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 3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海路3号是一家富有情调的清吧, 按理来说应该非常适合约会。

它正式挂牌的名字,就叫做山海路3号,而真实地址是117号。

平时这里的卡座都会用垂落的帘子半隔起来, 既保证了朦胧的陌生感, 又可以保护客人的隐私。

而今天不一样,一楼和二楼都被改成了晚会厅的布景。

大堂中间放着自助餐供应点,各个卡座之间的帘子也被取了下来, 一副联谊晚会的架势扑面而来。

每个入场的男生,都会被分发到一朵花。

类型由他们自己挑选,有百合, 有玫瑰, 有康乃馨,是用来赠送给自己看对眼的女生的。

大家一一在门口领取了花束, 陆续走进门。

陆潇满脸不爽, 随手取了一支花店附赠、藏在角落里的向日葵。

他举着一根杆子坐下的时候, 全桌人都不解地看着他。

叶橙觉得有点好笑:“你这朵花, 怕是到结束都送不出去。”

“我也没想送出去, 留着嗑瓜子不行吗。”陆潇没好气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眼神带着几分不满。

这里的桌子都是长桌,两人面对面地坐着吃花生米。

叶橙支着下巴, 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评价道:“今天挺帅的。”

看得出来收拾过了,其实岂止是帅,简直赏心悦目。

他们刚一进来的时候, 就有不少女生的眼睛被陆潇吸住了。

和他刚好相反,叶橙今天穿得很不“夜店”。

简单的白色卫衣配牛仔外套,看起来就像个误入不良场所的初中生, 嫩得滴水。

他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陆潇就想翻旧账。

“你不是说要请我喝酒吗,为什么来了这么多人?”他盯着对方问道。

两人的声音不大,没有引起旁边人的注意。

叶橙睁大眼睛,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不高兴。

他把刚才从自助桌上拿来的鸡尾酒排成一排。两个托盘,装得满满当当,旁边的冰桶里还放着香槟。

他指着这么一大堆酒,表情理所当然:“人均两百,海量畅饮,这还不算请你喝酒?”

叶橙以为的“请喝酒”就是单纯“请喝酒”,和陆潇以为的意思南辕北辙。

陆潇被他气笑了,却又无法反驳,赌气地端起面前的鸡尾酒一饮而尽。

神他妈人均两百,海量畅饮。合着这人真的觉得他是个酒鬼。

蒋进巡视了一圈回来,垂头丧气地在陆潇旁边坐下,说:“没有美女,一个都没有。”

他对面的谭晓琪看了过来:“你眼瞎啊,那一排不全是美女吗。”

“我看不见看不见,我只能看见蓉蓉,呜呜呜。”他更伤心了,拿起陆潇面前酒就灌了下去。

李俊晓安慰他道:“别管美女不美女了,反正今天就是来喝酒的。我们来玩那个吹牌不?”

吹牌是他们常玩的一个小游戏,把各种酒混合成一大杯,上面放几张扑克牌。大家轮流去吹,尽量保持每次只吹掉一到两张。

把最后一张牌吹掉的人,要将那杯“大满贯”全部喝下去。

陆潇也挺想拼酒的,把空瓶一推道:“来。”

说着,顺手倒了小半瓶xo进空的啤酒杯里。

蒋进也跟着发疯,倒了三杯鸡尾酒、小半瓶红酒进去。

谭晓琪赶紧劝阻道:“够了够了,你们第一杯就想把人整倒下啊!万一是你们自己怎么办?”

“就这,我两口就能闷了。”蒋进讥讽道。

李俊晓被激起胜负欲:“我一口就能闷了。”

陆潇冷冷道:“我半口就能闷了。”

周敏豪不甘示弱地说:“我用鼻子闷。”

谭晓琪和叶橙对视了一眼,不可思议地小声道:“他们是犯病了吗?”

