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剑仙霖 > 第四十二章 劫狱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劫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派人调查了一下千真万确,秋源雪确实是秋源幕英的女儿。”

“……你怎么不早说!”堂虎气的用手拍打着堂鼠的额头说。

“我说了啊……大当家的你那时正在睡觉……”

“快!召集弟兄,今夜我们就走!”

“大当家的那个我们……去哪?”

“还能去哪,当然是砸牢劫狱了!”

就在堂虎吩咐堂鼠之时,从里屋里走出一位年轻女子,她看到堂虎急匆匆的样子立马拽住了他的胳膊质问道:“哥!你要去哪?”

“还能去哪,当然是去救大英雄的女儿啊!”

“哥,你别冲动,那样会惊动官府的!”

“妹子,我们是山贼,怕那些官府作甚!”

“咳咳……哥,你说的大英雄女儿是谁?”女子有些难受的咳嗽一声后问道。

“唉,你忘了,就是秋源幕英的女儿,秋源雪啊。”

“你是说幕英姐姐的女儿!那一定要救!”

“是啊,当年要是没有幕英那位大英雄相救也就不会有我堂虎如今现在的风光,她可是救了千万人性命的大英雄,既然她的女儿落难岂有不救之理。”

“哥,既然你这么想我定会支持你,但是我们绝对不能砸牢劫狱。”

“那你说怎么办……”

此时,在身旁的堂鼠对两位说道:“那个大当家的,堂妹,我打听了一下,秋姑娘貌似是被一个样貌长得相似的人栽赃陷害的,我听说了,她不是一个人来到京城的,同行的还有一对兄妹。他们兄妹俩说过,秋姑娘在开封也救过很多失踪孩童的命。”

“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早说!”堂虎气的眼睛大睁说道。

“好了,你们俩不要争吵了,哥我有一个妙计,既不影响官府,也能安全的神不知鬼不觉把秋姑娘救出来。”

“什么妙计?说来听听。”

此时女子凑到了堂虎的耳边小声说了一下她的方法。

堂虎听到后大惊失色,他立刻摇了摇头说:“什么!!不行不行,堂燕啊,你怎么能想到这个方法呢……”

“哥,你就听我的吧,我这招叫做狸猫换太子。”

“慌缪!我不同意!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哥,反正我已经得了绝症活不了一个月了,我的命是幕英姐姐救回来的,她女儿落难我们不得不帮啊!”

“那也不能拿你的命去顶罪,你是真傻假傻啊?妹妹,听说掉脑袋有的人躲还来不及,这世上哪有不怕死的人啊。”

“死我也很怕啊,但要是替一个英雄去死那我也值了!就算没白死了。”

“你!……总之我今晚就是要砸牢劫狱,堂鼠给我看好妹妹不能让她出去!”

说完堂虎气哼哼的走出了屋子。

“喂,哥!”

堂燕想要劝说堂虎,但很明显他现在心急火燎堂燕的话根本没有听进去。

于此同时,另一边在城门外,星宇翔听到何静的话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不行,劫狱这种事不妥。”

“哎呀呀,都这时候了人命关天有何不妥的,我们一起把那小姑娘救出来,然后我随便一个幻术让朝廷上下官府等人中了催眠曲,趁机逃跑就完事了。”

“可是这样做……对雪姐姐她会不会有影响……”

“就算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更何况秋姑娘是被人栽赃陷害的,她的冤情不洗刷,岂不是毁了她的名誉。”

星宇翔冷静分析一下说道。

“……哎呀呀,那我问你,名誉和命比起来哪个重要?”

“……我只能说两个都重要,因为这是作为一个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人来说最该拥有的底线和尊严。”星宇翔说道。

“哎呀呀,好吧我说不过你,那你们说该怎么救出秋姑娘?”

“嗯……”三人思来想去并没有想到任何解决的办法。

“要不这样吧,我们先进京城找一个客栈再细细商讨一下行动方针。”

星宇翔对各位说道。

“哥,你说的有道理,也不能一直在这里站着想……”

“唉……这样也好……”

此时,何静的内心无比的担忧自己那个妹妹,她心里忐忑不安思索道:“妹妹,你先再忍忍,我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放心!”

