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准备手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静静地守在邱静汝的床边,萧辞默眼神中氤氲着一丝迟疑。

“萧总,现在静汝的发病期越来越长了,这是情况恶化的最明显症状,为了病人着想,我还是建议您再找一些德高望重的人过来看看,正好我认识一个这样的人,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他。”罗清拧眉道。

因为小汝的病,他和罗清也算是比较熟悉的,光是看他说话的语气就可以猜测出现在事情可能真的有些麻烦了。

景南依不知道罗清说了什么,只感觉在他和萧辞默说了那些话之后萧辞默竟然变得有些不像她认识的那个他。

忧郁,阴沉。

罗清说完之后,萧辞默不怎么放心,又找来了好几个比较有权威的医生,检查出来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没有检查出哪里有问题,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就是不醒。

罗清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找来了他所说的专家。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景南依总感觉那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

“萧总,邱小姐的情况很不好,再不赶紧采取措施可能就真的救不回她了。”拿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工具给邱静汝检查一遍后专家满脸愁容。

从邱静汝昏迷到现在就从来没有醒过,萧辞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现在专家这样一说,他心里的慌乱又增加几分。

沉思片刻,萧辞默沉声问:“怎样才能救她?”

专家看看床上昏迷的女子,凌厉的眼神猛然落到景南依的脸上,接着又慢慢移到她的肚子上。

景南依心里莫名一慌,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小腹。

这几天因为邱静汝的事情,萧辞默暂时没有时间说孩子的事情,他想要做什么?

“萧总没有发现自从景小姐怀孕之后邱小姐就这样了吗?想必萧总也看出来了,邱小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她和景小姐肚子里的胎儿相冲。泰国有种古老的秘术正说了这种情况。”专家一字一句认真道。

顿了几秒钟,继续开口道:“取出景小姐腹中胎儿,再经过作法供养起来,邱小姐的病自然会好。虽然这个方法有些残忍,却是救邱小姐的唯一方法,萧总好好考虑一下。”

专家说完的那一刻,萧辞默如毒蛇一样的眼神就落到了景南依的小腹上。

“不可以,别把主意打到他身上。这可是你的亲生骨肉!”捂着自己的小腹,景南依拼命的后退,试图从他的视线中逃离。

他的骨肉?确定是他的骨肉么?恍然间,萧辞默想起前几天他收到的那封短信。

短信里的照片上,她笑靥如花的靠在皇甫夜的肩膀上。

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萧辞默头也不回的离开。

望着渐渐离去的背影,景南依已经死了的心重燃了一丝希冀:是不是在他心里她景南依其实是有那么一点点重量的?

萧辞默是在上午的时候离开的,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带着一身的酒气进了景南依暂时住的病房。

“你喝酒了?”连忙扶住摇摇晃晃的萧辞默,景南依皱着眉头问。

眼前面带担心的面容与下午的时候管家的话交叠在一起,萧辞默猛地推开景南依的身子。她一个趔趄,身子重重的撞到旁边的桌角上。

巨大的疼痛传至四肢百骸,景南依的眉头几乎皱成一个“川”字。

萧辞默的头扭到一边,语气清冷道:“准备一下明天的手术。”

手术?什么手术?一时间景南依满脑子都是震惊,甚至忘记了白天的时候专家说的话。

“别想耍什么花样,明天九点如果我见不到你这个人,别怪我做出什么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冷冷抛下这句话萧辞默便要离开。

呆在这里,他竟然感觉说不出的压抑。

忘记了刚刚被撞到的疼痛,景南依快步追过去拉住他的衣服:“不可以,孩子是无辜的,你怎么能忍心对一个不到两个月大的胎儿动手?求求你,不要。只要你不动他,你让我怎样都可以。”

景南依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

“胎儿是无辜的,那小汝就活该吗?活该在小小的年纪就被你哥哥强了吗?活该每天只能靠吃药度日吗?景南依你知不知道我恨不得掐死你们兄妹二人。”大掌紧紧的攥起,萧辞默双目带着杀气。

之前的时候她就知道萧辞默是恨他们的,却没有想到原来他的恨这么强烈。

“他是你的亲生骨肉,你这么做就不怕遭报应吗?”从牙缝里绷出来几个字,竟像是花光了景南依的所有勇气。

呵呵一笑,今天下午管家的话再次浮现在耳边:景小姐在您不在家的时候经常出去的,我们问她她也不回答,而且每次她回来的时候心情都不错。

和皇甫夜的相片、管家的话来回在脑海里回旋,萧辞默冷冷道:“你觉得我有这么好骗?随便一个孽种就敢跑来说是我的骨肉,景南依你的胆子不小。”

孽种?仿佛被雷批到一样,景南依瞬间僵在原地,接着,“啪!”的巴掌声回旋在狭小的病房里。

“你到底有没有心?他是你的骨肉,你怎么配说他是孽种?”

大掌扬起,对着景南依的脸约莫有十几秒钟,就在景南依以为他要打下来的时候,他却猛地收了回去。

“只要是我不承认,就算他是我的骨肉也是一个孽种。今晚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否则我让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话毕,病房里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