叶橙忍不住笑了笑,少年人的攀比心理,就是这么莫名其妙。

谭晓琪不屑道:“死直男癌,我看你们能抗住几杯。”

他们决定先从叶橙开始,吹完给对面,然后传到下一个。

陆潇把一叠薄薄的扑克牌摞在杯口上,叶橙鼓起脸颊,对着他的方向吹了一口气。

他的嘴巴微微嘟起,冷淡漂亮的面孔配上这个动作,仿佛在朝某个人索吻,偏偏眼神还毫无波澜。

陆潇看得愣了一下,直到耳边响起蒋进的暴吼声。

“橙哥!你太不做人了吧,第一个居然吹掉了一半!”

蒋进没想到他玩阴的,上来就搞掉好几张。

周敏豪是最后一个,表情已经开始绝望了:“橙哥,不带这么坑人的!下一把你是最后一个,你别逼我啊。”

叶橙的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把挂了一半的牌推给陆潇。

陆潇和他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用力往上一吹。

哗啦啦,牌又掉了三张。

蒋进赶紧把杯子抢过来,杯子上还剩下五、六张的样子,他很有技巧地从下往上吹过去。

“啊!”谭晓琪捂住脸,“你口水喷我脸上了!”

众人哈哈大笑,蒋进忙道:“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

他把酒杯推给谭晓琪,在一顿谨慎操作之下,最终还是周敏豪拿到了最后一张牌。

眼见他就要喝了,大家纷纷敲着酒杯起哄。

他满脸苦涩,只得认命地吹掉了最后一张,端起啤酒杯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一杯混合酒下肚,已经有点迷糊了。

第一杯大家没有发挥出实力,第二杯堪称地狱级别配酒。

蒋进笑嘻嘻地说:“谁把这杯喝下去,不当场倒下我喊他爸爸。”

叶橙万万没想到,周敏豪表面大大咧咧的,玩游戏的时候却是个小气鬼。

本轮从他开始,他立马就展开了报复,第一口直接吹掉一大半。

“喂喂,你故意的?”叶橙喊住他道。

周敏豪下意识心虚地看了一眼陆潇。

谁知道,这次陆潇没打算帮他。

他舔了舔自己的尖牙,笑得很坏:“不是要跟我拼酒吗,让我看看你的酒量有多好呢。”

叶橙眯起双眼,看出他记仇了:“你还真是个小鸡肚肠。”

陆潇扬起嘴角:“过奖过奖。”

这一把,依旧开头的使坏,中间的自保。

到了叶橙,又是死局——只剩下两张。

他憋住气轻轻一吹,果然不负众望,吹掉两张。

周敏豪咧着嘴喊道:“喝!给我喝!一滴都不准剩下!”

“我还没怎么见过橙哥拼酒呢,要不要我去后面接着你?”蒋进笑着打趣。

陆潇看了看那杯魔鬼混合酒,不经意地表示:“喝的了吗你,叫声哥哥,我就帮你代喝。”

“不准代喝!潇哥你别来破坏规则。”周敏豪马上说道。

叶橙斜了他一眼,带着不屑,陆潇被他这一眼扫的浑身发热。

“做梦吧你。”他二话不说,直接仰起脖子开始喝。

这只啤酒杯是大号,足足有1000毫升,虽然里面的酒没有倒满,但混合起来的后劲是相当惊人的。

他面不改色地一口接一口吞咽酒液,旁边的谭晓琪都看傻了。

“我靠,橙哥你这么能喝啊?”

叶橙的喉结动了动,少许酒水顺着嘴角流下来。

放下杯子的时候,嘴唇被酒精浸染得有些发红。

唇瓣上传来麻麻的感觉,他伸出舌头舔了几下,把剩余的酒尽数咽下。

陆潇从一开始就一直看着他,看得目不转睛。

眼神幽暗晦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蒋进带头鼓掌道:“瑞思拜!向你敬礼!我橙哥太牛了,果然人不可貌相。”

“你没喝醉吧?”周敏豪举起手,朝着他晃了晃,问道,“这是几?”

