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锦绣相途 > 第二十二章 争宠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争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死因离谱就罢了,还都如此匪夷所思,本不可能死人的原因却导致这种。西跨院的猫腻太多,濮阳繁钰的眼眸低垂,心中对商家这一门的想法加深了不少。
  “繁钰,你人长得漂亮,如今又到了良娣身边,说实话……我挺担心你的。”
  她从濮阳繁钰来到凌慧轩就对她一直不错,这个人对于她来说是个性格直爽的大姐姐。
  “谭玲姐,谢谢你……”濮阳繁钰抬头朝她甜甜一笑,“我能做好的。”
  “你聪明,当然能胜任,就怕你笨笨傻傻的,把命丢了就麻烦了。”谭玲放下药膏,又帮她拿了杯水,“看看你这一身,当时多个心眼是不是就不能了?”
  “她们想整我,那岂是我能躲过的?”濮阳繁钰不在意地笑了笑,撑起身子,“多谢你。”
  “谢什么?以后等你发达了,还指着你帮帮呢!”谭玲挥挥手,出了房门。
  她一出去,濮阳繁钰脸上的笑容立即变得阴险了几分,她就知道商凝丹肯定是会毁了南宫瑾计划的那个,南宫瑾想拿商家去跟朱家对抗也是个愚不可及的法子。
  想要被他重用就得除掉那个挡路的商靖鸿,报仇也好,前途也罢,商家在她这里都留不得了。
  她双手握拳,嘴唇紧抿,眼睛眯起看着前方,计上心来。
  南宫瑾回府时候正是晚饭时候,他直奔东跨院,商凝丹此时是准备了一桌子好饭好菜巴巴等着他。而朱佩今晚只打算吃简单的饭菜,又因为不饿迟迟没有传膳,坐在凳子上安安静静地绣花。
  听见门开的声音,她轻声道:“希灵,今晚不传饭了吧,反正我也不饿。”
  “你这般不吃饭,可是怨恨本宫?”
  熟悉的声音让她手里的动作一顿,她还是稳稳地把针收好后才起身行礼:“殿下万福。”
  “殿下今日不去良娣处要不要吩咐人告诉一声?今天下午可是见西跨院的人预备了好多吃食,殿下不去……怕是不好。”朱佩被他扶住,立即开口。
  “去西跨院告诉良娣,本宫今晚不去她那。”南宫瑾看着温驯如鹿的太子妃直接对外面下令。
  他满目柔情,一改往日对旁人的戏谑,道:“你不喜欢本宫陪你?”
  “妾自觉让殿下不悦,甚是自责……”
  “怎么这么说呢?”南宫瑾搂着她瘦削的肩走到一旁坐下。
  朱佩低着的头缓缓抬起,她看着南宫瑾的眼睛,这眼神就像他跟她大婚那夜,也是那么温柔。可是这个温柔却是让她觉得最转瞬即逝的,她永远都猜不透这个男人的心,但是她心甘情愿陪他做戏,只因她愿意。
  “殿下用饭了吗?”朱佩轻轻摇头,放弃回答南宫瑾的那个问题。
  那个问题不是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她若说出来就是对南宫瑾的抱怨。出嫁前,朱夫人告诉过她很多次,不能怨恨自己的夫君。
  “本宫吃过了,倒是你。过些日子打算跟你回朱家小住一段时间,你若是瘦了,只怕岳母要找本宫好好说说了。”
  这话让朱佩十分惊讶,她赶紧起身跪地道:“殿下,这不合规矩。若是妾这般做了,便是一个不好的开始,良娣到时候也会这样。有了先例,后面就……”
  “这个是本宫只给你的,以后每个月本宫是否陪你都无妨,你都可以回去住几天。你操持太子府这么多年不宜,本宫很是感谢你。”
  南宫瑾的温柔深情是仅对朱佩的,他很了解这些女人的性格不同,喜欢的也不一样。只有这样,才能拢住她们,牵制她们背后的家族。
  “殿下这便是客气了,妾嫁与殿下,便是要为殿下打理好府内诸事,让殿下无后顾之忧。”想到这里,她顿了一下,“殿下当初看中的繁钰姑娘今日在良娣那里受了大委屈,您不去……”
  南宫瑾摇头,拦她入怀道:“今日就别把本宫往外推了,知道你贤惠。她不过是个歌妓,让她脱离青楼已是大恩典,且你三番两次救她,也是仁至义尽了。”
  “是,妾谨遵殿下旨令。”
  希灵正巧在此时端着一碗清粥,一盘时蔬上来,南宫瑾看着这简单的菜皱眉道:“怎么吃得这般简单?”
  “妾食量不大,也不太挑,这些便够了。且府中开销不小,良娣到底年纪比妾小点,奢侈点也罢,但是殿下再有钱,也不能挥霍。所以节俭一些就不会超出府中的合适月开销,还请殿下勿要怪罪。”
  南宫瑾的开销她减不得,商凝丹喜好奢靡,若是压制得太狠,难保她不会跟南宫瑾哭诉。到时候什么都变了,麻烦的就是自己。府中不必要的人,她也裁了不少。
  如此一来,府内的开销就正常了。还帮着南宫瑾攒下了不少,而这都是他不知道的。
  “所以,本宫才得带你回去小住,让你好好歇一歇。”南宫瑾拉着她的手走到餐桌边,拿起一旁布菜的筷子亲自给朱佩夹了些菜。
  “多谢殿下。”朱佩看着碗中的菜,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温婉,烛火映衬下的恬静让南宫瑾心中也多了几分安定。
  他也很喜欢朱佩这里,只可惜她姓朱。
  第二天,南宫瑾照例去上朝,朱佩则吩咐人收拾好东西,待他回来就出发去丞相府。
  商凝丹的朱唇紧紧咬着手里的帕子,眼中满是愤恨的泪水,看着南宫瑾对朱佩笑她的心里就不舒服。若是有孩子,定然就不一样了……
  她怒气冲冲地回了西跨院,对身边人道:“繁钰呢?”
  “回娘娘,今日凌慧轩要排舞……”
  “叫过来!”商凝丹气急败坏地拍桌大怒,“就告诉她,当本妃的贴身侍婢,就得时时当差,以后她都不必跳舞了!”
  “是,奴婢这就去。”
  她必须要怀上太子府的第一个孩子,这样朱佩就跟她争不了了。
  至于她让濮阳繁钰去,只是希望濮阳繁钰在她这里能让南宫瑾多来。大不了她就大方地让她伺候南宫瑾,有了孩子也顺理成章可以由她抚养。
sitemap