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零彪悍女厂长 > 第62章 第 62 章

我的书架

第62章 第 6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阮瑶顿时成了众人的焦点, 大家脸上皆是八卦的神色。

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就脸红成猪肝色,不过阮瑶脸不红心不跳。

还一脸淡定道:“作为女子采油队的队长, 秦同志肯定是要跟我说石油的事情, 我这就去看看。”

众人看她说得这么认真这么严肃,不由为自己八卦的心态感到羞耻。

于是阮瑶在大家内疚的眼神中, 雄赳赳气昂昂来到广播室。

一进门,她就差点被秦浪的样子给吓了一跳。

一个多星期没见,秦浪瘦得几乎认不出来,眼睑下的黑眼圈黑得几乎可以跟国宝相媲美, 双颊凹陷进去, 脸部的线条看上去越发凌厉了。

广播员柳同志看到阮瑶过来, 立即关掉广播按钮站起来道:“突然好口渴, 我出去喝口水。”

说着他朝秦浪挤挤眼, 然后走出了广播室, 还十分体贴地关上广播室的门。

阮瑶看着放在一旁的装满茶水的搪瓷缸子, 翻了翻白眼。

广播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气氛也一下子微妙了起来。

阮瑶咳嗽一声:“秦同志好久不见, 你好像……”

秦浪桃花眼微挑, 顺着她的话道:“我好像怎么样了?”

“你好像变丑了。”

秦浪胸口被插了一刀:“……”

看他嘴角抽了抽,阮瑶心情颇好:“忘了恭喜你,我听说这次17号井日产千吨跟你有关?”

秦浪嘴角扬起:“这是整个团队辛苦的成果,不是我一个人的, 不过研究理念的确是我提出来的。”

眼前的秦浪虽然消瘦了不少, 但精神很好,说这话时意气风发,整个人好像会发光。

秦浪又接着道:“我们副所长跟我说, 以我这次的成绩,我有望被评为高级工程师。”

有望是谦虚的说法,有日产千吨的成绩,这个高级工程师肯定稳了。

26岁的高级工程师,这个成绩无论放在现在,还是放到后代都十分够看。

阮瑶再次道:“恭喜你,我很为你感到骄傲。”

这不仅是他一个人的成就,这也是祖国石油基业的成就,就跟大家说的那样,有了这样的日产量,以后谁还敢说华国是贫油国?

“我听说阮同志你成功入选女子采油队的队长,恭喜你。”

“谢谢。”

秦浪勾人的桃花眼看着她,话题一转道:“阮同志也算事业有成了,有没有考虑成家?”

阮瑶心脏快速一跳,眼睛突然不敢跟他对视:“秦同志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秦浪看着她,似笑非笑:“因为我觉得自己也算事业有成,想考虑成家了。”

阮瑶心跳得更快了:“秦同志的确不年轻了,想成家也是应该的。”

秦浪胸口再次被插了一刀:“……”

不过很快他又开口了:“阮同志不问问我想找个怎么样的对象吗?”

阮瑶心里若有所感,但又不得不顺着他的话问道:“那秦同志想找个什么样的对象?”

秦浪往身后放着广播播放器的桌子一靠,手背在身后:“我想找的对象长得很漂亮。”

“哦。”

“年纪比我小六岁,六岁相冲,别人不喜欢,但我这人比较古怪,就喜欢小我六岁的。”

正好小他六岁的阮瑶嘴角抽了抽:“……”

秦浪继续:“她还很有本事很能干,还是基地女子采油队的队长。”

阮瑶:“……”要不你干脆说我的名字好了。

秦浪目光暧昧:“我刚才说的条件都是根据阮同志你来说的,所以不知道阮同志愿不愿意考虑一下我,和我处对象?”

阮瑶心跳如雷,感觉下一刻心脏就要跳出嗓子眼来。

她刚才才一脸严肃跟大家说,秦浪是为了工作才找她,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

她不知道的是,这会儿在广播室外面,所有人都围在喇叭下面,激动地喊着——

“快答应他,阮同志快说你愿意!”

秦浪看她没说话,也没着急,继续黄婆卖瓜,自卖自夸。

“我现在每个月的工资是60元5毛,以后我们若是在一起了,你每个月只要给我留五毛钱,其他的都给你保管,若是以后我们能结成革命同志,家里的碗都由我来刷,衣服我来洗,我这样的三好男人,阮同志真不考虑一下?”

阮瑶:“……”

外面的人听到秦浪的话,再次哗然了。

男同志们觉得秦浪为了追到对象,连脸都不要了:

“浪工这也太下我们男人的面子了!”

