”

温时故意加重了那个音,微微挑眉,似乎等着顾寒扑上来教训自己,可直到顾寒那双眼睛熬得快要要滴出血,他也没有扑过来。

他紧紧地揽着那个少年,如珍如宝,好像到死都不会放开。

温时突然想起三年前顾寒召开发布会时的场景,他面对着镜头,红着眼,一字一句的说:视频里的男人是我的狂热粉,是他一直在纠缠我,我不是同性恋,他对我做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恶心!!”

他说出来的话那样冰冷无情,可看着他的表情,温时却还有一丝希冀,也许……他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被万人唾弃时,温时等着顾寒的解释,却只等来他出国的消息。

过去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每每放松下来的时候,温时都还会忍不住升起期盼,也许某个不经意的时刻,他会给自己打个越洋电话,或者发个短信,哪怕是只有一句毫无意义的对不起!

可温时什么都没等到……

直到现在,看着顾寒紧紧护着怀里的人,浸染了一千多个日夜的失望终于变成绵长持久的疼痛从心脏向全身蔓延。

那一年的交易,只是一场冷漠至极的交易罢了,没有情愫,交易早就结束,顾寒也早已抽身离开,只有他一直紧攥着那点微末的缱绻固守在原地,痴心妄想的等待着什么,期冀着什么。

真是可笑呢……

温时冷笑,手指微微一动,手里的东西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转身大步离开。

这一次,他走得比顾寒更干脆洒脱。

毕竟谁也没有规定,他必须待在原地,等着顾寒回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