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为不平事 > 第二章给了,但没完全给

我的书架

第二章给了,但没完全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牛大哥,我们来助你!”几人应声杀过去,顿时把那蒋贺逼得反应不及败下阵来,只得狼狈地跳出几人的围攻,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已经是落了下风了。

“三个打一个,算什么好汉!”

忽然,只听有人喊了一声,随即就有一把短剑破风飞来,嗖的一声,飞向那三人,接着噌的一下,只见那柄短剑,竟直接钉穿了牛莽的那把九环阔刀!

“啊!什么人!”牛莽几人骇得脸色大变,急忙丢了阔刀向后躲去,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惊讶这把宝剑的锋利还是此人内功的深厚。

“无名无姓,朋友唤我没人要,师父叫我鬼机灵,这仇人嘛——就只会啊啊啊的惨叫了,哈哈哈哈哈……”那灰衣少年笑嘻嘻地把脚一挑,插在阔刀上的短剑就被他风轻云淡地收回鞘里。

少年转头顺势看向那蒋贺,却突然窒了一息,只见那蒋贺虽然狼狈逃出了围攻,这时却早就收拾好了造型,金鸡独立地停在了院子围墙的柱子上,衣衫也随着远处吹来的微风飘动,活脱脱一幅虽败犹荣的高手模样。

“哇啊~你站那么高干嘛?”少年张了张嘴。

心里却不由得暗道,果然师父说的不错,原来站那么高真的很帅啊……

看那少年如此随意,牛莽几人更加如履薄冰,小心应对起来,少年却疑惑地看着牛莽几人,“额,各位有事吗?”

随即又惊呼了一声,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这才喃喃道:“坏了坏了,刚下山就把师父的话给忘了……哈哈哈哈,各位请便,我只是路过,路过……”

“你…你要帮他?”牛莽身后一人极没底气地问了一声。

“不不不,你们忙你们的,刚才我就是没忍住。”少年连忙摆手,一脸诚恳地说: “接下来我绝对不会再对你们出手了,毕竟,万一要是我控制不住失了手,一拳打死了你们,那就不好了。 ”

他这话不说还好,刚一出口就听众人道:

“好小子! ”

“口出狂言! ”

“混帐!”

“我等今日就算被你杀了,也绝不受这口恶气! ”那边几人顿时愤怒起来。

牛莽却谨慎地拱了拱手赔礼道: “敢问这位少侠, 也是为了岁银而来?”

“岁银?”少年疑惑道,“那是什么?”

牛莽见他一幅毫不知情的样子,心中却愈发笃定这人是明知故问了,“少侠说笑了,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岁银便是朝廷每年向那北金进贡称臣的银子!”

“进贡称臣?可听我师父说,齐朝历代君主文治武功皆为斐然,怎么会突然纳贡称臣了? ”

“齐朝?”牛莽见他不似玩笑,一脸奇怪地说道:“新朝建立虽早,却也有五十年之久了,齐朝的文治武功……也只是前几代君王而已,末代昏君奸臣辈出使得国力衰颓,最终亡国……令尊莫非是久不出世,记错了?”

“……好吧,暂且不论此事,这么说来,你们是打上了这岁银的主意?”

牛莽几人脸色尴尬了几下,环顾着酒馆四周,小声道:“不光我们,您瞧瞧这些人,南来北往的哪一个不是打上了这笔银子的主意?只不过各凭手段罢了。再说了,这朝廷昏庸无能,纳贡的银两全是搜刮来的民脂民膏,与其让那北金得去招兵买马,还不如给我等受用了好。”

“可你们把这银子抢去, 新朝无钱纳贡,还不是要从百姓身上搜刮?”少年皱着眉头,“另外,几位要真是缺钱,我这还有些碎银暂先给你们结账,我知道这想必对几位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可是须知…大丈夫顶天立地,终归还是要靠自己的本领吃饭的! ”

他似乎话里有话,可说着,还是从贴身的布袋里拿出了几块碎银子,总共约摸有一二十两,少年咬了咬牙想了一会,只留了几块最小的,又道:“店家,他们的帐,我来结。”

牛莽慑于这少年的武功,又哪里敢拿他的钱,连忙推托起来,这少年却是说道:“但求你们不要打那岁银的主意,好叫天下的百姓,不必遭这飞来横祸。”

言语之间尽是高手风范,可牛莽却眼尖的很,只见那少年竟然顺着他推脱的口气,趁别人不注意偷拿起了一块银子装入怀中。

“这…… ”

“又用不完。”少年故作矜持。

钱给了,但没完全给。

未等牛莽答话,那少年摆了摆手,使得一身好轻功,只三两个纵跃,就消失不见了。

待他走远。

“方才牛大哥为何不让我等出手教训他?双拳难敌四手,我倒不觉得那小子有多厉害! ”少年走后,牛莽身后几人纷纷不忿道。

牛莽却慎重地摇了摇头,“几位太小看那小子了,寻常练家哪怕是我,别说用薄如纸片的短剑了,便是使上铁锤,都难以一击就击碎那精钢炼制的宝刀,这小子却…… 不费吹灰之力! ”

“莫非此人跟牛大哥一样,也是内家高手?”

“应该是!”

几人这才后怕起来,在江湖之中哪怕他们这些人,也不过只是听人吩咐的打手,会些拳脚罢了,真正叱咤风云的,还是那些高来高去的内家门派弟子。

“不对啊大哥!”

忽然有人叫了起来,“这银子怎么少了两块?”

“两块?”牛莽顿时难以置信起来,“这混蛋,他什么时候又拿走的?!”

想到这忽然记起那直娘贼临走时还摆了摆手,当时还没反应过来,现在想想,准是那个时候又下了手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