“可不是,每个月居然只要五毛钱的零花钱,这话要是被我那口子听到,她肯定要说我是败家汉子。”

“还有好好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就主动说要洗碗洗衣服,浪工这么好的条件,何必这么自降身价呢?”

女同志们跟男同志们的反应完全相反,一个两个羡慕得不行:

“我的天啊,我真是太羡慕阮同志了,浪工年轻英俊,家世好,还那么有才,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个三好男人,我简直快羡慕哭了!”

“可不是说,我家那口子每个月的零用钱要十五元,不行,回头我一定要把零花钱给降下来。”

“我家那口子下工回去,从来不会帮我做家务活,酱油瓶子倒了他也不会扶一下,更别想他会帮忙洗碗洗衣服。”

结了婚的羡慕,没结婚的女同志们也一个个羡慕得眼睛都红了,只是她们脸皮薄,都没好意思说出来。

高小敏朝沙依然看了一眼。

沙依然心里早就放下秦浪,不过这会儿听到秦浪的话,还是忍不住羡慕,不过也只是羡慕而已。

这会儿还有个人很激动,跟大家八卦的激动不一样,他感觉自己又又又被欺骗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寒川。

他居然被秦浪欺骗了两次!

两次啊!

此时沈寒川脸涨得通红,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蠢货。

他站起来,一头冲出办公室,朝广播室冲过去。

广播室内,秦浪还在等待阮瑶的回答,他一双勾人的桃花眼落在她身上,如墨的眼底倒映着她的身影。

沉默了好一会儿,阮瑶才咬着唇问道:“秦同志刚才说的都是认真的吗?”

秦浪挑眉:“处对象的事情,还能不认真吗?”

阳光从窗口洒进来,把地上的影子拉得又细又长,他的脸一半沐浴着阳光,一半在阴影中,明明暗暗之间,越发显得他的眼眸深邃不见底。

阮瑶看着眼前的男人,想起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她穿来这个世界,一开始是没想过要恋爱结婚的。

只是如果要找个人恋爱结婚的话,那这人似乎只能是秦浪了。

他见过她最狼狈的样子,见过她最彪悍的样子,见过她耍流氓的样子,不管是好的她,还是不好的她,他通通都接受了。

而且他外表长得好看,身材一级棒,他全身上下她都探索过了,确保质量过关,绝对不会出现货不对板的情况。

想到这,阮瑶咳嗽一声道:“秦同志,我愿意给你一个追求我的机会,我会在这期间考量你的诚意,如果过关了,我就让你转正当我的对象。”

说完这话,阮瑶心跳得更加厉害,眼睛都不敢往他身上看,因此没注意到秦浪在她说出“我愿意”三个字时,把广播仪器的开关给关掉了。

因此外面的人听到的是——“秦同志,我愿意。”

这话一出,外头的人再次欢呼了起来。

“浪工这是双喜临门啊,事业和爱情双丰收。”

“还别说,浪工和阮同志两人就跟金童玉女一般,他们以后生的孩子肯定很好看。”

“浪工和阮同志两人不仅长得好看,而且同样都很优秀,简直太般配了!”

而冲到广播室门口的沈寒川硬生生停住了脚步,一脸的颓丧和怔愣。

阮瑶说她愿意当秦浪的对象,这一次,他彻底没机会了。

他比秦浪先认识阮瑶,原本他更有机会和阮瑶在一起,可以前他嫌弃阮瑶太柔弱,觉得她不适合当自己的对象,后来又犹豫不决,导致一次又一次失去机会。

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去问秦浪,而是应该直接写信给阮瑶,说自己要追求她。

一步错,步步错。

沈寒川站在门口良久都没有动。

广播室里,秦浪嘴角勾了起来:“好,我一定会好好追求你,争取早日转正。”

对上他带笑的笑颜,阮瑶心漏跳了一拍,耳尖微微红了:“你就这么确定你能转正?说不定你诚意不够,我不给你转正呢?”

秦浪挑眉:“我的人、我的钱都是你的,这还不够有诚意?”

阮瑶撇撇嘴:“我又没拿你的钱,你可别乱说。”

秦浪声音懒懒地:“我的钱随时都可以交给你,至于我的人,你不是早就前后探索过了吗?我可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探索过,你必须对我负责。”

阮瑶:“……”

前后探索。

前面指的是出意外那天晚上,后面是指除夕夜那天,她偷捏他的屁股。

可这样的话,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说得出口?

