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零彪悍女厂长 > 第65章 第 65 章

我的书架

第65章 第 6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气越来越热, 阮瑶带领的女子采油队已经完全上手了。

本来建立女子采油队还有人不太赞成,毕竟女人力气比男人小,采油队的工作十分繁重, 就是男人都有些吃不消, 所以不少人不看好女子采油队。

不想女子采油队特别争气,以往的采油队培训时间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 可阮瑶带领的女子采油队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培训时间整整缩短了一个月。

至此,再也没有人敢说女子采油队一句不好。

阮瑶也向大家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证明领导们请她过来基地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不过采油队的工作真的是很辛苦, 天气虽然还不算很热, 但一天下来, 衬衫是湿了干, 干了又湿。

一个月下来, 阮瑶整整瘦了七八斤, 去年夏天的衣服穿着都空荡荡的。

秦浪看在眼里, 很是心疼。

这天午休,秦浪过来宿舍楼找娄俊磊。

娄俊磊看到他, “哎哟”了一声:“是什么风把浪工你给吹来了?不用陪对象吗?不用给对象做饭洗碗洗衣服了吗?”

娄俊磊和秦浪两人的感情很不错, 之所以会突然这么阴阳怪气是有原因的。

秦浪之前研究出了大成绩,让油井日产千吨石油,所以被批准拥有自己的独立宿舍,娄俊磊看了十分眼馋, 便跟秦浪说想搬出去跟他一起住。

两人住一个院子, 总比六个人住一间宿舍来得舒服,可没想到秦浪想也没想就一口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十分的光明正大:“不行,我搬出去是想跟我对象有独处的时间和空间, 你一过去碍手碍脚的,你别嫌丢人,我都替你脸红。”

瞧这话说的,他差点牙都被酸倒了。

之后他又提了一次,依然被拒绝了,所以这会儿看到秦浪过来找自己,他才会忍不住酸他几句。

秦浪也不恼,还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以我们俩的交情,你生气也是能理解的,你要是介意的话,我跟你道歉。”

娄俊磊没想到他今天这么好说话,还主动跟他道歉,倒让他不好意思起来:“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之前在实验室怎么没说?”

秦浪靠在柱子上:“说起来你比我早来基地一年,可至今不上不下没做出什么成绩来。”

娄俊磊:“……”

操,刚才才觉得他今天转性了,敢情是先扬后抑来贬他的?

秦浪:“你先别急着生气,我说这话不是想看你笑话,我是想跟你合作。”

娄俊磊一怔:“合作?什么合作?”

微风吹来,扬起秦浪额前的碎发:“你知道我最近提出了新的研究方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一起研究。”

娄俊磊再次怔住了,整个人因为激动而双手颤抖:“浪,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愿意让我加入你的研究?!”

秦浪加入基地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十分优秀,率先攻破了之前的研究项目,让油井日产千吨,这个消息让全国振奋。

要是换做其他人取得这样优异的成绩,肯定会忍不住飘飘然,可秦浪没有,而且很快又提出了新的研究方向和项目。

有些油田虽然能日产千吨,但随着开采,原油产量会逐渐下降,含水量上升,最离谱的是有口老油井,采出100顿石油,里头只有5顿是真正的石油,含水量高达95吨。

因此秦浪提出要研制出一种机器,这种机器能降低含水量,提高石油含量,他最近在做的试验就是跟这方面相关的。

研究所人才济济,论天赋聪明,他拼不过别人,论资历,他同样拼不过别人,秦浪说他在研究所不上不下其实已经是恭维他了,实际上他是没有一点存在感。

若是秦浪真让他加入研究,就不说能不能升职受嘉奖,起码能让他摆脱现在这种尴尬的状态。

秦浪看着他,点头:“嗯,如果你想加入的话。”

娄俊磊双眼亮亮的:“我想,我想加入!浪啊,谢谢你。”

秦浪摆手:“谢什么,我们是好兄弟。”

娄俊磊心里那个感动啊,鼻子酸酸的,差点哭出来:“对,我们是好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