叶橙淡淡地说:“是手下败将。”

“我操!”周敏豪道。

其他人全都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局,力度稍微小了点,比前两局的量少了约莫一半。

陆潇连着输了两次,李俊晓输了一次,蒋进输了三次。

叶橙全程都安静地当一个壁纸,含笑看着他们彼此报复来报复去。

最先发现他不对劲的,是陆潇。

他起身叫叶橙去上厕所。在今天之前,他们俩还没有一起去过厕所。

走在过道里的时候,陆潇有那么一点忐忑,心想待会儿眼睛千万不能乱瞄,万一被抓住就尴尬了。

他走了几步,发现旁边没有脚步声,于是转过头。

距离他两米开外的地方,叶橙像一根面条似的贴在墙上,脸颊不知何时烧得通红。

混合酒上脸速度没那么快,往往要过十几二十分钟,才会上脸。

陆潇反应过来,赶紧走过去扶住他问道:“你没事……”

他“吧”字还没说完,就被两只手缠了上来,瞬间全身都僵硬了。

叶橙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软软地靠在他身上,双手挂住他的脖子。

他将脑袋抵在对方的肩膀上,声音比正常的时候黏糊了不止一个度,带着隐隐的撒娇意味。

“陆潇,我头晕。”他哼哼唧唧地抱怨道。

因为喝了酒,他浑身都热得不行,但唯独指尖还有点冰凉,像几个小冰块儿一样戳在陆潇的后脖颈上,激得他整个人一哆嗦。

“让你他妈逞能,不能喝还非要喝。”陆潇低声骂了一句,手上却没有松开。

怀里的人满身酒香,宛如一块黏黏腻腻、散发着诱人香气的麦芽糖。

他不自然地试图把人扶正,拉开距离:“你站好了,我先带你出去。”

可是叶橙根本站不好,他眼睛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带重影的。

“不行,我走不动,你背我。”他蛮横地命令道。

陆潇说了个脏字。

“你干嘛骂人?”叶橙皱起眉,语气有点委屈。

陆潇深吸一口气,忍耐道:“原来你喝多了是这幅德行,以后别给我在外面乱喝酒。”

叶橙觉得很不舒服,头晕得厉害,答应道:“不喝了,再也不想喝了,好难受。”

陆潇见他是真的走不动,便蹲下身来,一手扶着他的腿防止他摔倒。

“能自己上来吗?”他问道。

叶橙的动作比平时要迟缓得多,慢腾腾地攀着他的肩膀爬上去,宛如一只树懒在爬树。

“上来了,驾驾驾,我们出发!”成功上去之后,他忽然蹬了两下腿道。

陆潇差点一个没托住,让他滑下去。

“架你个头,老子是马吗?”他哭笑不得地说。

这家伙喝醉了,怎么会这么可爱?

没错,他居然不觉得一个醉鬼烦人,而是觉得他可爱。

如果换成蒋进或者周敏豪,早就被他一脚踹到厕所用冷水洗脸去了。

过道里,端着托盘的酒保围观了五分钟,完全看呆了。

当陆潇把叶橙背起来往外走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急忙跟上去开门。

“两位先生,你们是找到有缘人了吗?如果是的话,可不可以在大众点评上,给我们店打个好评呢?”酒保一边推门,一边卖力地宣传道。

陆潇:“……”

酒保见他不说话,继续恳求:“带图的话就更好啦!如果没有图,我可以现在为你们拍一张,您背着这位先生的画面就很适合。”

陆潇忍无可忍了,不耐烦道:“让一让,我们要走了。”

“啊,那、那好吧,不打扰你们了。”

