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为不平事 > 第八章伍克勤

我的书架

第八章伍克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见李寒酥不闪不避,那茶杯应声击打在他的肩头,却是如同强弓之弩,还未来及伤人便已颓然坠落。

  “宝甲?”万孙虎诧异地盯着李寒酥的外衣,那毫不起眼的粗糙上装竟是寒蚕冰丝所制,据说可保所穿之人剑斩不断、刀劈不毁、水火无侵、拳掌不伤。

  “倒是好宝贝,怪不得玄针对他毫无办法”,暗赞了一声,万孙虎却也没有起丝毫贪婪之意。寒蚕冰衣虽然珍稀,但对他来说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到了他这个境界的高手,什么宝衣宝甲的都不过是身外之物,再怎么厉害的东西都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有此至宝倒是足够保你的性命了,也罢,告诉你们也无妨,是去还是等,你们自己决定吧”,说完,便懒懒散散地躺回摇椅上,好像又不是刚刚那个武功慑人的高手了。

  摇了半天的椅子,万孙虎见二人没有动弹,一拍脑袋说道:“哦,地方嘛……北城,三跃巷,张成泽。”

  ……

  二人随即离开了茶楼。

  “寒酥……你…你刚刚是骗他的吧……”许小诺扭捏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二人虽事前有过商议,但刚刚李寒酥表现地太过信誓旦旦,以至于让她都差点被骗了。

  “没错”,李寒酥光棍地点了点头,“我确实不认识柳翠文是谁,也不知道事后给万孙虎带什么话,但是事情紧急,实在是无奈之举。”

  “那…那他要是…真的非要杀你……”许小诺脸色有些发白,一脸的愁容犹如实质,“要取你的性命…那可怎么办?”

  “车到山前必有路,以后的事留给以后再说”,李寒酥/爽朗地笑着,“说不定到时他也杀不了我呢?”

  许小诺只当他是安慰自己,又是自愧地说道:“没想到因为我的事情连累了你……要不我们回去给他认个错……还是等到万宝会那天,说不定……”

  可她还未说完,便被李寒酥打断了,“事关人命大事,当早做打算为上,再说这是我心甘情愿去做的,又怎么能算是被你连累,小诺姑娘勿要再言了。”

  “可是……那好吧…”

  二人于是继续赶路。

  忽然,李寒酥问道:“不知小诺姑娘……”

  “都说了,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啦!”

  “哈哈哈好,那…不知小诺你,有多了解本朝岁银之事……”

  “岁银?这个谁不知道”,一时间那许小诺好像打开了话匣子,“新朝开元五年,国祚衰弱,内忧外患不断,加之北金朝重兵压境,边境频频失守,无奈之下只好割地赔款,划辽河以东归北金所有,又每年进贡称臣才得以保全京师……”说到这,许小诺语气渐渐低落下来,很快又恨铁不成钢地骂道:“那些朝廷的大官真是白瞎,诺大的新庭,竟只有伍克勤伍大人一位栋梁之材,要不是他决死上奏表明抗金之意,以文官之身率领大军防守,估计新朝早就亡了。”

  “伍克勤?”李寒酥好奇问道:“这位伍大人真的有那么忠直?”

  “那当然了,想当年五万金兵入关,在绥远一带烧杀劫掠无数,要不是伍大人带领十万大军死守京师,又运筹帷幄河北、山西、宁夏、陕西四省联军,奋力击退金兵,哪里还有现在的小皇帝”,许小诺说的津津有味,好似了如指掌,可见对那位伍大人的推崇至深,“可惜那一战原本可以乘胜追击,逼北金交还辽东,重新夺回边境险要重地,可新帝才五岁,为了安顿好京师,伍大人只好放弃良机……也是从那时起,新朝才开始了靠年年交贡来苟且偷生的日子。”

  “如你所说,那伍大人还真是为国为民的好官了。”

  “那当然!”许小诺愉快地应着,随即又艰难道:“只是近年来朝廷主和派已经过惯了和平的生活,不思进取苟且偷生,甚至奉北金为天子上朝,我实在为伍大人不值啊!”

  听得这一番话语,李寒酥沉默地点了点头,这位伍大人实在是孤掌难鸣,弦断无人听。

  “那这位伍大人,难道就没想过自立为王,平内攘外,进而大治天下吗?”

  许小诺摇了摇头,叹道:“这也是我最佩服伍大人的地方!居功而不自傲,掌兵而不窥权,受先皇帝托孤寄命,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是啊”,李寒酥感慨道:“这位伍大人真配得上是仁义侠士,要是能与他结识一场,想必定是人生一大快事!”

  许小诺直听得哈哈大笑,“伍大人可不是我辈俗人,只知道舞枪弄棒。那可是文曲星下凡,怎么好跟你我之流结交呢?”

  “哈哈哈哈,那倒说的也是!”

  二人都是脚力极健之人,说说笑笑之间,逐渐也走到了那北城的三跃巷。只见远远望去,那小小的巷子竟被十几个褐衣短打装扮的武人团团围住,戒严防范,只怕是叫苍蝇见了也忧心无处落地。

  “有古怪!”李寒酥心中暗凛,“照常理来说,但凡是做黑白生意的,断不会像这里一样如此排场,大动干戈惊扰了官府不说,也不方便和买家暗中交易,可是为何……”

  “寒酥……你说…我们要是直接找他们主事的,给钱要人……能成功吗?”许小诺见此情形也有些六神无主,在她心中,自然从未想过会与这些人刀兵相见,她只以为自己等人是拿钱来救人的,横竖不过是一场交易。

  “未必!”李寒酥沉吟着,“这些帮派之人,往往都极看重面子,咱们既是找上门来的,那给钱也未必行的通,到时候恐怕就不是和和气气的买卖了……说不准是杀身之祸!”

  “啊!”许小诺顿时惊恐起来,“那…要不我们还是回去从长计议吧!寒酥……”

  可她话还没说完,只见那李寒酥纵身一跃,“你在这里等我!”

  接着几个起跃,很快便消失在眼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