秦浪嘴角扯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那我下午跟副所长说,让你加入我的研究项目,明天我有点事情要请假,去荒原测试数据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荒原共有30平方公里,油井与油井之间相隔甚远,有时候两口井就相隔七八公里,在荒原上没办法开车,只能靠步行,这给测试增加了不少困难。

不过这会儿娄俊磊哪里会想到累和苦,一味沉浸在加入研究项目的喜悦中:“没问题,你有事情尽管去忙吧,我一个人去做测试就可以。”

秦浪笑:“那就拜托你了。”

娄俊磊感激地搂住他的肩膀:“我们是兄弟,说什么拜托不拜托的。”

秦浪笑着走了。

很快到了第二天。

阮瑶睡到八点多才起床,平时天还亮就要起床,难得今天睡了个懒觉。

昨天秦浪跟她说让她今天陪他出去办事情,因此昨天她就跟领导请假了,采油队的事情交给沙依然这个副队长负责。

兴许是听到她这边的动静,秦浪很快过来,手里还端着一碗面条。

面条热腾腾的,散发出浓郁的香味,上面飘着绿油油的青菜和葱花,让人看着食指大动。

阮瑶接过他递过来的筷子,笑道:“我还以为要出去外面吃呢,你吃了吗?”

秦浪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来:“吃过了,你吃吧,吃完我们就出发。”

阮瑶点头:“好,不过我们今天要去办什么事情?”

秦浪看着她:“重要机密,等去了你就知道了。”

阮瑶看他一脸神秘,以为是不能说的事情,便没有再问,挑起面条正要吃,才发现面条下面卧着一个黄橙橙的荷包蛋,还有好几块酱牛肉。

阮瑶顿时越发饥肠辘辘,吸溜了好几口才有空说:“真好吃,秦同志的手艺真是越发好了,面条十分劲道,酱牛肉喷香喷香的,不过今天怎么做得这么丰盛?”

秦浪桃花眼扬起,笑得像个妖孽:“就想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阮瑶听到他喜欢投喂自己,心里还有些感动,谁知下一秒就听他补充道——

“就跟养猪仔一样。”

“……”

阮瑶瞪了他一眼,哼道:“你才是猪仔,你全家都是猪仔!”

秦浪脸皮厚如墙,点头:“嗯,我们都是猪仔,天生的一对。”

“…………”

阮瑶无语了。

吃完饭,阮瑶换了一身衣服,然后两人开着吉普车就出发了。

开了几个钟头,一路飞奔到县城,最终在一家电影院面前停了下来。

秦浪从驾驶座下来,走过来帮她开门:“下来吧,电影快播放了,今天播放的是《地道战》,你应该没看过吧。”

阮瑶扶着他的手从车上跳下来,瞪大眼睛:“你说的正事就是看电影?”

她眼睛圆溜溜看着自己,眼睫又长又密,阳光落在她身上,肌肤如雪看不到一丝瑕疵,唇边粉嫩润泽,勾得人心痒痒的。

秦浪心一动,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我看你这段时间太累了,带你出来放松放松。”

阮瑶一边嘟嘴一边拍开他的手:“放松就放松,你干嘛又捏我的脸?”

虽然语气很嫌弃,但她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她从小被父母遗弃,早学会了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事情,哪怕再苦再累也从来不会说出来,现在有人看到她的累,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秦浪眼尾微勾,笑道:“因为很好捏。”

阮瑶:“……”

这年代的电影设备和电影质量都跟后世没得比,不过这是秦浪特意为她准备的,阮瑶还是很给面子,看得十分专心。

只是突然一声枪响,她的手就被秦浪给抓住了。

他的手掌又大又温暖,正好把她的手给完好的包住。

不过阮瑶认定他这是故意占自己便宜,于是扭头低声道:“你这是干嘛?众目睽睽下耍流氓吗?”

秦浪头凑过来,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打战了,我害怕。”

阮瑶:“…………”

这么不走心的理由,亏他说得出!

秦浪看她直翻白眼,嘴角勾起:“我前后都给你占了便宜,我不过抓一下你的手,应该不过分吧。”

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阮瑶忍不住颤栗了下:“你能不能不要再提占便宜的事情!”

