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零彪悍女厂长 > 第59章 第 59 章

我的书架

第59章 第 5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浪家世条件和个人条件都十分优越, 有人喜欢他,这点阮瑶一点也不意外。

意外的是,这个叫沙依然的姑娘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沙依然从名字就知道是少数民族的人, 她的模样很像新疆人。

高鼻梁白皮肤, 眼睛又大又明亮,眼睫毛长密好像两把黑扇子,自然卷翘,头发是天生卷发,在身后梳成一条大辫子。

身材高挑, 一双腿又长又细,这模样放到后世去,比很多明星还要漂亮。

阮瑶双眼定定看着她:“她是哪里人?”

高小敏以为她想知道“情敌”的信息,于是倒豆子般一股脑倒出来。

“沙依然是乌勒玛依那边过来的,是维吾尔族人,她现在属于文艺部的,不过你可别以为她是文艺部的人就小看她,她爸是石油开采高级工程师, 她还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在采油队当副队长, 她懂的技能知识肯定比大多数人都多。”

言下之意是,沙依然是个劲敌!

只是她没想到沙依然会过来报名竞选队长的名额, 其他人也没想到,此时所有人都觉得她是故意跟阮瑶竞争的。

俗话说,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办公室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两人身上,不过别的不说,两人真是长得一个比一个好看。

高小敏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不过有关沙依然和秦浪的事她没多说,毕竟这在外面, 被人听到不好。

说完之后,她一双小眼睛看着阮瑶。

谁知阮瑶发出一声感叹:“她长得可真好看啊。”

高小敏:“???”

说好的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呢?

沙依然报好名走出来,不过她没直接离开妇联,而是头一扭,目光落在阮瑶身上。

来了来了,这是要打起来吗?

办公室所有人屏住呼吸,眼睛在两人身上来回扫动。

果然,下一刻就见沙依然迈着长腿朝阮瑶走过来,她身姿挺拔,下巴微微昂着,好像一只骄傲的孔雀,此时过来宣誓主权。

高小敏抓住自己的袖子,紧张得几乎晕死过去。

怎么办怎么办,等会儿要是两人打起来,她要帮谁才好?

她私心想帮助阮瑶,可她爸妈跟沙依然父母是好朋友,她要是帮阮瑶打沙依然,回头她父母肯定要骂她。

就在高小敏纠结成麻花时,沙依然走到了阮瑶面前:“你应该就是那位新来基地的阮瑶阮同志吧?”

沙依然身高应该有168,阮瑶来边疆后营养跟上去,大半年间长高了两公分,上次她量过有一米七。

所以这会儿她站在沙依然面前,不管美貌气场还是身高,一点也不输给她。

阮瑶目光羡慕扫过对方长密卷翘的眼睫,点头:“对,我叫阮瑶,很高兴认识你。”

沙依然远远看到阮瑶就被她的美貌给震惊到了,她从小就长得好看,身边比她长得好看的没几个。

本来她不应该过来的,但双脚在她脑子反应过来之前走过来,这会儿近距离看她,发现她更好看了。

她的皮肤光滑细腻,这么近的距离都看不到一丝瑕疵,比水豆腐还白嫩,五官精致得好像瓷娃娃。

原来这就是秦同志喜欢的人。

沙依然伸手道:“很高兴认识你,我报名了队长的名额,到目前为止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报名,也就是说只有我和你两个人竞争,接下来请多指教。”

阮瑶握住美人的手:“请多指教,接下来我会全力以赴。”

沙依然:“我也一样,这个队长的位置我势在必得。”

办公室所有人激动得脸通红:打起来打起来!

两人握了手随即松开,沙依然随即转身走了。

阮瑶看沙依然走了,也转身回自己座位准备后天的教案,这次选拔队长,除了看专业技能,还要看带队的能力。

其中一个考核标准便是看带队的人里面有多少人被选中进女子队伍,多的那一个可以加十分。

之前她不知道沙依然会跟自己竞争,更不知道她的背景这么硬,她刚来基地不久,只怕大家会优先选择沙依然。

所以她必须在教案上下功夫,这样才能加大胜出的筹码。

众人懵了:就这样?就这样?