酒保遗憾极了,这俩帅哥原本可以当一波顶级广告的。哎,可惜了。

-

天色黑了下来,夜幕悄然降临。

山海路华灯初上,车辆来回穿行。

夜风寒冷刺骨,路面上积了厚厚一层梧桐叶,犹如一条暗金色的华丽地毯。

陆潇本来想打个车的,但出门之后,又改变了主意。

背后贴着一个小暖炉,他竟然没有感受到一点来自夜晚的寒意。

脚下的枯叶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每走一步都会流淌出一阵音符,这样走着也挺好玩的。

唯一的不足,是背上的人太轻了,轻得他有点心疼了。

“你多重啊?”他开口问道。

叶橙虽然喝醉了,但双耳还是灵敏的,他一手拿着向日葵晃悠,另一只手比划了两个数:“五十八公斤。”

“你一米八,只有五十八?”陆潇惊了。

“我没有一米八哦,悄悄告诉你,上个月量了一下,一米七九点五。”叶橙附在他耳边,小声说。

他呼出的热气弄得陆潇耳垂痒痒,同时也笑了起来。

“你真是醉得不轻,有哪个一米七九的男生,会承认自己没有一米八。”

他发出低沉的笑声,胸腔微微震动。

叶橙一本正经地说:“所以悄悄告诉你啊,你不能告诉蒋进,不能告诉周敏豪,也不能告诉谭晓琪。”

陆潇快被他整疯了,笑得停不下来,故意问道:“还有呢?除了这些之外,还不能告诉谁?”

他想看看,叶橙会不会把班上的人都说一遍。

结果,这家伙还真的全都说了一遍,报菜谱似的流利,不愧是一班之长。

陆潇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巨他妈后悔刚才没给他那一段录音。

提到那些人,他这才想起来,他和叶橙先走了,还没和他们说。

陆潇暂时停下脚步,说道:“抱好我,别掉下来。”

“嗯?”叶橙迷迷瞪瞪,但还是选择听从他的话,马上收拢了手臂。

陆潇松开一只手,伸到裤子口袋里面去掏手机。

他明明可以把人先放下来再去拿,但偏偏不想这么做。

好像一刻都不想把他放下来,最好一直这么背着。

“给蒋进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先回去了。”他看也不看,把手机往身后一递道。

叶橙接过手机,陆潇顺势又把他背好,继续往前走。

“密码是……”

他刚说了几个字,身后就传来一声愉快的“我解开了”。

陆潇一愣:“你解开了?”

叶橙带了点炫耀的口吻:“不就是314159吗。”

陆潇震惊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用圆周率当密码的?”

“你不是一直都用圆周率吗。”叶橙肆无忌惮地在他的手机上戳来戳去。

陆潇心下更奇怪了,不过问一个醉鬼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得作罢。

叶橙拨通了电话,对着那头道:“喂,你好,请问听得到我说话吗?”

他认真地样子,格外好笑。

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回答道:“我不是潇潇的小情儿,也不是金丝雀,我是他的同学。”

陆潇越听越不对劲,扭过头道:“你打给谁了?”

叶橙把手机贴在他耳朵上。

那边传来一个带着几分邪魅的醇厚男声:“啧啧,潇潇啊,你什么时候找了个小男朋友了?”

陆潇一看屏幕,上面写着“陆占阳”三个大字。

他登时头大如牛,忙解释道:“表叔,我打错了,不好意思。”

陆占阳显然不相信:“得了吧,喝得醉醺醺的,你们在哪家夜店呢?要不要表叔去帮你擦屁股啊?”

“挂了挂了。”陆潇腾不出手来,一个劲儿低声指挥叶橙道。

叶橙是个有礼貌的孩子,他拿着手机挪回自己耳边,对那头说:“表叔,潇潇让我挂了挂了哦。”

陆占阳疯狂地大笑起来,差点把自己给呛死过去。

“快、挂!”陆潇真的要疯了。

叶橙啪嗒按下红色按钮,听话地说:“挂了。”

那架势,似乎陆潇还应该表扬他做的好一样。

陆潇黑着脸说:“打给蒋进,蒋、进!你喝了酒就变成文盲了吗?还年级第一呢,三个字和两个字都分不清?”

