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为不平事 > 第十章信任

我的书架

第十章信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别……别丢下我……”小男孩见李寒酥不说话,以为他觉得自己没有作用,连忙小声道:“只要你能救我出去,你要钱还是要官,我…我全都答应你!”

  李寒酥打量着这小男孩,只见他眉目秀气,气色白里透红,皮肤之皎白优胜女子,足以称之为吹弹可破,家室之优渥可见一斑,怪不得被绑了也好好招待在这里,想来定是生于位高权重之人家。

  “高官厚禄,恕在下无心追求,不过你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带你出去,只不过我还有人要找,需要你暂时呆着这里以防他们起疑心,你能做到吗?”

  闻言,那男孩顿时沮丧起来,“我知道的,你不必骗我,你出去之后,又哪里还会回来寻我?这里犹如龙潭虎穴,再呆下去恐怕十死无生,即便是血亲尚且可以抛弃,何况是我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呢?”

  说着男孩语气愈发凄冷,眼泪终于流了出来。今日的大起大落对这个少年来说实在是太多了。好不容易等到了来救自己的人,没想到是一场空,结果真的来人了,竟也是另有所图,他尚未发育全备的心神此刻俱已疲乏,加之心灰意冷,恐怕再难振作了。

  李寒酥眼神紧紧盯着他,忽然伸出右掌来,“既然如此,咱们就击掌为盟,以示永不背叛誓言,如何?”

  “击掌?”那男孩好像忽然怔住了,他看向李寒酥那毫不做作,此刻无比认真的眼睛,面对着停在面前的那只手掌,他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终于从半空中落在地上一样,几乎是前所未有过的信任和温暖涌上了心头。

  这世上或许有些骗子,骗术精湛,精湛到足以用几句言语就能叫人晕头转向、不知所以,因此俗语常说:被人骗了还替人家数钱,足以反衬这些骗子的“技艺”之高超。可是眼前这人,居然用击掌这样显得有些愚笨的方法,去欺骗一个孩子。

  可笑吗?的确可笑。除非那人说的不是假话,而是肺腑之言。

  “你……你怎么想的…击掌……”,那少年声音又有些呜咽,不断用手擦拭掉那些眼泪,“你……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何必……何必这样骗我……”

  可李寒酥只是那样看着他,没有再说一句话。若是有有心人看见,定会发现此时的他,像极了当初在山上离别时的师父,也是那样不出一言、也是那样不苟言笑,却是透露着一种不可反驳的意志。

  是啊,被人骗了还替人家数钱,常言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啊,这些人的骗术真的是精湛到了不行,精湛到让人不得不相信,庆欢留着眼泪想着,可俗语若是真的估计到了他庆欢今天会被人欺骗,骗得一无所有,连性命都丢掉的话,那他就认了这个命,起码被人费心费力地骗过,也不枉白活了一场。

  他忽然任由眼泪从眼眶流下去,把手缓缓地印在了李寒酥的掌心上。

  “黄天后土在上,我李寒酥发誓……”

  “我庆欢发誓……”

  “待事情解决完毕,一定回来带走庆欢……”

  “待李……李哥事情解决之前,好好呆在这里……”

  “如有违背,天打雷劈!”

  “若有违背,天打雷劈!”

  ……

  攀上小楼楼顶,李寒酥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此时的天色已经开始变得昏暗,再过半个时辰太阳必然会下山,他悄悄趴在楼顶上恢复着运转敛息术时消耗的体力。

  不多时,天色完全昏暗下来,李寒酥借着这段时间的观察,已然是了解了此处的诸多布防和巡逻规律。其中看守最严密的地方有三处,一处是左前方的平房,可里面频繁有大量人员出入,李寒酥认为必然存在暗道,这是第一怀疑地;第二处是一座四层小楼,离这里最远,进出人员也最多,因为看不清具体,李寒酥也不好确认;第三处便是眼前关押男孩的小楼,就看守严密来说,虽然此处驻扎人数较少,可巡逻人员和次数最多,他刚进入时便差点被发现,由此可见一斑。

  略微想了想,李寒酥认定那处平房便是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打好主意随即动身上前,只见他趁着巡逻空档跟在那些交接班次的护院后面,竟然也无人察觉。就这样换了两三次,其中还打晕了一个差点发现异常的岗哨,处理好之后,李寒酥终于有惊无险地来到了这平房附近。

  该怎么进去呢?李寒酥终于犯了愁,这里面有许多专门负责看管放行的人员,数量太多,想要短时间内无声无息地解决实在太难。

  等了一个时辰,就在李寒酥马上就要失去耐心,打算强行闯入之际,只见得远处忽然有一小队人步行着走过来,约摸有三十好几,远远望去,竟然有绝大多数都是被人蒙着脸的孩童。

  李寒酥心思如电转,悄声靠了过去,接着用老办法混在队伍后面,寻着机会打晕了队伍最后落单之人,悄悄把他拖入路边隐蔽之地,然后就一路低沉着头默默地跟在人群之后。

  领头的是个膀大腰圆的胖子,他许是饮了些酒,此刻脸颊通红,说话也有些兴奋,“各位弟兄!今天又是一笔大买卖,嗝~咱们早早地把他们关进地牢,待交完工之后,都随我去烟翠楼喝花酒!我请客!”

  “好……”

  “谢大哥……”众人齐声道。

  李寒酥却有些愁闷,今日来的实在不是时候,时间本来就有限,此刻又被这胖子捣了乱,恐怕过会儿必然难上加难,想要再救楼房那个少年可就不容易了。

  李寒酥一边心中想着事情,一边随着众人进入了这地牢,这地牢入口极为宽阔,乍一看看不到尽头,只觉得昏暗。可随着往里深入,只听见各种啼哭声犹如鬼泣一般,听了以后直瘆得人心发慌。

  在外边还察觉不出有什么异样,可一进入这地牢,映入眼帘的竟然是这样一番场景: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