秦浪把玩着她的小手,低声笑了起来:“当然不能,我要反复提醒你,直到你对我负责为止。”

阮瑶:“………………”

毕竟在外面,秦浪抓了一会儿就放开了。

从电影院出来,秦浪又带她去国营饭店大搓了一顿。

在基地能吃肉的机会不多,秦浪点了满满一桌的菜,酱肘子、烤羊腿、猪肉饺子、清蒸鱼和鲜嫩的青菜。

阮瑶走着进去,扶着墙出来,小肚子都被撑圆了。

虽然吃得很撑,但大口大口吃肉的感觉实在太爽,太让人满足了。

因此上车后,阮瑶对他道:“虽然你今天各种发骚,但看在你请我看电影和吃饭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秦浪笑了笑,从车后座拿出一个袋子,递给她道:“拿出来看看。”

阮瑶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但还是照他的话把袋子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一条蓝碎花连衣裙,正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

阮瑶一眼就喜欢上了:“这裙子好漂亮,这是送给我的吗?”

秦浪看着她,点头:“嗯,生日快乐,小姑娘。”

阮瑶呆住了。

她完全不记得今天是她的生日。

上辈子父母重男轻女,自然不会给她过生日,刘奶奶收养了她,但作为一个山村的老人,对生日不生日的也不在乎,后来她忙着赚钱每次都忘记自己的生日。

有人弃她如弊履,但也有人把她放在心尖尖上呵护着。

阮瑶鼻子酸酸的,心里却暖暖的:“谢谢你,秦同志,这礼物我很喜欢。”

秦浪揉了揉她的头,声音很轻:“以前的生日没能陪你度过,往后余生的这一天,我都会陪你度过。”

好像被人塞了一嘴的甜枣,满嘴都是甜丝丝的。

阮瑶点头:“好。”

秦浪本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到她这么爽快就应好,嘴角也忍不住勾了起来。

他凑过去,目光紧紧落在勾了他一天的唇瓣上:“所以,我这是转正成功了?”

看着他越靠越近的俊脸,眼眸深邃迷人,阮瑶差点被迷了心魂,在他的唇瓣要贴上来之前,她一掌拍在他脸上,推开:“路漫漫其修远兮,秦同志还需努力。”

“……”

秦浪叹了一口气,然后开着车去了照相馆,等拍了照才开车回基地。

这边温馨甜蜜,基地这边娄俊磊拖着疲惫的身体,风尘仆仆从荒原走路回来,脸被晒得火辣辣发疼,双腿走得起水泡了,腰酸得好像要断掉。

这一天测试下来,真是要了他半条命。

来到食堂,他累得差点倒在地上,其他同事看他累成这样,好心帮他打了一碗面过来。

“娄工,听说你加入了浪工的项目研究,恭喜你了。”

娄俊磊虽然很累,但听到这话还是扬起了笑容:“谢谢,这还是要感谢秦浪他愿意让我加入。”

那人又道:“浪工的确很好,不过你也很讲义气,浪工今天跟对象去约会,你一个人跑去荒原测试数据,真是辛苦了。”

“……”

娄俊磊呆住了,好像有一道雷劈在他头上。

“你说秦浪请假是去约会?”

“对啊,你不知道吗?”

娄俊磊脸黑得跟锅底一样:“我!不!知!道!!!”

他以为秦浪把他当兄弟才让他加入研究项目,没想到是把他当苦力!

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害他感动了一个晚上没睡着呜呜呜qaq

生日过后,阮瑶虽然没有答应让秦浪转正,可两人的感情明显升温了不少。

秦浪那家伙更是时不时就捏捏她的脸,或者偷抓她的手,美名其曰——把便宜占回来。

又过了几天,秦浪和娄俊磊两人被派去出差。

平时早上起来,两人会一起吃早餐,然后一起去上工,晚上回来秦浪会给她烧水做宵夜,突然他离开,阮瑶感觉做什么都很不对劲。

秦浪离开的第一天她就很想他,这种疯狂想念一个人的感觉,她两辈子还是第一次体会。

有点甜蜜,有点苦涩,只要闲下来就会想他在做什么,连做梦都是他。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阮瑶直呼习惯真是太可怕了。

秦正辉经过七天六夜终于抵达了塔拉图,没有去拜访顾教授,也没有休息,他立即坐车过来基地。

等他抵达基地时,天色已近黄昏。

门外把他的出入证和工作证仔细检查后,让勤务兵带他进去。

小刘恭敬道:“秦局长您来得很巧,浪工他这几天出差,要是你早两天过来肯定看不到人,听说他今天会回来。”

秦正辉板着脸:“这么说他现在还没有回来了?”