沙依然喜欢浪工被拒绝的事情好多人都知道,浪工喜欢阮同志,大家还以为她肯定要阴阳怪气冷嘲热讽一番。

不过也对,都是基地的人,阴阳怪气实在太小家子气了,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所以两人才要竞争队长的名额。

想到这,大家对接下来的竞争越发期待了。

阮瑶不知道大家的想法,就算知道,她也不会理会。

她用了一天的时间把教案准备出来,只是事情如她料想的那样,报名去沙依然那边的人比她多,而且足足多了五十人!

这次报名总共有一百二十人,报名来她这边培训的有三十五人,沙依然那边有八十五人。

这个数据相差得有点大。

大家看到公布出来的结果,不由面面相觑。

“我的天啊,相差整整五十人啊,这场竞争没有任何悬念,肯定是沙依然赢。”

“我也这么觉得,人数是关键,多了五十人,被选中的名额肯定比阮同志多。”

“阮同志其实也不差了,她刚来基地就有那么多人报在她名下,只是她遇到了沙依然,沙依然的实力可是很强的。”

高小敏三人听到大家的议论,担心阮瑶会难过,纷纷安慰她。

高小敏:“阮瑶你别听大家说的,我觉得你很棒。”

艾美茹:“对对,要是换做我,报名的人肯定连五个都没有。”

袁春梅从抽屉里拿出两颗糖塞过去:“你要是难过的话,那就吃颗糖,我每次不开心的时候,只要吃了糖心里就会舒服好多。”

阮瑶心里暖暖的:“谢谢你们,不过我不难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尽努力去完成就行了,至于结果如何,我至少不会遗憾。”

输给一个有实力的人,她一点也不会觉得难堪。

更何况她还没有输呢。

三人看她真不像难过的样子,心里越发佩服她了。

这次高小敏也报名了选拔,她毫不犹豫选择阮瑶这边的队伍,于是回家后,她被她妈劈头盖脸给数落了一顿。

“你这孩子怎么搞的,你怎么没选沙依然?你跟沙依然认识这么久,你怎么胳膊往外拐呢?”

说着她就要用鸡毛掸子抽女儿,高小敏赶紧躲开。

“妈,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武断□□?我喜欢阮瑶,我为什么不能选择她?”

高母作势在桌子上抽了几下,指着她骂道:“死丫头,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高小敏眼睛溜溜地转。

除了真心喜欢佩服阮瑶,她的确有故意的成分。

她家和沙依然家是邻居,她妈老喜欢拿她跟沙依然做对比,偏偏沙依然长得漂亮就算了,还读书干活样样都行!

她被她妈念久了就起了逆反心里,她非常希望阮瑶这次能赢过沙依然,好杀杀沙依然的傲气。

这会儿隔壁也在讨论报名人数的事情。

何俊彦一脸兴奋:“沙沙,我就知道你会赢,你比对方多了五十个人,我要是那位阮同志,只怕早没脸继续比赛下去了。”

沙依然眉头蹙了蹙:“都让你不要叫我沙沙了,还有我希望你不要这样说人家女同志,只要是堂堂正正地参加比赛,就算输了,也没什么好丢人的。”

何俊彦眼底闪过一丝阴鸷,不过看着眼前明艳的脸,他把升上来的恼怒给压下去:“好,我不说,你别生气了。”

沙依然:“我没生气,不过我现在要准备明天的教案。”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她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情生气,更何况她知道何俊彦也是为了她好。

何俊彦马上道:“我给你做参考。”

何俊彦在采油队干了四年,由于进步很大,在去年被选为49队的副队长,他的技能知识肯定比沙依然的要专业得多。

因此沙依然没有拒绝,两人凑在一起讨论起教案来。

现在天气还不热,基地的人很少每天都洗澡。

阮瑶在生产队的时候,有时候会入乡随俗,但现在一个人住,她痛快极了。

洗完澡后她正准备再修改一下教案,就在这时,院子的门被敲响了。

猜到是谁过来,她心里漏跳了一拍,装作淡定走出去开门。

门打开,果然对上了秦浪勾人的桃花眼。

只是还来不及开口,被忽略掉虎子就嚷嚷起来:“瑶姐姐,你借给我的小人书真是太好看,我的同学都很喜欢。”

阮瑶这才发现虎子也一起过来了:“喜欢就好,不过你怎么过来了?”

