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零彪悍女厂长 > 第42章 第 42 章

我的书架

第42章 第 4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办公室里安静了几秒。

胡主任瞪大眼睛, 一脸不置信问道:“阮知青,你说什么?”

阮瑶把三捆大团结从旅行袋里面拿出来, 排成一行放在桌子上:“我们和县城的东升木柜厂达成了合作,他们跟我们定了一个万元的订单,这三千元是定金。”

一捆大团结是一百张,三捆三百张,整整齐齐放在桌子上,办公室所有人的目光黏在上面, 都移不开了。

天啊,她们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阮知青真是太了不起了,居然拿到万元订单, 还带着这么多钱回来。

办公室几个干事用看英雄的眼神看着阮瑶。

胡主任反应慢半拍站起来,激动得脸通红:“阮知青,你说的是真的?我们真的拿到万元订单?!”

阮瑶点头:“当然是真的, 定金都带回来了,这是签约的合同。”

胡主任把合同拿过来看了一遍,激动得双手都颤抖了。

万元订单啊, 有了这笔收入,公社社员们的生活将能得到很大的改善。

这都是阮瑶的功劳!

胡主任敏锐捕捉到合同上写着“桃源柳编工艺厂”几个字, 公社并没有这么个工厂, 不过她没有大惊小怪。

“阮知青、温同志,真是辛苦你们了,我是做梦都没想到你们居然能拿到这么大的订单,你们做得非常好!”

阮瑶之前跟她说要去县城寻求合作, 她心里是不报太大的希望,东西是好东西,但合作哪有那么容易。

她觉得阮瑶能拿到上千元左右的小订单就很不错了, 现在看来,她真是太低估阮瑶的能力了他。

温宝珠连忙摆手:“这都是阮瑶的功劳,是她做主去找百货商场的经理洽谈,被拒绝后又去找工厂合作,这过程都是她一个人在做,我一点忙都没帮上。”

这次出门让她深刻意识到自己跟阮瑶的差距,跟阮瑶比起来,她像个小废物,她还差点拖了阮瑶的后腿。

要不是平时阮瑶让她们坚持锻炼身体,那天晚上她肯定跑不动,一旦被那小

混混抓住,她和阮瑶两人后果不堪设想。

她想以后跟在阮瑶身边,跟她长长久久做好朋友,所以她决定从今天开始要更加努力学习,争取跟上阮瑶的步伐。

胡主任看温宝珠不争不抢,对她感官很不错:“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这也很不错了,以后好好努力。”

没有想象中的批评,居然还被鼓励表扬了,温宝珠激动得双颊通红,脑袋点得跟小鸡叨米般:“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我要向阮瑶好好学习!”

胡主任点点头,扭头满意又骄傲地看着阮瑶道:“你现在跟我去一趟陈书记的办公室吧。”

阮瑶对胡主任没有把她“弄假”的事情当众喊出来也很满意,唇角一勾道:“好。”

胡主任把三千元定金装进袋子里,然后满脸通红带着阮瑶去了陈书记办公室。

陈书记最近小日子过得很是惬意,多次在会议上被领导表扬,其他公社的老家伙们一个两个都不知道多羡慕他。

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他抬头看去,然后对上了胡主任红得像猴屁股的脸,顿时吓得手里的茶都差点泼出来。

“胡主任,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你没事吧?”

胡主任三步作两步走,声音嘹亮道:“陈书记,你快看这合同,阮知青她为我们公社拿到了一个万元订单!”

陈书记刚才茶没泼出来,这会儿听到万元订单,一激动,茶就泼到了桌子上。

不过这会儿他顾不上这个,激动站起来:“胡主任你说什么,什么万元订单?”

胡主任把订单递过去道:“前阵子阮知青跟我提出要办个女子手工艺队伍,说想进一步帮助公社的女同志们,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便同意了,谁知道阮知青太有才了,不仅用芦苇和柳条等编织出好多新颖的产品,还拿着这些产品去县城寻求合作,这不,她这次出去,便跟县城的东升木柜厂签约了合作。”

陈书记是听过东升木柜厂的,他家还有东升木柜厂做的衣柜。

他把搪瓷缸子放在桌子上,拿

过来一看,当看到上面的总额“11790元”时,一张脸激动得跟胡主任如出一辙。

“阮知青,你你很好!”