于此同时,在大牢之中,秋源雪衣服上被弄的破旧不堪,身上出现了一条条的血口,两只手被铁链手铐铐着绑在一个行刑架子上,旁边一个官员拿着皮鞭一下下的抽打着秋源雪的身躯。

“看你还嘴硬,招不招!”

“啪啪啪!”

“啧……啊……”秋源雪死死咬着唇部死不招供,她的身体上早已遍体鳞伤,但她依然强忍着身躯带来的痛感,依旧保持着沉默。

官员打了一个时辰后累的手都麻木了,他来到坐在一旁审讯的刘大人身旁说道:“大人,打了她一个时辰了,依旧没有招供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用刑!哼,我见过嘴硬的,但最后还是没有人忍过刑具的惩罚,姑娘我奉劝你今早招供免受不白之苦,这样也死得其所了。”

“……喝……你们……只懂得用刑逼供,我……没想到……身为堂堂官职人员……居然…如此………滥用职权,不好好调查事件的真伪,颠倒是非……这天下难道没有王法了吗?……喝……”秋源雪浑身是伤,但她依旧强忍着伤痛的折磨,坚持说道。

刘大人被气的立刻站起身来,他接过了身边官员的鞭子后亲自抽打着秋源雪那柔弱的身躯,鲜血顺着伤口不断流淌而下。

“啊……啊……啊!……”秋源雪痛苦的惨叫着。

忙活了一天后,刘大人和官员的审讯依旧对秋源雪毫无作用,他们用尽了刑具,在秋源雪的伤口上撒盐,皮鞭抽打等等逼供手段,但秋源雪却只字未说,仍然坚持维护自己的清白。

晚上,刘大人从牢狱中走出来,他身旁的官员边走边对刘大人说:“大人……那个姑娘难道……真的是被冤枉的?都审了一天了,一点效果都没有。”

“你跟着起什么哄,有证人证词,这些证据摆明了她就是杀人凶犯,明天上午再审审要是还不招供,午时三刻斩首。”

“是……”

此时身体疲惫的秋源雪被两个官兵拖回自己的牢狱之中,随后官兵们走出牢房他们把牢门锁上后离了。

而在隔壁一牢房里待着一个瘦弱的老者,他对牢笼里的秋源雪说道:“唉……姑娘,你这是何必呢,早招供就不用受苦了,你还年轻……路还长着呢,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有时不得不低头啊。”

“老伯,我是被人陷害的,不是我犯的事我是不会招供的,不管他们用什么刑我都扛得住。”

“姑娘……你就别逞强了,受那些皮肉之苦至于吗?被押进牢里的,但凡是不招供的最后不都是屈打成招的,哪有一个扛得住他们刑具的啊。”

“就算他们砍掉我一条手臂,我也依然不认罪!我明明什么事情都没做,凭什么要背这个黑锅?”

“唉……我说不过你,姑娘有时任性往往会害了你啊。”

秋源雪仰面朝天,她望着牢笼之中的天花板,就好像井底之蛙一样被束缚进一个狭小的枯井之中失去了自由感。

此时,正好是深夜,在牢狱外侧躲在角落里的堂虎带领着几名弟兄,他们分别换上了黑衣蒙面的便装打算劫走秋源雪。

堂虎探了探头仔细观察了一下牢狱外侧把守官兵的情况。

然后他转过头来对十来个弟兄们说道:“秋姑娘所在牢狱在最里侧,注意我们是去劫狱不要和官兵发生冲突,切记救完人就撤千万不要停留知道了吗?”

“是,知道了。”

这时,堂燕和堂鼠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他们俩跑到堂虎面前。

“堂鼠,你来做什么?!我不是让你陪着我妹妹吗?”

“我不放心大当家的,而且是堂妹要求我们一起过来的。”

只见堂燕从一个大的行囊里拿出好几件官服,官帽等等,她对哥说道:“哥,我想通了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和弟兄们这身打扮是肯定不行的,万一被抓很有可能会牵连到山寨的安危。”

“胡闹,你不在家待着跑这里作什么?还有那些官服是怎么回事?你哪儿来的?”

“这你就别管了,你们快换一下衣服吧!”

“……妹妹,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来了大家都换上官服快!”

