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锦绣相途 > 第三十一章 “无用”的药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无用”的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宫瑾和朱佩在朱家就住了三日,待回去那日,又是全府一起出来相送。朱三小姐站在最后,一脸怨恨看着前面站在一起的南宫瑾和朱佩。
  朱夫人拉着女儿的手一脸不舍,又看着南宫瑾。南宫瑾对这个岳母还是很尊重的,知道人家担心他对朱佩不好,故而微笑地朝她点点头。
  这一笑,反倒弱化了他周身的王者之气,本就精致美丽的容貌更加容光焕发。朱夫人叹了口气,拍了拍女儿的手,看着她跟南宫瑾上了马车。
  马车起步那一下,朱佩眼中含着的泪终于落了下来。南宫瑾贴心地递了一块帕子给她,她犹豫了一下接过南宫瑾手里的帕子。
  “多谢殿下。”
  “你我夫妻不必言谢,也不必这么多礼数。”南宫瑾轻轻掀开车帘看着外面淡淡地说道。
  听着朱佩来了一句“是”,眼眸一垂,无奈一笑。
  街市热闹,行人也很多,倒是十分太平的景象。南宫瑾脑海里突然蹦出濮阳繁钰跟他说的话,这百姓无需太多整治,倒是这朝中必得严加用刑整顿。
  他放下车帘,转头就看到默默注视他的朱佩,说道:“你说,这几日你不在,太子府里会不会换一番景象?”
  “殿下这个问题妾没办法回答,还请殿下恕罪。”
  她当然回答不了,三天不长不短,足够商凝丹把府里弄得人仰马翻,却也不够她颠覆自己从前建立起来的一切。
  若她说府内换了一番景象,那就是当着南宫瑾的面说商凝丹的不好。南宫瑾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宠爱商凝丹,恐怕都不想听到从别人嘴里说出这个人的不好。她是太子妃,就更不能搬弄是非。
  最好的答案就是不知道。
  而南宫瑾就是试探她,朱瑞泽当初嫁女儿进来就是想要控制太子府,知道太子府的一切。而今要么是朱佩掩藏的深,要么就是她真的没有这个心。
  既然如此,她就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那……
  “本宫承诺你,在你有生之年,你都会是本宫的正室,无论是否有所出。”
  朱佩闻言一怔,檀口微张,什么也说不出。
  太子府内,商凝丹并不知朱佩和南宫瑾要回来,还在那里作妖。
  濮阳繁钰因为帮她请了“郎中”来看病,那药喝得她愈发兴奋,为着奖赏,濮阳繁钰不必伺候,只管在凌慧轩呆着就好。
  但是府中其余的下人就惨了,因着这个良娣精神充沛,他们被多加了足足两倍的工。每天什么都做不完就算了,稍有不慎就会挨罚。
  所有人都叫苦连天,希望太子妃赶紧回来,好好治治这个良娣。
  那郎中本就是个卖假药的,什么都不懂,药方是按着濮阳繁钰给他的原封不动写的,话是按着她原话加以润色说的。
  商凝丹身边没有懂医的,被这一番云里雾里的话说得头胀脑昏。只知道按时吃药就对了,这让当时侍立在旁的濮阳繁钰心中大悦。
  那药其实是一种见效甚微的催情药,在青楼时这个是每个人都要知道的。最后濮阳繁钰发现其中的关窍,换了一味药,药效就变了。会让服用者整日处于兴奋状态,至于某些方面的事情,也会有更多的需求。
  这个也相当于小小报复一下南宫瑾,不过这种报复对他来讲只能说是锦上添花吧。
  但是人长时间精力充沛,醒着的时间多于睡觉时间,就会让这个人彻底垮掉。因为药量不大,商凝丹醒着的时间跟休息的时间还是持平的。
  濮阳繁钰无聊地看着书,有些事情真要查清楚,只怕太子府还不够,那就得去到商家才能把一切原因都找到。
  可是她如何去得了商家?又以什么名义去呢?上次献舞时候,商靖鸿的眼神她看得清清楚楚,若再见他是在他的地盘,她还有回来的可能性吗?
  发愣的时候,谭玲跑进来大喜道:“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回来了!”
  濮阳繁钰回过神,看着她挑眉道:“回来了?”
  “是啊,已经下了车了。”
  她重新恢复淡然的神情,低头看着书笑道:“看来府里的人不必再做苦工了。”
  “是啊,太子妃一回来见他们那般辛苦,了解原委后当即下令一切恢复如旧。”谭玲坐在桌前,看着濮阳繁钰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太子妃回来,你不去见一见?”
  “为什么要见?”濮阳繁钰不明所以,抬眼看了她一下。
  “毕竟你也是被殿下宠幸过的,且太子妃对你那么好……”
  “她若是要见我就传召我了,何必我自己去?好容易得闲,让我清静清静吧。”
  见她扶额,眼眸轻闭,慵懒中带着的媚态,谭玲默默地低下头。她有点想不通,喜爱美女的太子为什么把繁钰放在这里,说起来,若是她出身好些,那里还有太子妃和良娣什么事了?
  她也不忍打扰濮阳繁钰,毕竟在商凝丹手下,濮阳繁钰吃了太多苦。听见门打开后又关上的声音,她的眼睛突然睁开。
  南宫瑾回来,商凝丹这么久未见他,定然会缠着他去自己房里,喝了这些天的药,估计……
  想到这里,濮阳繁钰嘴角的笑藏都藏不住。
  殿下,你会喜欢这份大礼的,希望你明日起得来上朝。起不来最好,商凝丹又担一个明知故犯的罪名,她倒要看看商靖鸿如何为自己的女儿开脱。
  可惜濮阳繁钰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南宫瑾没有去看商凝丹,无论商凝丹怎么请,他都不去见。
  晚上,南宫瑾坐在桌前对暗卫吩咐道:“去把她带来。”
  濮阳繁钰正在偏僻处的小院子坐着乘凉,睁眼时被面前站着的黑衣人吓了一跳,迅速回归冷静的她看着那人道:“可是殿下找我?”
  “正是,姑娘请吧。”
  濮阳繁钰一撇嘴,叹了口气,本以为今晚可以好好偷个懒,看来有人根本不希望她放松一下啊。
  暗卫带她走了一条无人的路,去到南宫瑾的书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