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为不平事 > 第十三章四方势力(中)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四方势力(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蒋家蒋新舟前来拜谒万前辈还有张贤弟,不请自来多有得罪,还望海涵一二。”

  “怪罪你蒋家?怎么敢啊?”张成泽故作姿态地叫着,“淮王若是称帝,蒋家怎么也少不了封个一王半侯的当当,哪里是咱们这些下九流能得罪的?”嘴上说着,心里却不由得暗自皱眉,这蒋家怎么也来插上一手?

  那蒋新舟也不恼,淡淡道:“贤弟说笑了,淮王尽心职守、忠君爱国,哪里敢有二心?”

  谁知这话被万孙虎听去了,只见他啐了一声,接着又嘟囔道:“司马昭之心罢了。”

  眼见有恶客上门,二人只好断了比斗,还不知这蒋家有何图谋,他们自然不好再继续消耗下去,万一鹬蚌相争,让那蒋新舟得了利,岂不是让人脑痛?

  见二人不说话,蒋新舟笑起来,“早就听闻万前辈武功盖世,一手玄针针法变化莫测,没想到张贤弟的功夫竟然也如此博学,实在是让在下大开眼界啊。”

  万孙虎先前差点被暗算,这会儿正藏着火气呢,“你蒋新舟怎么也干起说书人的营生了,那些人就爱给江湖高手排行列序,其实说的全是杜撰,最没有见识。也不能怪你,这读书人啊,都这个臭毛病,文邹邹了半天,不还是要打?”

  张成泽见蒋新舟也没讨到好,不由得嘿嘿直笑,“我说老万啊,这一点我倒佩服你,他蒋新舟就是一伪君子,哪里比得上你堂堂正正,今日前来少不得是替他主子招兵买马、收拢人心。要我说,不如咱俩联手,宰了他父子俩,免得跟苍蝇一样在面前晃悠,只徒增烦恼尔!”

  要说这张成泽为何对万孙虎态度如此前倨后恭,其实他这一番言语并非临时起意,经了刚才一番比试,他自知胜不过万孙虎,而这蒋新舟的武功也传闻极其深不可测,三方这时万一要是起了什么争执,他属于最弱的一方,偏偏又是地头蛇最为大家戒备,此时只好低下头拉拢起另一方来。有人会说,为何不拉拢那蒋新舟?很简单,蒋为官,张为贼,自然是天生的对头,又何谈拉拢?

  谁知那万孙虎闻了言,根本没鸟他,只冷哼了一声,连正眼都没瞧他一眼。张成泽见了不由得暗恨起来,却又不好表露,毕竟此时还得求着人家。

  “万前辈乃是江湖元老,德高望重明白事理,自然不会欺负我等晚辈,只是前辈可千万不要听信了小人之言,错怪在下”,那蒋新舟极会说话,捧得万孙虎得意洋洋地笑,直让张成泽暗中咬牙,就冲着那厮三句不离人家爹妈老婆的样,天知道他能有什么德性?

  “在下此次前来,并非是为了招揽各位”,蒋新舟拱了拱手,满脸诚意,“说来好笑,不过是为了一个少年,此人与我家王爷有旧,可听说昨日被张贤弟掳了去,故来施救。”

  闻言,万孙虎和张成泽的脸色那是各有变化,跟唱戏似的,竟是不约而同地都戒备起蒋新舟来,隐隐有种联手的感觉。万孙虎还好,毕竟小诺只提及说那李寒酥是个隐士,如今下山也是为了历练,故而他也只是奇怪是什么时候跟这蒋家有的关系,莫非那小子也是淮王的人?可那张成泽就更疑惑了,简直是一头雾水,他不知那少年的真实身份,只知道是大富大贵之家,存了心思打算好好赚上一笔,谁知道这才得手,刚打算集中人员进行转移,竟然就被人家找上门来了,先是隐派之人,又是淮王,简直……简直让他一个区区小门小派之主,不由得不胆寒起来。

  见此情景,蒋新舟皱了皱眉头,心道:“按理说要真是那人的话,不会这么快就泄露,那小子但凡有点脑子也不会乱说,这张成泽如此戒备倒是情有可原,或许是跟从的侍卫泄了密,让他知道了什么,可那万孙虎怎么也……难道玄女派也想掺和进来一脚?还是消息错了,莫非里面关的不是那人?”他还不知二人俱都会错了意,实在是无巧不成书了。

  万孙虎见状忽然笑了起来,这三人数他心思最为简单,果不其然,只听他朗声道:“各位,既然都是为了此事,大家何必再演戏呢?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他不这么说还好,那蒋新舟本来就半信半疑,闻了此言那更是不疑有他,只道是不幸被二人得知。谁知那万孙虎本意,只不过是不想大家再继续假装得和和气气,干脆动手吧!结果这些人是娶媳妇又过年,全想到一块了。

  霎时间三个人、三方势力俱都是蠢蠢欲动,直把那小小巷子里的空地压迫得出声不得,连喘气都费劲。

  ……

  小楼处。

  只见那李寒酥咬了咬牙,怀揣着两把宝剑向那重重侍卫走去,眼看这就要刀兵相见、生死一搏了。

  谁知李寒酥刚要把宝剑抽出来,就看见那离着最近的两名看守忽然主动迎接上来,埋了埋头,恭敬道:“见过大人,大人可有吩咐?”言语之际还小心地看着他腰间。

  李寒酥愣了愣神,突然发觉自己是乔装打扮,结果了那个胖子首领时还顺道拿走了他的玉牌,原先在房梁上偷看时他就发现有人佩戴着,没想到随手为之居然在这奏了效。

  不着痕迹地应下,李寒酥怕漏了马脚,只压着声音(年轻人,声调高)道:“张大哥叫我来审问那小子。”

  那二人本来还奇怪,眼前这人从来没见过,身型也不熟悉,而且竟然直接称呼张成泽为大哥!要知道,平日里哪个敢不称呼张为帮主的,早就受了惩戒了。不过要说这人啊,有时候就是爱胡思乱想,其中一人略一思索,自以为“恍然大悟”,随即便毕恭毕敬地把李寒酥请上去了,回来还不忘跟另一人说,这人必然是张帮主的亲信,二人以兄弟相称,没见过那是正常,还好我们没有阻拦,要不然少不了一番如何如何的惩治……竟把另一人也唬得连连称是,直道:“幸好有你!”

  稀里糊涂地进了楼,李寒酥还觉得有些蹊跷,暗想着别是陷阱吧?谁知道竟然一路顺畅地就进了关押庆欢的房间。

  二人一见面,那少年庆欢便差点控制不住情绪,一双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却是死死忍住,连连道:“李兄…李兄……李兄果不欺我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