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01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书房很大,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简单放着一案一椅一几一架的小书房,再掀开数层薄纱制成的形同烟雾的帘子往里走,便是一个放满了架子,摆满了书籍,堪比现代图书馆规模的巨大空间。

小中有大,颇有点袖里乾坤的意思。

鄂颜公主穿过苏白为她打起的门帘,打量着眼前诺大的“藏书室”由衷赞叹道:“甚妙。”

她走到最近的书架前随手取下本古籍翻看,嘴角失望地耷了耷。《群书治要》——这是治政之书啊。虽说屋子里面这么多藏书,苏白未必都看过。但特地放在离门帘最近处的,肯定是最爱看最常看的书了。

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失望,明明早就发觉了苏白暗藏的狼子野心。

唉。兴许是今日苏白装演出来的模样既美好又逼真,让她忍不住在心里暗暗期待——如果苏白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吧。

只要苏白清白无辜,哪怕皇上不放心想除掉玉颜山庄,她也有本事把苏白和玉颜山庄保下来。相反的,如果被她查出玉颜山庄确有造反之心,那苏白只有两条路可选。收起野心为她所用,或者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如果再被她查出苏白已有造反之举,那留给苏白的路就只有一条了——死!

“这本书讲什么的啊?本宫竟未读过。”鄂颜转身晃了晃手中的《群书治要》,装傻着问苏白。

苏白被问住了。书房里的书她一本都没读过啊!涉及到学问的时候,单靠装逼扯谎是不可能忽悠过去的,还是实话实说吧!

“俾下也未曾读过。”苏白貌似羞赧地笑了笑:“不瞒公主殿下。俾下买下这些书也并不是为了读,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

鄂颜不置可否地笑笑,又拿起来一本《反经》问道:“这本呢?”

苏白一脸憨厚地摇了摇头:“未曾读过。”

“那这本呢?”鄂颜又捧出一册《资治通鉴》。

哎呀呀。终于有本她认识的了。苏白继续摇头。光认识书名和作者有个屁用,她又没读过里面的内容。

不过她通过《资治通鉴》有点猜到前面两本书的风格了,这本书是历史上有名的“帝王教科书”啊。她一个开美容院的在古代出不了仕的女人家,看这种书干嘛?借用帝王统治天下的经验,学习如何更好的管理美容院吗?

再看前一本《反经》,内容是什么她不清楚,可是名字听起来就很不吉利啊!难道全称是《造反之经》?

鄂颜公主一而再地问她,摆明了是怀疑她造反嘛。

这可真是……怀疑对了。她要是没有穿越过来,原主干的那些事跟造反也差不多了。

“这里面的书确实是作装点之用,俾下几乎都没有读过。”苏白言辞恳切地望向鄂颜公主,眼睛里写满了真诚。

鬼才信你都没读过。鄂颜情绪不明地将书放回书架,没有再说什么。她要是说得太多,只怕还没有试探到什么倒先打草惊蛇了。毕竟她手中还没有苏白造反的证据,暂时一切都只停留在猜测阶段。

“天师是大忙人,没有闲暇时间读书也在情理之中。”鄂颜摆出和气的模样,笑着对苏白道:“不过天师藏书如此之多,必定是爱书之人。宫中渊文阁藏尽天下之书,很多孤本民间并没有,天师如果有兴趣本宫可以带你去看看。要是有看中的教人抄一份带回来,岂不能为你这藏书室增色几分?”

渊文阁里有的不仅是书,还有关于当朝由上而下的详尽资料。一个要造反的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了这么大的诱惑?需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这是把知彼的机会递到了苏白嘴边啊!

苏白主动写那封示好的信,不就是为了利用她吗?现在机会来了。来吧!用吧!

她要的就是苏白有所行动,蛰伏不动的毒蛇才是最可怕的。一旦苏白胆敢有异动,她也就能动手了。

她的行事准则是,既不冤一个好人,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而不是她父皇那种,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她这种想法可能过于理想主义,实施起来也有诸多不现实的地方。不过尽量吧!

尤其是苏白,她不想冤枉她,不敢想象如果今日园圃中那幕才是真实的苏白,而自己为了防患于未然把那样一个人杀了……那她守护的到底是什么?是她所以为的宁静美好的生活,还是给予她权势富贵的她父皇的皇位呢?

渊文阁?苏白丝毫没有兴趣。不过她没有觉得鄂颜公主在放饵钓她,还以为鄂颜公主是为了将来引种花草的事跟她礼尚往来呢。

她在想,要怎么礼貌地拒绝。

鄂颜只当苏白是心里想去得要死,但又不敢表现得太迫切太直接,于是道:“天师不必着急答复,待您出远门归来再定也不迟。”

唉,她为了能让苏白利用自己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再看看苏白?寄了封信后就一直端着不动。要不是她只剩几个月的时间没功夫跟苏白耗太久,她倒有点兴趣看苏白能憋到什么时候。

“是。”苏白见鄂颜公主似是要走,一改方才垂头丧气强颜欢笑的模样,无比殷勤体贴地上前将帘子打了起来。

鄂颜怎么可能看不到苏白嘴角暗藏的笑意,心里失望地冷笑一声:果然包藏祸心。听说有机会去渊文阁,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别急着笑,往后有你哭的时候!