陈书记激动得话都说不出了,胸腔汹涌澎湃,他觉得当初自己抢下阮瑶这个知青真是做得太对了。

阮瑶一脸抱歉道:“对不起陈书记,因为事出紧急,我个人的身份不能跟工厂合作,所以我编造了‘桃源柳编手工艺’这个工厂,实在很抱歉。”

胡主任护崽一样,赶紧帮忙解释道:“陈书记,我觉得这事情不能责备阮知青,她也是为了整个公社着想,她要是不那么说,这订单肯定就没了。”

陈书记看了她一眼:“你们俩着急什么,我又没有责备阮知青的意思,事有轻重缓急之分,阮知青也是迫不得已才做出这样的选择,一切都是为了社员!”

胡主任高兴地点头:“对对对,一切都是为了社员。”

看两个领导不迂腐,阮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订单交期只有十五天,虽然订单量不大,但目前我们工厂还没有成立,工厂人员也还没有组织起来,任务十分紧急,我们得赶紧行动起来。”

在县城耽搁了一天,目前订单只剩下十四天。

陈书记道:“这样,那阮知青你要是不累的话,现在跟我去一趟镇政府,胡主任你让人通知生产队队长明天过来开会。”

这活动是妇联办起来的,订单也是妇联的人拿到的,陈书记这做法一下子将妇联给撇开了,胡主任肯定不依。

“陈书记,我觉得我们妇联的同事也应该一起过来开会,毕竟这订单是我们妇联的阮瑶同志一手办起来的,要是撇开了我们妇联,未免会让我们妇联的同志心寒。”

胡主任这话不可不谓直白,也是非常敢说了。

陈书记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但好在他不是一个专断的领导:“你说得有道理,那就让生产队的妇联同志也一起过来开会吧。”

胡主任这才笑开来,还朝阮瑶挤挤眼:“成,那就这样说定了。”

要不是来的路上阮瑶跟她提了个醒,这

会儿她还真想不到要让妇联的同志一起过来开会,等回头反应过来再提起来那就没用了,这样一来,她们妇联的功劳可就要白白让出去了。

事不宜迟,三人分头行事。

陈书记准备好各种文件和材料后,让老钟赶马车送他和阮瑶一起上县城。

老钟不知道阮瑶拿下万元订单的事,但他看陈书记一路高兴得合不拢嘴,心里便猜测有好事情。

更何况哪个当干事的,而且还是妇联生产队的干事,能经常跟着领导去镇政府?

只有阮知青一个人做到了。

想到这,他对阮瑶的态度比以往更尊重了两分。

经过一个钟头的颠簸,马车“驰骋”到镇政府,陈书记直接带着阮瑶去找镇政府的宋书记。

宋书记看到陈书记,奇怪了下:“陈永同志,你怎么过来了?”

陈书记走进去道:“宋书记,我是过来向您汇报一件事情的。我们生产队之前联合妇联的同志开展了整顿风气的活动,这段时间生产队的风气跟以往相比有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生产队的阮瑶同志一心为妇女同志着想,便想开展个女子手工艺队伍,以便培训提升妇女同志们的手工艺技能。”

“原以为是小打小闹,谁成想阮瑶这同志真是太了不起了,居然拿着她们做出来的样品跟县城的东升木柜厂达成了合作,这不,订单都签约了,我只能赶紧带人过来办工厂的手续。”

陈书记能坐到书记的位置,也不是蠢人,这话把公社、妇联以及阮瑶三方的功劳都带上了。

闻言,宋书记也是有些吃惊。

他把合同拿过来扫了一遍,然后抬头看向阮瑶:“这位应该就是阮同志吧?我记得之前的画册好像也是你提起来的?”

阮瑶上前两步,点头:“宋书记您好,我就是阮瑶,之前的画册是我提出来的主意。”

宋书记赞赏地点头:“很好,是个干实事的好同志,以后再接再厉。”

阮瑶小脸一脸认真:“是,我一定会再接再厉,不辜负组织和领导们

的培养和期盼。”

宋书记看陈书记把文件和各种材料好了,他问了好几个问题,又认真审核了一遍,看没有问题,这才在上面签名盖章。

“陈永同志,办厂虽然是件好事情,但要切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初心。”

陈书记点忙点头:“宋书记您放心,我们是真心想为社员谋福利,我们坚决不拿人民一针一线。”

出了办公室,陈书记的兴奋劲还没有消下去:“阮知青,这次工厂能办起来,最大的功劳就是你了,这次回去,你就别回去妇联了,你就来工厂这边当个副厂长。”

阮知青当副厂长,厂长当然是他这个书记了。

妇联干事的工资每个月只有十五元,一个工厂的副厂长工资有四十五元,足足多了三十元!

