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一破虚录 > 第三十九章 炎族永不为奴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炎族永不为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希拉尔精神力的退出,古浩又开始了他拿手的示弱表演。

  古浩随即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同时咬了自己的舌尖一下,吐出一口鲜血,然后开始在地面上左右打滚,抱住脑袋直呼疼痛!

  众人看着地上直呼痛苦的古浩,包括希拉尔在内也没有产生什么警惕之心,大家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现象。

  只不过大家都非常好奇,希拉尔主教在这个炎族小子记忆之中看到了什么。

  当然大多数心里面猜测希拉尔是想通过赢翊的记忆知道森林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希拉尔转身看见众人投向他火热的眼光,似乎都想知道自己从中看见了什么。

  其实,只有希拉尔明白,他想知道这个是原炎族皇族后人的身份是否属实。

  因为他自己手上有一本炎族的上古秘籍《一气化三清》,这是炎族那个叛逃者,也就是传说中即将上任的教廷十三长老会的那半个长老嬴胡亥的手下,这个炎族人不知道为何偷偷将这本炎族密集带走,之后无意间被他拦截而抢夺而来。

  他查阅众多资料也只能明白书籍的一部分内容,不少地方还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找了几个炎族小奴隶都不认识那些上古文字,而眼前这个炎族小子,是一个显赫家族出生的,可能会认识那些神秘文字,所以他想试探一下。

  希拉尔在赢翊的记忆之中,看到这炎族小子小时候的情况,还有如何被捕奴团带到这里,如何躲过那场天地异变。

  只不过,希拉尔并没有接触到古浩九幽之前以及进入九幽之后的大部分记忆,甚至连这些记忆之中损黑的腰带的记忆都被篡改。

  如果一定让他说看见什么,因为没有心力,他看不见蓝色的意识空间的天空,也看不见发着阵阵白光旋转的凝气圆环,当然也不可能看见那翻滚涌动的意识之海,只能看见黑蒙蒙的一片。

  然后,胡乱乱闯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进入了赢翊的记忆碎片之中。

  一想到这里,他就开始盘算,怎样把这个小子收归己有,他自己需要开辟新的练功路径去破解身上的暗伤。

  古浩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打什么算盘,只是感觉自己再不醒过来,别被当成死人插两刀可就麻烦了。

  古浩假装抱着头,一直喊头痛头痛,一脸无辜的瘫坐在地上,看着周围的人。

  大家也没怎么关注眼前这个小子,都围绕着主教拍马屁,各种称赞希拉尔精神力强大!已经到了细致入微的地步等等。

  希拉尔主教让身边的人把他带在身边的几个炎族奴隶带过来,也不知道他打什么如意算盘。

  一会儿,黄毛跟班带来了三个和赢翊岁数相仿的男孩,长相和古浩无异,都是黄皮肤、黑眼睛和黑头发。

  只不过他们无一不是身材弱小,除了其中一个个头稍微高一点,另外两个面黄肌瘦,无精打采,没有一点生气。

  这三个人走到主教旁边直接跪了下来,一个个的挨着亲吻主教的鞋,然后抬起头,一脸崇拜的看着主教。

  此刻的他们眼神发出不一样的光芒,眼眸之中流露出满满的崇敬之意,似乎希拉尔就是他们的神。

  希拉尔似乎很满意三人的表现,用手点了三个人额头以后,三个人则爬到另一边,跪在了主教的左侧。

  古浩看见眼前这一幕,心里面不知道为何泛起了一种淡淡的忧伤,似乎有一种耻辱之感,还有一种悲愤的情绪涌上心头。

  主教看着瘫坐在地面的古浩,眼神之中流露出不屑之意,似乎对方软弱的样子让他十分的不屑,他开口说,

  “赢翊,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杀了他们其中一个人,你就可以取代他们成为我的奴仆,不用再去试炼送死!”

  那三个炎族男孩听闻之后,身体一震,然后忍不住颤抖起来,但是即使这样,他们三人依然跪成一排,不敢发声,犹如待宰的羊羔,生不出一丝反抗。

  古浩虽然看不见他们的脸,可以感受到他们内心的恐惧,甚至能够感受到他们内心的阵阵祈求之意。

  古浩自己也想明白了,这个狡猾的主教探查他的记忆之后,肯定因为他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利用,才会想收他为奴仆。

  这个时候,一群人饶有兴致盯着瘫坐在地面之上的古浩,其中几人毫无遮掩的交流起来,他们甚至猜测古浩会杀死其中哪一个男孩,还为此下了赌注。

  古浩明白,如果他当着其他的人的面拒绝希拉尔,即使希拉尔碍于面子不杀他,其他人也会好奇,到底古浩有什么秘密,事后也会派人追杀,想到这个必死的局,古浩陷入了纠结之中。

  古浩甚至看见,其中有一个男孩因为承受不了这种氛围,竟然倒下去了,而旁边的男孩看见同伴倒下,自己也跟着倒下,只有一个男孩依然跪在那里,似乎等待古浩最后的裁决。

  这个时候这个男孩一反常态的抬起头,盯着面露难色的古浩。

  古浩这个时候才看清楚男孩的样貌,着是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孩。

  从男孩眼神之中,古浩并没有读出畏惧之意,反而是感受他内心一丝激动。

  这个男孩很是奇怪!