虎子:“秦大哥说你不知道你住在哪里,让我帮忙带路。”

阮瑶闻言,抬头看了秦浪一眼,知道他是不好自己一个人过来,这才拉着虎子一起过来。

“进来吧。”

她把两人迎进来,然后去厨房拿蒸好的鸡蛋羹给两人吃。

虎子看到有鸡蛋羹,双眼亮得跟夜空的星辰般,手里的小人书一丢开,埋头吃了起来。

“真好吃,瑶姐姐这是你做的吗?”

鸡蛋羹爽滑细腻,没有腥味,入口即化,让人回味无穷,虎子一下子就干掉了半碗。

阮瑶点头:“是我自己做的,秦同志也趁热吃吧。”

秦浪看她只弄了两小碗出来,猜到她只做了一份,便没去碰那碗:“我不饿,你吃吧,明天要开始培训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阮瑶把教案递过去:“准备好了,不过我担心做的不够好,正准备再修改修改。”

“我帮你看看。”

说着他接过教案,认真看了起来。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橘黄色的灯光下,秦浪拿着笔,帮她一点点改教案。

他长密的眼睫垂下来,掩盖住他的眼眸,侧脸的线条凌厉清晰。

阮瑶一边吃鸡蛋羹一边欣赏美男。

秦浪似乎若有所感,抬头看过来,两人目光在空中对上,心跳同时漏跳了一拍。

阮瑶假装淡定地转移焦点:“我的教案是不是有很大问题?”

秦浪:“以你自学的程度来讲,你这教案做得很好,不过有些地方的确讲的不到位,我帮你备注上了。”

阮瑶放下鸡蛋羹凑过去,看上面果然密密麻麻备注了好些专业知识:“谢谢你秦同志。”

秦浪:“回头我再给你带其他书籍过来,你看一下这教案,然后说一遍给我看看。”

阮瑶也没有扭捏,拿过教案快速背诵了起来,然后当着秦浪和虎子两人的面教学了起来。

虎子看了一会儿就不感兴趣了,重新回去看他的小人书。

秦浪听得很认真,时不时给出一些有用的建议。

弄了一个多钟头,直到虎子开始犯困,秦浪这才站起来告别:“阮同志,祝你马到成功。”

阮瑶真心道谢:“谢谢你秦同志,等我有空了,再做猪肉脯感谢你。”

秦浪闻言,嘴角往上扬了扬:“好。”

今天他去找副所长提了申请单人宿舍的事情,副所长没拒绝也没答应,反而跟他提了另外一件事情。

基地要评选一波高级工程师,他的评选资格还差一点,如果能做出更多的成绩,到时候高级工程师的称号到手,单人宿舍也到手。

一箭双雕。

想到这,他朝屋里看了一眼,嘴角的弧度更浓了。

他准备等拿到高级工程师的称号后再跟她表白。

很快就来到第二天。

大家虽然都很好奇,但上工的上工,下地的下地,上学的上学,所以没有人过来围观。

因为沙依然那边的人数比较多,办公楼的会议室自然优先给她,阮瑶只能在办公楼外面的露天教课。

高小敏愤愤不平:“凭什么把会议室给她,难道我们人少就可以不用重视了吗?”

阮瑶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的,在外面也很好,我们开始上课吧。”

有些人看到在露天上课,心里不由有些后悔之前没有选择去沙依然那里。

阮瑶看到了,但没生气,也没着急:“在上课之前,我要教给大家一个记忆的办法,这个办法叫——宫殿记忆法。”

有人举手:“阮同志,为什么不马上教课,我们只有十天的时间,再不教课就来不及了。”

这话一出,马上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

阮瑶认真道:“就是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我才要教你们记忆的好方法。”

专业的知识枯燥复杂,短时间很难被吸收,若是靠死记硬背,到时候技能选拔时,她们未必能快速反应过来,所以她才想教她们宫殿记忆法。

看阮瑶说得这么严肃,心里有疑虑的人也不好继续开口。

“想必大家都对基地的食堂很熟悉吧?现在闭上眼睛,想象一下整个食堂的样子,然后回忆一下食堂总共分为几个区?”