小刘点头:“对,浪工还没有回来,不过他一个人住,你可以先去他的住宿休息。”

秦正辉薄唇抿成一条线:“我听说他在基地谈了个对象,他对象姓什么?”

小刘虽然有些奇怪秦浪为什么没把谈对象的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但他觉得这事情整个基地都知道了,也不是什么秘密。

于是便道:“浪工的对象姓阮,阮同志是女子采油队的大队长,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同志,和浪工十分般配。”

“对了,她正好住在浪工的隔壁,这会儿她应该换班下工了。”

秦正辉听到两人住在隔壁,脸色一沉,显得更难看了。

小刘从办公楼那边拿到备用钥匙,然后把人带去秦浪的住宿才离开。

秦正辉谢过小刘后,提着旅行袋走进去。

院子打理得井井有条,屋内同样很整齐干净,很符合秦正辉记忆中儿子的形象。

好像是从妻子去世后,秦浪就变得很爱干净,每天要洗好多次手,东西一定要摆放得整整齐齐,好几次他都训斥他不务正业,把心思放在这种婆婆妈妈的小事情上。

秦正辉把旅行袋放在桌子上,去厨房打了盆水洗脸,又烧了水,在等水开时,他推门走进房间,一眼就看到放在桌子上放着的相片。

他走过去拿起来,眉头蹙成一个“川”字。

相片上是秦浪和一个年轻女子挨在一起的照片,女子长得很漂亮,五官精致,眼睛清澈明亮,嘴角勾着,连阳光都不如她明媚。

这女子应该就是秦浪的对象。

结合刚才勤务兵告诉他的,这位女同志无论是外貌还是才华都十分优秀,比妻子定下的娃娃亲对象要优秀很多。

秦浪的性格原本就很执拗,又喜欢和他对着干,如今这女子这么优秀,要让他分手只怕会难上加难。

想到这,秦正辉眉头越蹙越紧,就在这时,隔壁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他怔了一下,猜想到是秦浪的对象回来了。

他没有立即过去,而是等水烧开放凉后,喝了一杯茶才走过去敲门。

阮瑶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秦浪回来了,跑着过来开门。

谁知门打开,却对上了一张陌生的脸:“您……是哪位?”

秦正辉开门见山:“我叫秦正辉,是秦浪的父亲。”

“!!!”

阮瑶没想到秦浪的父亲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门口,回过神来有些手足无措:“伯父您好。”

秦正辉:“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我能进去吗?”

对上对方严肃的脸,阮瑶嗅到了一丝不正常,顿时冷静了下来:“请进。”

秦正辉迈着长腿走进堂屋,背脊挺得直直的。

阮瑶把木门虚掩,没有关上,然后跟着走了进去。

阮瑶想去倒水,却被秦正辉给阻止了:“我不喝水,阮同志请坐下。”

不喝就算。

阮瑶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不着痕迹打量着对方。

秦浪的父亲看上去五十几岁的样子,头发白了三分之二,脸色有些疲倦。

秦浪的父亲比她想象中年纪要大,不过虽然有点显老态,但不能否认对方是个老帅哥,五官立体,年轻时应该很帅。

秦浪跟他长得不是很像,秦浪更像他母亲,只是两父子的嘴唇很像,都是薄薄的,抿成一条线的样子很像,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秦正辉也在打量阮瑶,近距离看,对方比照片还要楚楚动人。

秦正辉收回目光:“听说你和我儿子在处对象?”