  正当大家以为古浩会杀死这个跪着的男孩的时候,一个令他们意想不到的局面发生了。

  让古浩选择以命换命,这是不可能的!或许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绝对逃不过内心的制裁!即使获得生,那也是生活在无间地狱之中。

  古浩知道,虽然他只是寄生在赢翊这具十来岁的身体里面,但本身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现代灵魂,而且还是一个警察,让他以命换命,真的做不到。

  古浩没有丝毫的犹豫,这一次他没有选择示弱,反而是站了起来,拍了拍灰尘,他走到男孩的旁边。

  当那个男孩绝望的闭上双眼,已经认命的时候,他感受到一双手扶住他的两肩,将他扶起来,然后,古浩为男孩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

  众人不解的看着这一幕。

  古浩当着众人的面,斩金截铁的说道,“我拒绝!”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十岁出头的小男孩会日吃的果断和绝决,包括古浩身边的小男孩,他一脸震惊的盯着古浩,嘴巴张的十分的夸张。

  旁边那个测验等级的士兵忍不住说,“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古浩对这个貌似有一点善意的士兵说道,“我知道!”

  说完,拍了拍那个站着的男孩肩膀,古浩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从主教刚刚脸上闪过的茫然之色看出,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男孩会拒绝了他的邀请,心里面泛起一丝不愉快,顿时感觉自己在众人的面前失了面子。

  主教旁边的一个黄毛跟班感受到了主教的不满后,站出来说,“小子,这里是你想走就想走吗?”

  古浩回头,目不斜视,气势十足的盯着这个家伙,铿锵有力的问道,“那你要我留下什么。”

  那个家伙被古浩的气势压住,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留下你的手才能走!”

  随即丢了一把匕首给古浩。

  古浩知道,今天这个局不付出点什么是走不了。

  “我有自己的刀,你这个废物的刀留着杀**!”

  说完,古浩一脚将匕首踢飞,匕首在地面上翻滚,最终落在黄毛的脚下,吓得他连连后退,引来众人的一番嘲笑。

  “我的手是留着杀人的,就不给你了。”

  说完,拔出自己的匕首,朝自己的左大腿捅去,不仅如此,他还从伤口处割下了一块肉丢给那个家伙。

  “我把我的肉留给你了!你给爷好好的保存着,爷下次连本带利回收!”

  古浩钻心的疼痛,斜视了希拉尔的跟班一眼,“好好给爷记住!”

  包括主教在内的人都被震惊了,一个十岁的男孩,如此狠厉,杀伐果断,如果不出意外,以后必然成一番大事。

  即使现在只是蝼蚁一般的小人物,这一股气势已经激起了主教希拉尔心里的杀意,但是碍于面子不好动手,毕竟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主教旁边站着一个红发男子,他就是和主教在帐篷里面争执的人,这个家伙是王国联盟的一员,看着希拉尔被打脸心里面暗爽,他也掺和进来,开口问道,

  “为什么拒绝主教的邀请!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好多人跪下去也可能没有如此机会!”

  古浩知道,今天一定得装好这个逼,因为不仅军团一方有人看着,而和他一起排队的被包围的人也看着,或许此刻激起这些人的围观之心,那他可能就多一丝机会,让希拉尔不好直接下手。

  “我,赢翊,炎族赢氏,先祖乃是大秦仙道宗始皇帝嬴政,所有万千炎族皆是我的子民,我族虽然已经不复当年荣耀,但是,我赢氏一族永不负炎族!

  你们三个给我听好了,我若有活下来的一天,必来解救你们!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愿负炎族一人,这是我赢翊给你们的承诺!如不实现,身死道消!”

  其实,说这个话的时候,古浩还有点心虚,但是一想到赢翊都死了,那他的名号发誓,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

  说完之后,古浩拖着伤腿一步又一步的走向深林,他走过的地方,全是密密麻麻的血迹,随后古浩消失的林间方向,突然传出一句响彻云霄的话语,

  “炎族永不为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