有人很快给出了回答:“五个区。”

“没错,就是五个区,现在你们为每个区摆上五样东西,譬如在第一个区放上十张桌子,菜牌和垃圾桶,你们要牢牢记住这些东西,接下来你们需要在这些东西上放置记忆点。”

阮瑶结合基地的情况把宫殿记忆法教给大家,当然她教的是最基础的也是最简单的,毕竟她们从来没有接触过,如果讲深了,她们未必能接受。

一个早上,阮瑶都在练习宫殿记忆法,并联系实际运用。

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个队伍的人凑在一起交流了一下。

沙依然那边的人都说沙依然教了很多,只是她们都听不大懂。

“沙依然说的每个字我都懂,但连在一起我就不懂了。”

“我也是,感觉跟听天书一样,我现在很担心,要是一直听不懂怎么办?”

听到这话,阮瑶这边的人就叹气了:“听不懂好过我们一个字都没有教!”

说这话的人,正是之前反驳阮瑶的人林秀梅。

沙依然队伍的人听到这话,都呆住了。

“什么?为什么会一个字都没有教?”

“对啊,这是怎么回事?总共时间只有十天,时间那么紧迫,再不教哪里来得及?”

林秀梅撇嘴:“我就是这么说的,可她是培训老师,压根不听我们的意见,一个早上一直在教我们什么宫殿记忆法,跟石油一点关系都没有!”

沙依然队伍的人不由感叹又同情她们:“你们真是太惨了,照这样下去,你们队肯定会一个人都选不上。”

“对啊,你们还是为自己想想该怎么办吧”

林秀梅闻言,眼珠子溜溜地转,然后策动了其他四个人,等吃完饭后齐齐找到阮瑶面前。

“阮同志,我觉得你的培训方法不适合我们,我们想换去沙依然那边的队伍。”

阮瑶目光扫过眼前五人:“你们考虑清楚了吗?”

其他四人被她这么一看,都有些怂,支吾着不敢回应。

林秀梅胸一挺道:“考虑清楚,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我们都想进女子采油队,请阮同志成全我们。”

阮瑶心中一声冷笑:“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们不想留下来,那我也不勉强你们,只要沙依然那边愿意接收你们,那你们就去吧。”

林秀梅五人没想到阮瑶这么“好说话”,连道谢也没说就跑去找沙依然。

沙依然先是愣了愣,后面听到阮瑶已经同意了,也没拒绝,让她们下午过来一起培训。

到了下午,其他人来上课时,发现少了五人。

阮瑶把情况跟在场的人说了:“如果有人觉得我讲的不好想走的,现在就可以走。”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又有两个人走了。

这样一来,阮瑶这边就剩下二十八个人,沙依然那边有九十二人,绝对性压倒。

留下来的二十八人,有高小敏这样真心认可阮瑶能力的,也有不好意思走的。

阮瑶看没有人再走,便继续上课。

她先是把早上教过的宫殿记忆法复习了一下,然后才开始讲石油的专业知识。

对于没有接触过石油知识的人,这些知识枯燥而复杂,每个字听着都懂,但连在一起却很难懂。

最麻烦的是专业术语太多,要记住太难了。

可阮瑶教她们把学到的知识点放到早上教过的记忆点,再教她们如何把这些记忆点窜起来,大家突然发现记忆变得简单了。

原本很难记住的东西,只要结合食堂的位置,就能想起来。

真是太神奇了!

到了晚上吃饭时,阮瑶这边的人一改中午的颓丧,干劲十足地讨论下午学过的知识。

“我们吃饭的这个区是第一区,在这个桌子上放的是哪个记忆点?”