天色已晚。

苏白泡在热水池子里舒爽地喟叹了一声。

这坑爹的一天总算结束了,鄂颜公主终于走了。

不过她放松下的只有身子,精神还是紧绷的状态。既然都跟鄂颜公主撒下谎了,明天一早肯定得离开都城的。这件事本来是好事,她巴不得离都城远远的,就当放个小长假了。问题是眼下鄂颜公主很明显盯上了她,而原主留下的烂摊子她还没有处理干净,这个时候她哪有心情放假啊?

“去请蓊娘过来。”苏白对奉她之命背身而立的婢女吩咐道。

“是。”婢女将手中捧着的巾子挂到架上便出去传话了。

不一会儿,婢女搀着蓊娘回到浴池,在蓊娘的示意下又出去了。

“小姐找老奴有事?”蓊娘平静地问道。

苏白扶着浴池边,转身望向蓊娘:“我要出门几日,有几件事交与你办。”

蓊娘疑惑地皱了下眉,不过没问什么,只是安静听着。

“头一件,良宵阁改名为尚儒书院,原来里面的姑娘同那日我买下来的小丫头一起,送到咱们前些日子在远郊买下的五进院住着。书院同府院都需要教书先生,书院那边名气越大越好,对招生有帮助。府院那边则需隐密行事,至于琴棋书画什么的,仍用妓院里原来教养姑娘们的老人就好。”

“二一件,赌坊那边需要置办的游乐设施都催一催,争取年底以前峻工。再提前订做一个至少五层楼高的灯楼,到上元节那日,我要全都城的百姓都过来咱们的游乐园瞧瞧。赌坊原本的占地太小,你派人把附近的地也尽量买下来,别嫌贵也别嫌大。我可指着这个全大央绝无仅有的游乐园给咱们玉颜山庄挣名声呢!”

蓊娘的眉头又是一皱。

“三一件,劫道的生意咱们肯定不能做了,你把各地管事的约个地方开个会,地点最好离都城远一点。天子脚下,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的都容易被人盯上,没必要冒险。四一件同三一件同理,在都城行事太过招摇,以后这边留几个管事的就好,咱们绝大部分时候就别在都城呆着了。这事不是最急的,但也可以提早办起来了。”

蓊娘安安静静的,在等苏白说第五件。

“暂时就这些。”苏白叹息一声道:“余下的等我回来处理。”

“小姐为什么忽然要出门?”蓊娘终于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苏白半真半假地道:“鄂颜公主本来说明日来访,我想着最近山庄要处理的事很多,不方便待客,便推说明日有事要出远门,她才今日来的。话都说出去了,总不好不去。”

“那指着游乐园给玉颜山庄挣名声又是什么意思?”蓊娘不解。玉颜山庄在都城已经颇有名气了。

苏白在池边趴得有些乏了,想着反正蓊娘看不见,索性钻出水面坐到池边道:“咱们以前特地做大玉颜山庄的名声是为了什么?”她对于不确定的答案一般都是通过反问的方式叫蓊娘自己说。

“一来为了结识王公贵族,二来顺便借名声赚取钱财。”蓊娘如实答道。

苏白摇了摇头。原主难怪会失败,格局也太小了,来来回回就是赚钱搞事,搞事赚钱。后路呢?请问后路呢?有没有想过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你说得不错。可是名声除了打探消息和赚取钱财,还可以保命!”苏白耐心给蓊娘分析道:“再缜密的计划也有失败的可能,如果想哪怕失败了也还能东山再起,那就得想办法把命保住。眼下山庄在都城豪贵之间是有些虚名不假,可朝廷想弄死我们还是易如反掌,甚至都不用费心找什么借口。为什么?因为都城豪贵与朝廷是同气连枝的,没事的时候你好我好大家好,有事的时候跑得比谁都快。”

“然而百姓不是。眼下不管是山庄的生意,还是我的手艺,百姓们消费得起吗?既然于他们无半点用处,那朝廷除掉我们之日在民间连半点水花也激不出来。可要是我们对百姓有用处呢?要是我们的书院对贫家之子不收束脩,要是我们的游乐园免费开放只有项目收费,要是每逢天灾时我们广开粥厂?”

“蓊娘。得民心者得天下。皇帝再只手遮天,面对滔天的舆论也得掂量掂量不是么?某朝有个叫海瑞的,把当时的皇帝都骂成孙子了皇帝也没杀他,靠的就是至清至廉的名声。”苏白起身走到架前,自取了巾子擦干头发和身上的水渍道:“放心去办吧。我绝不会让梦中之景重现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