阮瑶想怼回去,但那可观尺寸的炙热触感涌上心头,她的脸彻底红了,骂了一声流氓然后跑了。

秦浪看着她跑走的背影,扯着嘴角无声笑了。

阮瑶红着脸回到女子采油队办公室。

她一踏进办公室,其他人立即围了过来。

“恭喜你啊阮同志,你和浪工真般配。”

“我要开始存钱了,回头等你们结婚了,我一定要包个大的份子钱。”

“不过话说回来,阮同志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阮瑶:???

阮瑶一脸黑人问号脸地看着她们:“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跟秦同志……”

高小敏凑过来笑道:“浪工跟你表白的事情从广播播出来,现在整个基地的人都听到了。’

“……”

阮瑶身子一个摇晃,差点晕过去。

广播仪器没关吗?那大家岂不是都听到他们的对话?

这告白真够声势浩大的,阮瑶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沙依然走过来小声道:“阮瑶,我有话跟你说。”

阮瑶点头。

两人前后脚来到办公室外面。

沙依然开门见山道:“你应该有听说过我喜欢秦同志的事情吧?”

阮瑶再次点头。

沙依然脸色微微有些尴尬:“秦同志是个很优秀的男同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人优秀,女人也可以主动追求,所以我当时主动跟他表白了,但他想也没想就拒绝我了,还说他有喜欢的对象,我猜他说的那个人就是你。”

阮瑶听高小敏说过沙依然喜欢秦浪,但还真不知道沙依然跟秦浪表白过。

沙依然看她脸色有些震惊,不由问道:“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阮瑶:“我的确不知道你跟他表白过,所以你现在找我出来,是想说……?”

沙依然:“我还以为你知道我表白的事情,我很喜欢你的性格,也很佩服你的能力,我想跟你当朋友,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导致误会,我当时的确是喜欢秦同志的,不过他拒绝我之后,我就不喜欢了。”

她对秦浪不过是一时心动,当他说不喜欢自己时,她很快就放下了。

全国的男人千千万万,她那么优秀,完全没有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但她在乎阮瑶这个朋友,如果因为秦浪而不能成为朋友,她会很难过。

阮瑶笑了:“我也很喜欢你坦率的性格,既然你现在不喜欢秦同志了,那就没问题了。”

她可不喜欢上演抢男人的戏码,更何况男人是不需要抢的。

一个男人如果真心喜欢你,他会自动斩断所有桃花,相反,当一个男人享受你和其他女人争抢自己时,这男人就是个贱货,不要也罢。

沙依然看她一脸不在意的样子,不由松了口气:“阮瑶,你果然很特别。”

要是换做其他女同志,只怕没办法做到如此坦荡和自信。

阮瑶的确不在意沙依然跟秦浪表白的事情,不过到了晚上,秦浪过来吃宵夜时,阮瑶还是问了他这件事情。

“沙依然那样的大美人跟你表白,你当时一点都不心动吗?”

秦浪吃着绿豆糖水,想了想道:“她很美吗?”

阮瑶闻言眉头一挑:“你不知道吗?”

秦浪摇头:“不知道,除了你,其他女同志我从来没认真看过她们。”

阮瑶:“……”

好好说话就好好说话,说什么甜言蜜语!

不过甜言蜜语真甜啊,好像吃了一口蜜一样,满嘴都是甜味。

秦浪抬眸看她:“你这是在吃醋吗?”

“当然不是!”阮瑶被噎了下,“对了,我们在广播室说话,为什么外面的人都听到了?”

秦浪舀起一勺绿豆,一脸淡定,脸不红心不跳道:“我问过柳同志了,他说他出去时忘记关上广播仪器。”

在宿舍准备睡觉的柳同志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阮瑶闻言,幽幽叹了口气:“他怎么就这么不小心!”

柳同志又打了一个喷嚏,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感冒了。

秦浪看她糖水吃了一半就不吃了,问道:“你不吃了吗?”

阮瑶摇头:“吃不下了。”

她不是吃不下,而是她刚刚才想起来过两天要来姨妈了,绿豆性寒,她不敢多吃。

秦浪闻言,把她剩下的糖水拿过来,泰然自若吃了起来。

阮瑶看他一点也不嫌弃自己吃过,忍不住道:“我听说过一个说法,说吃了别人的口水,就会听别人的话,你现在吃了我的口水,以后你就要听我的话。”

秦浪眉梢扬起,桃花眼勾着她:“就算不吃你口水,我也听你话,因为你是我对象。”

阮瑶:“……”

猛然又被塞了一嘴的糖,阮瑶心里大呼受不了了。

这骚包男人,甜言蜜语一句接着一句,以前当真没谈过恋爱?

