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为不平事 > 第七章宝甲

我的书架

第七章宝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管我说的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咱们很熟吗?”李寒酥有意挑起他的好胜心,故意摆着臭脸看他。

  “你!……哼,装神弄鬼,臭小子,料你也说不出什么正儿八经的事来!”

  “嘿,我看你就是吃不着葡萄硬说葡萄酸的狐狸,啊不,是老狐狸。”

  “你说什么,你敢叫我老狐狸?!”那万孙虎眼中闪过一丝戾气,刹那间体内真气狂暴肆虐,把周围的茶具茶桌都震了个摇摇欲坠,平日里旁人乍看之下只道他是个有些精气神的老叟,可不曾想竟也是个武功卓绝之辈。

  许小诺被那真气吓得连连后退,李寒酥却不为所动,“行了吧,你也就会欺负欺负我们这些武功不怎么样的晚辈了,怪不得江湖上的人都说你……”

  李寒酥故意卖了个关子,就是不说。

  “江湖上的人都说我什么!你快说!”万孙虎心里正急躁着,那还经得起他卖关子,一时之间竟是偃旗息鼓了内力,探着长鳌似的脑袋质问着。

  “想知道也行,帮我们救一个人我就告诉你。”

  “呵!”万孙虎不屑地冷笑了一声,“想激我?你还太嫩了小子,真以为我万孙虎白混了几十年的江湖?今日你就是说破天了,我也不会帮你救人!一个小屁孩罢了,死便死了,我管他别人说我什么?”

  “别人说什么确实不重要,那柳翠文说的话也不重要了吗?”

  “什么!”话落,万孙虎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小翠的!你到底是谁!!”

  原来那李寒酥二人早有准备,柳翠文便是这万孙虎少时的玩伴,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惜万孙虎从小就是孤儿,靠吃百家饭才长大。为了谋生计,不到十四岁便外出拜师学艺,可是学成归来,这小翠早已不知去向。万孙虎家乡就住在黄河边上,有道是宁为长江狗,不做黄河人,那里常年闹水灾,人口流动数目极大,谁又能知道一个人的去向?后来有传言说,被山上的土匪抓去压了寨的,万孙虎便上山去挨个寨灭了门;又有说被商贾买去做老婆的,万孙虎便去打家劫舍,把十几个县的大户人家都翻了个底儿朝天;还有传言说,早年间闹水灾之前,就得了肺病死的……苦寻无果,万孙虎终究是灰了心,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后来又不知道有了什么缘由,就留在了许小诺家中,做了个供奉。

  这件事其实在江湖上也不是什么秘密,可大家顶多是知道罢了,真要能指名道姓说出柳翠文三个字的不过寥寥几人罢了,若不是许小诺身份极为特殊,这涉及到家中供奉的私事,就算是与万孙虎朝夕相处之人也是万万无从得知的。

  按李寒酥的性子,其实是不屑于拿人把柄或用这样卑鄙的方式来要挟万孙虎的,可是人命关天,一人的喜好之于生命,自然容不得他迟疑。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小翠前辈。当然,也许时移境迁,你早就记不得故人了,怪不得江湖上的人都说你,旧人相忘,负情薄郎。”

  这一番言语听得万孙虎睚眦欲裂,他忍不住激愤道:“谁说的!谁说的!我万孙虎视小翠为发妻,至今都没有再娶,我坦坦荡荡了一生,从来没有对不起过哪个人……”

  说到这忽然停顿下来,他语气逐渐戚戚道:“从来没有对不起过别人,却唯独对不起小翠……”

  说着,他眼里渗出一道寒光,“小子,你知道小翠的下落?”

  “知道也不知道。”

  “什么意思?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别给我卖关子!”

  “帮我就知道,不帮就不知道呗。”

  万孙虎紧紧盯着李寒酥,又用余光瞥了瞥许小诺,说道:“小子,这些事,是小翠告诉你的,还是小姑娘告诉你的?”

  说着身上内力不断浮现,好似一头噬人的猛虎,下一刻就要发作,“倘若是你骗我的,我便分了你的尸,再把你的头腌了日夜系在树上,叫那虫鸟吃了你的眼睛和舌头,你可明白?”

  “哈哈明白”,李寒酥笑着,“到时不劳烦前辈动手,我自行了断就是。”

  “想的美!”万孙虎冷哼一声,接着说道:“下个月初三,玉崭聚福客庄有个万宝会,届时来自天南海北的商人和势力都会参加,购买或者拍卖自己想要的东西,你们想要找的人就在里面。放心,只要有钱,什么事都能解决。”

  “时间太长了”,李寒酥毫不掩饰地说道,“还有足足20多天,事久恐变,我们等不及,有没有更具体的?贼人应该就在本地。”

  万孙虎看着他,像是在确认什么事情一样,却看那李寒酥也反过来对视着他,眼神诚恳真挚。

  他忽然笑了起来,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过了好半天才堪堪停了下来,说道:“哈哈哈……小子啊,我承认,你确实有几分胆气,受着我的真气压迫也能临危不乱,有魄力有胆色,是个做大事的人。”

  可话锋一转,他语气顿时冷起来:“可我没想到你这么愚蠢,你该不会以为,仗着你那点微薄的武功就可以横扫这玉崭的大小势力吧?”

  “做梦!像你这样刚入世的子弟,我见的多了,杀的也多。那些自以为武功大成,仗着自家势力还有少年意气就打抱不平,到处除暴安良的什么……这侠客那居士的,我见的太多太多了。知道这不过弹丸之地的玉崭,为什么每年棺材铺都开的那么多吗?”

  只见万孙虎眼中发出一种可怕的光狠狠地照在李寒酥身上,“因为埋的全是你们这些膏粱子弟,自大之材!你要是实在不想顾及自己的小命,偏要早早见见阎王老子,那就请便吧。”

  说完,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却是故意用了二成真气汇聚在右手食指上,心道:“给你小子开开眼界,要不是小翠的事还没说完,我巴不得你去死”,接着一个运气,只见那巴掌大小的茶杯,连着底座和盖子一块朝那李寒酥飞了过去。

  那茶杯来势汹汹,二人又距离极近,只不消片刻那茶杯就飞射过来,声势好似剑鸣,眼看就要打在李寒酥的身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