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锦绣相途 > 第三十六章 仅有的温暖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仅有的温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着太子身边这个新婢女的缘故,不去太子妃处用晚饭,也不去看刚有孕的良娣。
  濮阳繁钰看着桌前不批折子,不看书,却在赏画的太子不禁腹诽:这算不算他的恶趣味,一定要给自己拉拉仇恨?
  她都站了一个下午了,南宫瑾也不许她坐,也没让她吃午饭。若是连晚饭也不吃,只怕她就晕了。现在她都觉得眼前发黑,要不是靠着很强的意志,早就倒了。
  南宫瑾是故意的,这么多次他接触濮阳繁钰从来没遇到过她求他的时候。二人就像平等的合作关系,这让一向高高在上的太子爷多少有些心理失衡。
  只要现在濮阳繁钰说一句“请太子殿下放臣去用饭”,南宫瑾都会毫不犹豫地点头。
  不论是朱佩也好,商凝丹也好,以及他面对过的无数女人,哪一个不是对他百依百顺。有一个敢对他提条件的吗?
  而这位濮阳小姐的出现,这个定律就被打破了。有人敢跟他公平交易,而他倒也欣然接受。
  “不饿?”南宫瑾有些僵硬地挤出两个字。
  “不敢。”
  这位大爷不发话,她敢回答实话吗?她可还记得跟他第一次的近距离交谈是怎么险些溺毙水中。
  “你不必紧张,你已经看了翰林院的记铛,除非你背叛否则本宫不会杀你。唉……”他轻叹道,放下朱批的笔,轻轻揉着发酸的手腕,“你去用饭吧,晚上本宫会带你出去一趟。”
  “是。”
  她刚想迈步走出去就想起自己已经脱离凌慧轩,现在的她根本无处可去啊。
  南宫瑾心中暗笑,玩着桌上的茶宠,静静等着。
  “殿下。”濮阳繁钰一福礼,“臣既已非贱籍,请问……在府中住处是哪间屋子?”
  “堂堂濮阳世家的女儿就只想要一间屋子?”南宫瑾似笑非笑地来了一句,又拿起一旁的帕子将这个陶瓷小物擦得锃亮。
  “以臣现在的地位,能力,一间屋子足矣了。待臣达到殿下要求那日,殿下再赐给臣更好的吧。”
  确实一间屋子并非她真正想要,从前偶尔能溜出承欢阁,她去到过濮阳旧府看过。那处府邸庄严肃穆,带着丞相世家特有的威仪。因为当初官兵破门而入,朱门上还残存着刀剑划痕,加之多年的风雪洗礼,饱经沧桑却依旧韵味不变。
  “你想要什么?”
  南宫瑾不再玩弄手里的东西,正色看着面前跪着的少女。她的野心一定不小,那他想看看,是不是自己能给的起的。
  濮阳繁钰沉吟片刻,起身走到桌案前方,行了个大礼后开口:“臣,想要濮阳旧府。”
  南宫瑾轻笑一声,修长白皙的手一抬,示意濮阳繁钰起身,他看着她说道:“你想要丞相之位吧?濮阳府就是从前的丞相府,你的胃口不小。”
  “殿下觉得臣好高骛远?”
  “罢了,你先去用饭吧。你的住处就在书房旁边的一处院子,林苑,饭食都给你备好了。去吧。”他嘴角依旧带着笑,却不再看她,只是挥挥手让她离开。
  濮阳繁钰的心里略微有些不安,这是她第一次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公布出来。虽然知道的人是个会扶持她的,但是她也不该如此信任吧?
  她漫不经心走在路上,却一不小心撞到了人。此人并非旁人,而是朱佩。
  “太子妃……娘娘恕罪,奴婢……”她赶忙叩首。
  朱佩却微笑着扶起她,看着她的眼睛,柔柔的声音传入耳中:“心情不好吗?走路这般不小心,若是撞到别的什么,岂不是又要受伤?”
  “多谢娘娘关怀,奴婢记下了。”面对朱佩,她原本烦躁不安的心总会平静下来。
  “没吃饭吗?”朱佩回头看了一下希灵,又笑了一下,“都听见你的肚子叫了。”
  “奴婢失仪,还请娘娘见谅。”她窘迫地红了脸,眼神也有些躲闪。
  只见朱佩拿起希灵奉上的匣子,递给她叮嘱道:“从中午就没吃东西,又是这么晚,还是不要吃太不易消化的。本宫让人做了些清粥小菜,好好照顾自己。”
  把食盒塞进她手里,就要离开,濮阳繁钰眉头紧锁,忙问道:“娘娘,为什么您对奴婢这么好?”
  濮阳繁钰从来不相信这世间有无缘无故的好,就算朱佩善良,但是对她如此特殊也不免让她怀疑这个人的居心。
  希灵看着主子顿住脚步的背影,紧抿双唇低下头。
  “你不必这般警惕,本宫对你好,无非是因为殿下器重你。你不必苦恼是否需要站在本宫的阵营,只管做你该做的就好。另外,本宫不会害你。”朱佩轻轻转头,温美的侧脸淡漠如水。
  希灵悠悠地叹了口气,声音微小,无人关注。
  她的主子不过是为了朱家赎罪,盼着日后这位姑娘崛起那天念着她的好,不要对朱家所有人赶尽杀绝。
  朱佩清楚商凝丹实则根本没有身孕,这不过是濮阳繁钰做的局。除了商凝丹这个傻的不自知,每个人都知道真相。
  商凝丹屡屡欺辱进犯,濮阳繁钰这个人又不是一个忍着不发作的,她知道商凝丹一定会栽在濮阳繁钰手里。可是商凝丹毕竟是良娣,为了濮阳繁钰考虑,她也不希望商凝丹真的死了。
  但是她没有资格跟濮阳繁钰说饶了商凝丹,因为她不是她,她不知道这个本该是万众瞩目的相府独女从小到大经历了什么。
  那种痛苦若是她经历,只怕也会毅然决然对仇家痛下杀手。
  朱家迟早会迎来那一天,她的这些绵薄之力也只能减缓朱家来日承受的惩罚强度。
  濮阳繁钰拎着食盒看着朱佩离去的纤细背影,她的心里有些动容。朱佩待她的好,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这个人真的配得上一切美好的事物,如果有可能,她也想跟她做朋友。
  但是……她姓朱啊。
  回到林苑,天空就下起雨来,空荡荡的院落没有一个人。濮阳繁钰拿出火折子点燃蜡烛,才看见房内的模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