问题一出,大家立即七嘴八舌回答,回答的内容都差不多。

大家互相考核对方,把下午教过的知识点梳理、加深、牢固记住。

沙依然队伍的人晚上在第二区吃饭,所以没有看到这一幕。

第二天培训继续。

阮瑶除了按照教案继续培训,还劳逸结合,早中晚三次练习体能。

沙依然那边原本也安排了早中午三次体能训练,结果却因为教程太拖,不得不占用体能训练的时间。

沙依然的技能知识很专业也很丰富,她也很负责很认真地教大家,无奈大家都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加上文化水平不高,所以要在短时间内理解并记住,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此虽然有会议室,又比阮瑶早半天开始培训,结果却拉下了阮瑶一大截。

到了第三天,两个队伍的人碰头一讨论,顿时炸了。

沙依然队伍的人十分震惊:“那些专业术语那么难,你们是怎么记住的?”

“对啊,我晚上都不睡觉在背诵,可就是记不住。”

这年头的人都比较质朴,而且基地的氛围很好,虽然大家是竞争关系,但没有人藏私。

“阮同志教我们宫殿记忆法,她教我们把知识点放到记忆点里面,这样记忆起来就形象很多。”

“对,就好像这个一区的菜牌……”

沙依然队伍的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有一点她们听明白了,那就是阮瑶教了她们记忆的好办法。

因为这个记忆办法,所以阮瑶队伍的人都很好地记住了技能知识。

选拔大赛还剩下七天,可她们只记住了零星半点,体能训练也没有跟上去。

沙依然队伍的人凑在一起讨论后,决定跳槽了。

于是到了第四天,有四十五个人跑去找沙依然。

“沙依然,我们想换去阮同志的队伍,你教得很好很用心,但我们实在记不住。”

“阮同志那边教她们用宫殿记忆法,那边的人都记住了,我们也想过去学习,实在对不起。”

沙依然感觉有道雷劈在自己头上,脸色瞬间变得一片煞白:“你们……真的要过去那边吗?”

众人齐声道歉。

沙依然把脊背挺直了,面无表情道:“既然你们想去,那就去吧。”

四十五个人闻言,心里内疚的同时松了一口气。

一行人出了办公楼去找阮瑶。

阮瑶看着乌压压的一行人,有些愣了。

一行人看阮瑶没吭声,还以为她不愿意,立即哀求了起来。

“阮同志,求求你让我们过来吧,就算这次不能进女子采油队,我们也想多学点东西。”

“是啊,求求你了阮同志。”

虽然这次只是成立一支队伍,可只要有足够的知识,等以后再成立了,她们就会比别人有更多的机会。

阮瑶目光扫过众人,然后修长白皙的手指抬起来,指着最后面五个人道:“你们五个之前是从我这里走的,所以我不能再收留你们,要是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换来换去,回头还怎么管理队伍?”

林秀梅五人五雷轰顶,在众人的目光中脸一阵红一阵白跑了。

至此,阮瑶队伍有六十八人,沙依然队伍有五十二人。

阮瑶反败为胜,第一次在人数上超越了沙依然。

沙依然一回到家就扑进房间,眼泪再也忍不住流出来。

如果从一开始就输给阮瑶那还没有那么难堪,可一开始她的人数那么多,最多时她比阮瑶多五十七人!

大家都以为她赢定了,她也以为自己赢定,谁知道老天爷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沙依然你开门,你别吓妈妈……”

沙依然妈妈在门外担心地喊道。

沙依然把自己埋进被子没回答。

沙依然妈妈正要出门去找丈夫,却在门口撞上何俊彦。

“阿姨,沙沙她怎么样了?”

沙依然妈妈叹气:“沙依然很难过,我去找她爸爸回来安慰她。”

女儿从小就很优秀,从来没有受过挫折,她虽然很心疼女儿,但并没有怪罪阮瑶。

何俊彦眼眸阴沉,咬着牙道:“阿姨,你回头跟沙沙说,我不会让她白受这个委屈的。”

说完他转身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阮瑶:渣男想搞事,信不信姐扇翻你?

这章算18号的,19号的晚上10点前更新上来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蛋黄板栗肉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与贤卿 20瓶;呦呦莜莜 10瓶;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