就这样,在堂燕的张喽下,堂虎和弟兄们包括堂燕自己也全部换上了官服,他们顺利的流进了牢狱之中。

堂虎一行人慢慢走到了秋源雪所在的牢狱的门前,此时有两个官兵在门前看守着。

身穿官服的堂鼠压低了帽檐,他来到看守秋源雪所在的牢狱门旁对守门的狱兵说道:“辛苦了,这里交给我们来,你们俩去休息吧。”

“哦,知道了。 ”

然而正当狱兵转身离开之时,堂鼠下意识的手伸进狱兵的腰旁,趁其不备拿走了牢狱的钥匙。

随后,堂鼠试着打开秋源雪牢笼的大门,堂虎小声叮嘱堂鼠说:“快点!”

听到牢门上铁链挂锁的响动声,秋源雪瞬间从睡梦中惊醒,她想要坐起身但浑身的伤痛加上疲惫感让她十分无力,只能躺在干草地上回应道:“你们是谁?”

此时,牢门打开了堂虎和堂燕走了进去,堂虎笑着半跪下身子双手抱歉道:“秋姑娘,我是堂虎,你放心我们是来救你的 ”

“……不行,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而就在这时在一旁的堂燕忽然给堂虎背后的堂鼠一个眼色,只见堂鼠在众目睽睽之下悄悄的从背后靠近堂虎,只见他一记肘击正巧击打在堂虎后脖子的位置上。

“啊!……”堂虎瞬间失去了知觉晕倒在了地上。

“堂鼠!你这是干什么?”

“好了,大家别吵了,是我让堂鼠这么做的,堂鼠你搭把手再来一个弟兄把堂虎抬走。”

紧接着堂鼠带着一个弟兄把晕倒的堂虎架了起来强行带走了,为了不引起怀疑他们把堂虎伪装成喝醉酒的样子抬了出去,正巧一个路过的官兵发现,他上前询问道:“喂,他怎么了?”

“哦,没事不好意思,他啊,今天喝太多酒了这不都醉倒了,我现在扶他回去休息。”在一旁的堂鼠笑呵呵的回应道。

“哦,那快去吧。”

随后堂鼠俩人立刻带着昏迷的堂虎逃离了现场。





“你们不用大费周章了……快走吧,一会儿官兵会发现你们的,总之在没有洗脱清白之时,我是不会走的。”秋源雪对在场的堂燕说道。

此时,堂燕对身旁的弟子们在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随后堂燕转过身来,她半跪在地上双手抱歉道:“对不起,秋姑娘多有得罪了。”

突然间,正片牢笼里燃起了紫色的雾气,被雾气熏到的牢狱里的犯人包括其他官兵们全数晕倒了,而堂燕和弟子们用了面巾捂住了口鼻,只见在牢狱中的秋源雪冥冥中眼前一片朦胧晕了过去……

随即,待烟雾散去之后又一波官兵走进了牢狱之中探查情况,他们立即叫醒了昏迷的官兵们。

当他们来到秋源雪的牢笼时,却发现牢笼的门虽然开着,但是秋源雪却依旧穿着那身被行刑时留下的白衣盘腿坐在干草地上静静的待着。

带头的官兵气的转过身给看守秋源雪牢门的狱兵对着脑门挨个拍了一下,说道:“你们是怎么把守的?门没锁就走了?!你可知道她是朝廷要犯,要是跑了等着掉脑袋吧!”

随后,官兵走近了牢房询问秋源雪道:“刚才有没有人进来过?”

秋源雪淡定的摇了摇头却只字未提。

官兵见没发生什么状况于是把牢门重新关上后重新锁了起来。

于此同时几名身穿官服的红堂山弟兄他们找来一辆板车,把昏迷的秋源雪塞进一个麻袋里系上后压上几个轻巧的粮食等压在了最上面。

伪装成运送官粮的样子推着板车走了过去,此时他们迎面走来一批官兵,其中带头的官兵喊住他们道:“喂,你们干什么去?”

其中一个弟兄对那个官兵说道:“我们在运送朝廷的官粮耽误不得!”

“哦,那快去吧!别墨迹。 ”

于是就这样,几名红堂山的弟兄们巧妙的躲过了官兵们的视线,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了一个狸猫换太子的把戏骗过了所有狱兵们,成功把正在昏迷的秋源雪运送到了红堂山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