这样的好事阮瑶自然不会拒绝。

不过她没表现出来:“谢谢陈书记,不过我觉得这事情还是得跟胡主任提前商量为好。”

她目前只是一个小小的干事,哪怕是陈书记主动开口,但她也不能擅作主张,否则这些日子和胡主任建立起的信任就会瞬间坍塌。

陈书记看她小小年纪不为名利所引诱,心里越发满意:“你说得有道理,这事我回头和胡主任商量过再做决定。”

陈书记和阮瑶走后,宋书记把秘书叫过来:“之前是不是有个叫阮瑶的女同志的入党申请书?”

小张秘书顿了下,点头:“是的,不过那时候您说阮同志资历尚浅,所以便没批准。”

宋书记想了下道:“你把阮同志的入党申请书找出来,我重新看看。”

重新看一下,说明这事情有转机。

小张秘书之前看阮瑶没被批准,心里还挺着急,不过他一个做秘书的,最忌惮左右领导的决定,所以再着急他也只能放在心里。

这会儿听到宋书记的话,他喜上眉梢:“好,我这就去找出来。”

小张秘书实在不擅长隐藏情绪,宋书记看他这样子,一下子就猜到了几分,不过他心里不太看好。

小张家世虽然很不错,但他家人把他保护得太好,导致他做事缩手缩脚,说白了就是没有主见。

而阮同志一看就是极有主见的女同志,能力强办事果断,女强男弱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小张的家人肯定不会允许。

小张秘书把阮瑶的入党申请书找出来,宋书记重新看过后,果然改变了决定,批准了阮瑶的入党申请。

小张秘书比当事人还高兴,恨不得立即飞去生产队亲自告诉阮瑶,只是他还没出发,他就接到他大姐的电话。

张笑翠在电话那头告诉他,说她明天准备回娘家一趟,把他和阮瑶的亲事跟父母说了,回头就去生产队跟阮瑶提亲。

小张秘书之前连跟阮瑶当对象都不敢想象,没想到这一步到位,居然已经要成婚论嫁了。

他又担心又高兴,接下来都没心思工作了。

陈书记一回到生产队,就跟胡主任提起要把阮瑶调去工厂当副厂长的事情。

胡主任一听顿时气得脸通红:“陈书记我不同意,我们妇联好不容易出了个有能力的同志,你怎么能把人抢走?”

陈书记也猜到她会反对,说服的话他都想好了:“胡主任,我明白你的感受,阮知青的确是个非常能干的同事,可阮知青在你们妇联当个小小的干事,这不是浪费人才吗?”

胡主任据理力争:“我已经打算好了,回头就把她调到公社来。”

陈书记:“来了公社,那还不是当干事?我现在是准备让她去当工厂的副厂长,你要是真惜才的话,就不应该拦着她。”

胡主任沉默了。

陈书记这话说得她没办法反驳,公社没有副主任,就算调到公社来,阮瑶顶多就是当个干事,工资、地位等各方面的发展跟副厂长没得比,除非她现在就退休,把公社妇联的位置让给阮瑶。

但她还年轻,再说了,就算再喜欢阮瑶,她也不可能这么早就把自己的位置给让出来。

再说了,副厂长的位置跟妇联主任虽然是平级,可从实权来说,妇联主任就远远不如副厂长了。



胡主任还是不甘心:“她这样一走,西沟生产队的妇联暂时还没有人能当妇联主任这个位置,你总得给我们一点时间。”

陈书记也不是不讲理的人:“那这样吧,我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阮知青就兼顾两个职位,一边给你们妇联培养个生产队妇联主任出来,一边当工厂的副厂长,你看如何?”

话说到这份上,胡主任要还是不肯,那就要伤和气了。

在一个公社里头,妇联向来是可有可无的部门,当书记的有权利对所有人员进行调遣。

胡主任压下心里的不满道:“那成吧。”

她原打算把阮瑶培养成为接班人,没想到这次办工厂却把人给办没了,胡主任心里不由有些后悔。

看胡主任松口,陈书记当即把阮瑶叫进来:“我和胡主任商量过了,接下来两个月,你还当西沟生产队的妇联主任,帮忙培养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一边兼具工厂的副厂长,能者多劳,这两个月你就辛苦一点,不过我们也不会让你白辛苦,工资两边都会给你发。”

阮瑶:还有这种好事?