阮瑶顿了下,点头:“对。”

虽然她还没有给秦浪转正,但这是迟早的事情,而且基地的人都当他们是一对。

秦正辉眉头蹙了蹙:“你是一位很优秀的女同志,只是家里从小就给秦浪定了门娃娃亲,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分开。”

好家伙!

阮瑶心里直呼好家伙,刚才她就意识到有点不对劲,没想到对方这么干脆利落,一开口就要她和秦浪分开。

“娃娃亲的事情我听秦同志说过了,不过他说他和对方已经解除了婚约。”

秦正辉没想到阮瑶会这么淡定:“自古以来,婚姻都是父母之言,所以他说了不算。”

阮瑶没有非秦浪这个人不可,但对方命令的口吻让她很是不爽:“包办婚姻、娃娃亲都是封建糟泊,现在提倡婚姻自由,所以原谅我恕难从命。”

秦家家世好,秦浪个人也很优秀,秦正辉过来之前就猜想到对方不会轻易放手,可阮瑶这种好像态度,让他想起了跟他对着干的秦浪。

他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阮同志,我希望你明白,没有家里的同意,所谓的婚姻自由以及你的对抗,都是徒劳无功的,秦浪的亲事是我妻子生前定下的,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秦浪娶其他女人。”

听到这话,阮瑶眉头也跟着蹙了起来。

她不知道秦浪的娃娃亲是他母亲定下的,秦浪也没有跟她提过。

她很满意秦浪这个人,只是结婚不是单纯两个人的事情,是关乎两个家庭的事情,她这边没有家庭,可秦家显然是个大家庭,而且是个有权势的大家庭。

在面对家庭的逼迫时,秦浪会怎么选择,就算秦浪选择她,可不被祝福的婚姻还能幸福吗?

阮瑶一时间有些迷茫。

秦正辉看她不出声,还以为她是在用沉默做抵抗,脸色越发难看了:“原本这事情不应该跟你说,可不说清楚,只怕你不会放手。”

“我的妻子,也是秦浪他母亲当年会出事,是秦浪一手造成的,所以这桩婚姻无论他自己愿不愿意,他都没有资格说不!”

阮瑶抬起眼眸,对上秦正辉的眼睛:“什么叫做是秦浪一手造成的?”

秦正辉冷着脸:“当年的事情你没有必要知道,你只要知道,你跟秦浪不可能在一起,我希望你能主动跟秦浪分手!”

阮瑶笑了:“很抱歉,还是那句话,恕难从命,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威胁和逼迫,所以我不会跟秦同志分手。”

“……”

秦正辉被噎得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这狂妄执拗的态度,跟秦浪那个孽子简直一模一样!

家里有个孽子就够了,再来一个那是要上天啊。

秦正辉站起来,脸色冷若冰霜:“话不投机,看来我们没有必要说下去!最后一次告诉你,虽然你和秦浪的娃娃亲对象都是姓阮,但能进我们秦家门的人不会是你这个阮同志,只会是我妻子定下的娃娃亲——阮瑶阮同志!”

阮瑶一身战斗的姿势,已经做好准备怼回去,听到他的话愣住了:“你说对方叫什么名字?”

秦正辉板着脸,一字一顿道:“阮瑶阮同志!”

阮瑶:???

作者有话要说:  阮瑶:这是吵架吵了个寂寞?

下本十月份左右开,开文时会抽奖送实体书(以前出版的,含亲笔签名)和另外买的漂亮书签,欢迎大家收藏~

下本:《黑莲花流放后,和反派he了》

唐染染穿成书中恶毒的黑莲花,一睁开眼就在流放岭南的路上:

老爹看着很傻,大哥看着更傻,二姐爱搭不理,三哥直接是个智障。

吃穿不好,还要一辈子当流人。

唐染染咸鱼一躺:累了,毁灭吧。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蛋黄板栗肉粽、夜懒邪、西米鹅鹅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imba 200瓶;再让我睡一会儿 50瓶;白敬亭的老婆、语涵 20瓶;我睡觉的时候不困、xin 10瓶;小小諸葛 5瓶;阿咩在吃偷马头、璃 2瓶;大大、4293696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