秦浪把最后一口糖水喝下去,然后很主动去洗碗了。

洗完碗,他还把厨房的卫生也顺便搞了一通才离开。

石油基地日产千吨油的消息上报上去,组织和领导们都很高兴,经过报纸报道后,全国人民欢喜似过年。

恰逢三月三上巳节,基地决定举办一个庆祝活动。

文艺部的人表演话剧,家属们唱歌跳舞,还有人跳起了扭秧歌,气氛一派大好。

为了让更多人都能参与进来,阮瑶提出了两人三脚的游戏,各个部门派出十个人,十个人分别组成五个队伍,每两个人的脚绑在一起由起点走到终点,最先完成任务的部门可以得到奖励。

这个提议一出来,立即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阮瑶从女子采油队里找出了九个人,加上她,总共十个人,她和沙依然两人组成一组,放在最后出场。

秦浪所在的研究所也找出了十个人,秦浪和娄俊磊两人也被选中了,并组成一组,顺序同样在最后。

比赛通过抽签来决定顺序,好巧不巧,女子采油队和研究所同时被抽中了。

众人一看,不由打趣了起来。

“浪工和阮同志做为竞争对手,你们说浪工会不会让阮同志?”

“我看十有八|九会,零用钱只要五毛钱,为了娶媳妇这么拼,我赌他肯定会偷偷放水。”

“我赌浪工不会,毕竟他代表的是整个研究所。”

姜学海听到大家的话,把秦浪拉到一旁耳提命面:“浪工,等会儿你可要全力以赴,要记得你代表的是研究所。”

秦浪:“嗯。”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

“谁说女子不如男,自古巾帼不让须眉,女子采油队加油!”

“研究所男子一出,谁与争锋,研究所加油,加油!”

加油声响彻云霄,场面十分热烈。

女子采油队的女同志们体能都不错,也很拼命,一开始两个队伍势均力敌,谁也没有超越谁。

谁知到了第三组时,高小敏和另外一个女同志脚下一崴,两人“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这一摔倒,研究所立即超越过两人,遥遥领先。

女子采油队的人不由着急得不行:“快站起来,高同志、林同志,你们快站起来!”

高小敏两人相扶着赶紧站起来,不顾膝盖传来的疼痛,再次跑了起来。

虽然两人很用力追赶,但还是拉下了好多。

研究所第四组走完时,女子采油队的第四组才开始出发,眼看着研究所就要赢了,结果意外发生了。

研究所第四组的人把棍棒传给秦浪时,秦浪一个手滑,棍棒就这么掉在地上。

研究所的人赶紧叫道:“快,快捡起来!”

秦浪和娄俊磊两人低腰,娄俊磊把棍棒捡起来,谁知刚站直身子,秦浪脚下没站稳撞在娄俊磊身上,两人双双跌坐在地上,棍棒也再次掉在地上。

众人:“……”

研究所的人:“……”

女子采油队的人见状,再次加快了速度,很快就把棍棒传到阮瑶和沙依然两人手上。

等秦浪和娄俊磊两人站起来时,阮瑶和沙依然两人已经走出一大截。

阮瑶和沙依然两人配合十分有默契,又得又快又稳,相反秦浪和娄俊磊两人配合十分差劲,好几次秦浪都踩了娄俊磊的脚。

“浪啊,我知道你想帮你对象,但你能不能不要踩我的脚?”

娄俊磊十分委屈,早知道就不跟秦浪一组。

有了对象的男人简直不是人,胳膊肘往外拐得太厉害了!

最终毫无悬念,阮瑶和沙依然遥遥领先取得了胜利。

女子采油队发出阵阵欢呼,研究所的男人则咬牙切齿。

“我就说浪工会照顾他对象,你们现在看到了。”

“为了兄弟两肋插刀,为了对象插兄弟两刀,浪工简直太过分了吧。”

江春花对丈夫笑道:“你没想到浪工会对他对象放水吗?”

姜学海咬牙切齿道:“这哪里是放水,这分明就是开闸泄洪!”

作者有话要说:  秦浪:自己媳妇,除了宠着还能怎样?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夜懒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气很不错 40瓶;天天向上的嘟嘟 30瓶;凶猛的大白鹅、画画、玫瑰的小鹿 20瓶;六元一斤虾 10瓶;小小諸葛、freeze、千禧年的诗 5瓶;阿咩在吃偷马头 2瓶;璃 1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