这意味着接下来她能拿两份工资,也就是一个月能拿到六十元的工资,两个月就有一百二十元。

暴富了暴富了(▽)

阮瑶心中窃喜,但在老领导面前,她自然不会表现出来:“说个老实话,我还真舍不得离开妇联,我进妇联的时间虽然很短,可胡主任对我极好,在我心里,妇联这个大家庭给了我很多温暖,我……”

说到最后,她哽咽得说不下去,还转过身去偷偷抹眼泪。

胡主任是个泪点极高的人,可这会儿看阮瑶这样,她也忍不住红了眼眶,走过去抱住她:“好孩子,我也是舍不得你,以后我们都在公社工作,以后见面的时间反而更多了,你别难过……”

刚说着让阮瑶别难过,她自己越想越难受,竟然忍不住哭了出来。

“……”

陈书记觉得自己像个抢走别人孩子的人贩子,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胡主任哭了一下就停下来了,

眼睛红红问陈书记道:“陈书记,要不让阮知青永远两者兼顾吧,我把她调到公社妇联来,另外她还兼顾工厂的副厂长。”

陈书记摇头:“不行,回头要是传出去,最终害的便是阮知青。”

妇联干事这个位置其他人也能当,要是阮瑶兼顾两者,外面的人知道了,只会觉得她贪心,也会说他们当领导不作为,居然让一个人拿两份工资,占据两个位置。

这不是喜欢她,这是害她。

胡主任一下子醒了:“这事是我糊涂了,阮知青还是去当副厂长吧,以后我们在公社也能当同事。”

阮瑶心里是很喜欢胡主任的:“胡主任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交接的任务做好,妇联的干事们都是有潜力、能吃苦耐劳的好同志,我相信在胡主任您的领导下,妇联肯定会越来越好。”

这话胡主任很受用:“她们再好又怎么跟你比,哎不说这些了,你好好干,把工厂办起来,让我们公社成为十里八乡第一大公社!”

阮瑶勾唇:“好!”

一旁的陈书记笑得见牙不见眼,第一大公社啊,想想都美。

因为第二天还要来公社开会,阮瑶就没回去生产队,公社给她分配了一个单间。

虽然是单间,但面积有三十五个平方,而且最好的一点是,这房间有个独立厨卫,据说这个单间公社很多人觊觎,没想到最终分给了阮瑶。

公社很多人还不知道阮瑶即将被任命为副厂长的事情,不由议论纷纷,还有不少人心里不舒服。

阮瑶不知道大家的想法,就算知道她也不会理会,趁着天黑之前,她把房间简单收拾了一遍,然后实在耗不住早早上床了。

温宝珠之前就自己走路回去生产队了,回到生产队后,大家问起样品的事情,她也没多说,只说等阮瑶回来后再说。

林玉感觉出去了一趟,温宝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之前的温宝珠说好听一点是心地善良没心机,说不好听的便是傻大妞一个,被人卖了可能还会帮人数钱那种。

可这

次她回来安静了不少,沈文倩问了好几次样品的事情她都没活,她很好奇她们这次去县城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她有这样的变化。

第二天,八个生产队的大队长和妇联主任一起过来公社开会。

除了年底的总结大会,平时公社开会妇联并不会参与,这还是第一次让妇联的同志参与进来。

“怎么突然让大家过来开会,连妇联都过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你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吗?这事情整得有点奇怪。”

“我猜肯定又是为了宣传妇联的那些事情。”

最近妇联大出风头,又是画册宣传,又是抓人,其他公社的人都知道这事了。

可自从宣传以来,各个生产队的风气都好了不少,尤其以前家暴的男人都收敛了,还要宣传什么?

众人议论纷纷,都十分好奇。

很快,陈书记和胡主任就过来了,身后还跟着阮瑶。

众人看到胡主任不奇怪,奇怪的是阮瑶这个女知青居然坐到了胡主任旁边!

“这个女知青不是西沟生产队的妇联主任吗?一个小小的干事怎么坐到讲台上去了?”

“老胡,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生产队的人,怎么没提前跟我们打个招呼?”

胡队长一脸懵逼:我也不知道啊。

陈书记让大家安静,然后开始说话:“今天让大家过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说,我们公社一直谨记组织的教诲,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在之前我们尝试过种植养鱼,但都失败,可失败乃成功之母,一点小小的困难绝对不能难倒我们,所以——”

陈书记说了一堆官方的话,重要要进入正题了,所有人屏住呼吸。

“所以我们的桃源柳编工艺厂在昨天正式成立了!”

“!!!”

一语激起千层浪,整个会议室顿时沸腾了。

“什么工艺厂,陈书记这是怎么回事?”

“对啊,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还有我们这工厂开了要做什么,就编织篮子篓子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