他话音未落,手机屏幕就怼到了他脸上,两根手指头险些戳进他的鼻孔里。

“蒋、进——是这个吗?”叶橙生怕他看不清,凑到他眼皮子底下给他确认。

陆潇真的服了他了:“是!就是这个!叶大少爷,你能不能别把手靠我鼻子这么近,很危险的知道吗。”

叶橙拨通了电话,顺手敷衍地摸了摸他的鼻子:“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是比较傻缺的那一个,但陆潇总有一种他在哄狗勾的错觉。

这次总算没出差错,他和蒋进说完之后,拿着手机用和刚才一样欢快的声调说:“打完了。”

陆潇听出来了,他是真的想让自己夸他……

“你真棒。”他满脸无语地说。

叶橙嘿嘿一笑,手臂又收紧了一些。

陆潇眼眸暗了下去,也把他背得更紧了点。

两人路过沿街的梧桐树,纷纷扬扬的落叶落了他们满身。

叶橙问他:“我们要去哪儿?”

他从一开始就不知道陆潇要把他带到哪里去,但却没有丝毫的焦躁和不安,甚至山海路都要走到尽头了,才问出这个问题。

陆潇弯了弯嘴角,说:“把你卖了。”

“把我卖了?”叶橙茫然地瞪着大眼睛。

“嗯,就这么跟着我出来了,卖了你也会帮我数钱吧。”

“帮你数钱?那我能卖多少钱啊?”

被酒精侵占头脑的叶橙,只能理解他字面的意思,但那些话连成句子后,就不太能明白的过来了。

“多少钱啊,让我想想。”陆潇抬头看去。

茂密的梧桐叶缝隙里,透出月亮的狡黠的身影。

“多少钱都不卖,”他黑漆漆的眼中倒映着那轮明月,平静而温柔,“我舍不得卖。”

尽管叶橙听不太懂,可还是觉得陆潇真好。

陆潇不卖他了。

他开心地又踢了两下腿,顺势靠在宽阔的后背上。

-

陆潇家里住在离山海路不远的地方,是一块闹中取静的别墅区。

从刚进那扇雕花铁门开始,叶橙就好奇地东张西望。

“你喝成这个样子,送你回去奶奶会担心的,先在我家住一晚。”

陆潇以为他是疑惑,便对他解释。

叶橙没理他的话,趴在他背上一指前方道:“陆潇,中间那个喷泉呢?”

“啊?什么喷泉?”陆潇看向他指着的秋千,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叶橙又说:“老头从杭州运来的假山石呢?池子里那两个百年王八呢?门口那对大红灯笼呢?”

陆潇:“……你在说什么?”

叶橙有点生气了:“谁让你把那俩丑不拉几的石狮子摆在那里的?那块地我让你种绣球,现在是什么?你种了一亩韭菜吗!”

陆潇看着孟黎特地买回来镇宅的石狮子,以及她闲得没事种的韭菜,眼神逐渐变得十分困惑。

“不对,这到底是哪里?”叶橙待不住了,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你放我下来!”

陆潇觉得他不像喝了酒,倒像是吃了没煮熟的菌菇,眼前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

他哪里敢把他放下来,连声哄道:“我们先进去,进去我给你冲一杯蜂蜜水,你需要醒醒酒。”

叶橙愤怒地不行:“我没喝醉!你以为我在说胡话吗?”

陆潇费了老大劲,把他从铁门背到入户门。

又废了老大劲,一边按住他一边打开门。

当他背着拼命挣扎的叶橙走进去时,突然发现哪里不对——

客厅里,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潇潇,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哎,这是谁?”

叶橙停下了挣扎。

陆潇也慢慢地转过去,面色发白道:“妈,你怎么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七夕快乐~我整理了点三轮合集发了哦,可以去认领~

补:不会虐啊你们不要乱贷款,七夕节干嘛自己吓自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